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叶黄]论怎么让黄少感到万分捉急!

◆还债还债还债!
◆私设有
◆依旧ooc食用注意
◆算是话痨剑圣不话痨后续
◆不知道应该是一叶夜雨还是君夜了


从荣耀联盟赛第一赛季到第八赛季,嘉世共拿下四个冠军。而从第六赛季开始,嘉世就开始走起了下坡路。
而叶修因为不愿接取商业性广告,也不在人群中露面,无法给嘉世带来利益,已然超出了嘉世老板陶轩的容忍限度。就在黄金一代孙翔转会嘉世时,让叶修交出了已经封神的账号卡斗神一叶之秋,而后退役,到了兴欣网吧做网管。
夜雨声烦在那日于一叶之秋进行了最后一次pk,便一直沉默,连黄少天都注意到了夜雨声烦的不寻常。
这时的黄少天已经崭露头角,再也不是曾经那个网游里抢boss的熊孩子了,他成为了蓝雨副队长,与队长喻文州,共称剑与诅咒。并拿下了六赛季冠军和第八赛季亚军的荣耀,此时的夜雨声烦也被联盟封为了剑圣!
自己的账号卡如此闷闷不乐,黄少天自然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逗他乐,但…好像没有任何效果!黄少天轻叹一声,趴在桌上视线却是一直盯着电脑屏幕中的那个与他一同并肩成长的剑客夜雨声烦。打量了一会也觉得看不出什么,单手撑腮,不由开口.
"夜雨夜雨,你怎么了,今天一直闷闷不乐的。不对好像是和叶秋那家伙打完之后就这样了!只是输一次没关系没关系的!下一次我们是不会再输给他的!夜雨夜雨,你有什么和我说说嘛,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找叶秋再pk一把!"
黄少天点开QQ好友列表,找到那个枫叶头像,就刷起了屏!但是这一次,那个头像并没有亮起来,也没有回他话!黄少天气急,就对着叶秋的QQ刷起了99+,即使一直是自己在尬聊…
刷了一会后,对面依旧没有回任何消息,仿佛消失了一般。垂头丧气不过几秒钟,而后打起精神,对荣耀里的夜雨声烦说道
"靠靠靠!叶秋那家伙居然没有理我!又是再抢boss还是逃避pk啊!简直不要脸!夜雨夜雨你也别沮丧了,等老叶回我,我绝对立刻马上把他拖来竞技场来pk!"
赛场上的机会主义者,蓝雨的妖刀,在面对自己的账号卡时也是有些无能为力了,因为不管他怎么说,夜雨也只是一直呆呆的坐着,不出一言。
平时的夜雨虽然也很沉默,但是面对他这个master的时候也是会回应一两句,而不是如现在…不管他说些什么,都是无声。
黄少天一声轻叹,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叶秋他从来都不用手机,联系他一直都是用QQ,对了!苏妹子肯定能找到叶秋!
就在黄少天拿起电话拨打了苏沐橙的号码后,那边依旧是无人接听。
"卧槽,老叶和苏妹子集体失踪,要不要是这个时候啊!"
就在黄少天抓狂的时候,夜雨声烦那边却像是回过了神,从地面站前,对黄少天说了一句话,便自动下线了。
"master,我没事."
黄少天看着已经退出到进入界面的荣耀,也只有再次叹气,将账号卡从卡槽拔出。脑中却想着叶秋这个时候会去哪…
荣耀大陆,是有意识的账号卡自由活动的地方,于操作者一起玩的荣耀游戏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
这块大陆以荣耀为基点而延伸,没有区服分划,只要是诞生出意识的账号都可以进入。因而在荣耀大陆中找一个人很容易,毕竟现在诞生出意识的账号卡并不是很多,加之好友系统的存在。
夜雨声烦走到时常与一叶之秋见面的地方,但这次却是让他整整等了一个晚上。想起与一叶之秋最后一场pk时,那人口中所言的再见,不由低下了头,点开好友列表,一叶之秋的名依旧是一片昏暗。
"真的无法再见了吗?"
第二天清晨,蓝雨训练室内,被一颗炸弹,炸开了锅…
叶秋退役了的消息,还在电视上播报着,黄少天却是有一些不敢相信。停下了手上的操作,打开QQ,又开始弹起来叶秋QQ。依旧没有回应的屏幕,让黄少天心凉了半截。
"叶秋好好的,怎么会退役…"
突然想似想起什么,拿起手机冲到训练室外,再次拨了苏沐橙的好。而这一次电话接通了,一系列关于叶秋退役的问题丢过去,却得到了苏沐橙肯定的答复…叶秋真的退役了…
自那日起,训练的时候,黄少天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配合着夜雨声烦将日常完成。吓的整个蓝雨训练营就和见鬼了一样,黄少不说话,使得整个训练场氛围都感觉有些不对劲。
而黄少天的沉默,一半是因为叶秋,而另一半是因为一叶之秋易主的消息不知道该怎么对夜雨声烦开口。毕竟,一叶和夜雨的关系,他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
而黄少天的这个状态,直到那一日才得以瓦解。
嘉世主场的比赛,蓝雨作为参赛队伍抵达H市。黄少天前脚刚踏入给他准备的房间,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来帮哥刷个副本呗,少天大大。"
声音过于熟悉,不是消失已久的叶秋是谁!虽然只有几天,但对黄少天而言像是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我去!叶秋你大爷!消失这么久,因为刷副本才给我打电话!话说你为什么退役啊,为什么为什么!"
"少天大大,等你来的那天来再说这些吧,哥先挂了,手机要还人了。"
"等等等等等!你还没说要去哪找你呢!"
"兴欣网吧,记得准备账号卡啊。"
对面说完这一句话后,黄少天的手机只余杂音。但,这几天阴霾的心情仿佛被一扫而空!却再想起自己准备账号卡的时候,骂了起来!
"靠靠靠!叶秋你妹你妹你妹!找本剑圣帮忙,还要自己准备账号卡!要不要脸了!!"
黄少天的心情是好了,但他再次想到那件困扰他很久的事,还是不知道该怎样和夜雨声烦开口。
"夜雨一直没有一叶的消息会不会也很着急,可是这件事要怎么和他说啊!完全说不出口啊!夜雨听了会不会更加沮丧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啊!"
黄少天也不知道怎样选择,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夜雨,毕竟一叶之秋对于夜雨而言很重要,这件事情自己瞒着,大概也瞒不了多久吧。而且,见到叶秋后也可以当面问问他一叶之秋的情况了。
做足了心里建设,黄少天打开荣耀隐身登录,夜雨声烦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上时,他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抛出一句疑问.
"那个夜雨,你找到一叶之秋了吗?"
夜雨声烦轻微弧度的晃首,没逃过黄少天的眼睛。他吸入一口气而后吐出,随后说道。
"夜雨,其实不久前叶秋退役了,而相对于一叶之秋也…易主了。"
"如果是易主,他也会在,但…"
夜雨声烦没有再开口,黄少天却消化着他的话语。"夜雨你是说,如果账号易主,账号卡本身意识是不会消失的?"
"嗯."
"那一叶之秋为什么找不到了呢!明明他这几日都有在线啊!"
"账号卡无法接受…能散去意识."
听到这句黄少天有些呆楞,那这么说,一叶之秋是因为无法接受自己易主,所以散掉了自己的意识!一叶之秋和叶秋是那么多年的伙伴,叶秋怎么会让一叶之秋散掉自己的意识!
正如黄少天所言,一叶之秋和叶秋是多年伙伴,有着深厚的羁绊。但也正是如此,一叶之秋才会更加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夜雨声烦在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再言语。黄少天见此,也不好再打扰他,下了线拔了卡,只想着几日后绝对要找叶秋问清楚!
嘉世主场比赛,嘉世vs蓝雨,以蓝雨胜利告终。
黄少天偷偷摸摸出了宾馆,来到兴欣网吧门前,缩头缩尾找着那个退役的荣耀教科书。围巾遮了大半的脸,才踏入网吧内半步,行人一路过,便又跃出去缩到门后。叶修见此有些无奈的打了个手势,随后离开收银台!黄少天跟随他一路,很多话都想问,但现在却一句也问不出。
"你自己啊。"
叶修率先打破沉默,而黄少天就是你开头我就敢唠的人。
"废话!难道我拉全队过来啊!"
"瞧你那样,鬼鬼祟祟的,跟做贼似的。"
"这可是网吧!我可不像你!我粉丝很多的!刚刚要不是我跑的快,肯定就被认出来了!"
"得了吧,那姑娘是我们网吧,看你像个贼才注意你的。"
"切,信你!"
"要不,我把她叫过来。"
"不用不用不用,低调低调!"
随叶修走到a区,开了灯也只照亮了一小块地方,黄少天做到角落的那台机子上,还是一个劲不停的问,喂!这里安全吗,到底安不安全啊!然后,叶修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这个地方到底安不安全!
叶修用唇堵住黄少天还想出口的话,轻咬了下黄少天唇瓣。而后开口。
"少天大大,你说这安不安全?"
黄少天被叶修这突来的举动,吓的呆楞了一秒,而后声线不由提大。
"靠靠靠!老叶你不要脸!"
"嘘,你再大声点就真的被发现了!"
看着黄少天微红的脸,叶修心情大好。上线教黄少天打了一遍新打法,自然而然又是一阵嘲笑声。黄少天也注意到了叶修的新账号,君莫笑。会变的武器,各个职业的技能,怎么看怎么像已经消失很久的散人!十二点正式开刷的时候,刘皓打下的记录自然是打破了。
副本记录刷完后,黄少天突然开麦.
"诶!老叶老叶!用你的账号和我PK呗,也帮你试炼试炼你散人的威力好不好!"
"那到时候拿你的夜雨声烦来试试,开修正。"
"那怎么行,这不就是暴露我了吗!算了算了,以后有机会再打吧!"
黄少天正想从网吧离开,突然想到一直想说的话.
"呐,老叶…你一定要回来啊。"
"少天。"
"嗯?"
黄少天转身,只见叶修起身,唇角微勾,伸出手递到黄少天面前,而后道.
"两个小时上网费,十块钱。"
黄少天愣了,说了一句靠,扔下十块钱,就气冲冲的离开了兴欣网吧。
就在黄少天离开后,叶修眸中笑意不减,捏了捏手中十元钱,轻声回道。
"那当然,我可是职业选手。"
叶修重新坐回收银台,手中香烟只余根部,将它掐灭在烟灰缸内,就在这时,离开没多久的黄少天又再次折了回来。
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黄少天,叶修拿出一罐饮料递过,而后问道
"这是怎么了,跑这么急?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吗,少天。"
黄少天一手拍上柜台桌面,听闻一声巨响,而后望了望四周,不由压低声线。
"滚滚滚,本剑圣是那么丢三落四的人吗!叶秋,我问你,一叶之秋去哪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夜雨这段时间天天找他,都快急死了!"
"我看急的人是你吧。"叶修轻笑一声,而后起身,抬手理了理黄少天因跑的太急而微乱的发。"放心,给我一些时间,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夜雨声烦。"
"夜雨一直都是活蹦乱跳的好嘛!我都没办法让他振作,交给你有用吗有用吗!再说了,我和夜雨并肩作战那么多年,难道还不如你一外人有用啊!等等等!我去,老叶!你别转移话题啊!一叶去哪了,到底去哪了!"
叶修头微微偏向一旁,减少入耳的分贝。放于黄少天发上的手也没收回,而是揉了两下,顺毛。
"少天大大你轻点声。一叶之秋现在不是在孙翔手里,你不也在场上见过了嘛。"
"靠靠靠!我有问你账号卡吗!我是说一叶去哪了!"
"那不就是一叶之秋。"
"叶秋你妹!"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少天。"
黄少天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下去。毕竟一叶之秋消失这件事对老叶的打击应该也不是很小。他低头靠上叶修的肩,没有再说一叶之秋的事,而是在离开前又重复了一次。
"老叶,你一定要回来。"
见着这次黄少天真的走了,叶修呼出一口气,重新坐回椅上戴起耳机,点开语音。
“怎么样,这个号。虽然少了战法强势,但多了发挥空间,场控性能也加强了不少,用着可还习惯?”
只见屏幕上的君莫笑,在没有操作的情况下,动了动手中千机伞,站于叶修面前,说道:“只能说你老了。”
“我们都得服老啊。”叶修重新点了一根烟,夹于指尖。靠于靠背椅上,吞云吐雾。
“我不服更新,我只服从绝对的能力。”
“呵,那哥这本事如何?”
“啧……实至名归。”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也算是最高的评价了。”
“你不是第一个被夸的。”
“喔哟第一个不会是少天手里的那个,看来哥得从百度给你下载一套夸人数据啊。”
“等我清除对战资料……”
“嗳,开个玩笑嘛。再说了,你内存就真只有那么点?”
“……嘁”
“你还不打算去见见夜雨声烦?"
“哥现在这样见他,非被他打残不可。”
“哈哈哈,那我们继续去升级。”
“嗯.”
一叶之秋,不如说现在的君莫笑。就在叶修交出账号卡的那个时候意识便已经被导出到了君莫笑身上,这便是为何一叶之秋没了意识的原因。
而君莫笑也十分想念夜雨声烦,起初是因为意识转移,非常不稳定,导致他一直沉睡。而意识恢复的时候,已是叶修拿下了好几个副本记录的事了。
一觉醒来,体能技能相比于战法多了不少,也只能随着叶修的操作来适应新身体和职业。
自当他恢复意识后,每晚他都会在那个熟悉的地方看着夜雨声烦,只不过夜雨在明他在暗。
改变了的职业和容貌,不知道夜雨还能不能接受,唉,一声轻叹,君莫笑千机伞关闭,结束了今天的练级任务,已是早上。
叶修下线拔卡,君莫笑拿着千机伞再次来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却没见到那个熟悉的剑客。
"夜雨,不在吗。"
抬手捋了捋额前发丝,转身正想离开时,却被想见的那个人挡住了去路。
两人再次见面却是无言,夜雨声烦拔出冰雨,便向着君莫笑攻去。
君莫笑微微一愣,提伞格挡下攻势。夜雨声烦一招猛于一招,只是纯攻击,没了一丝场上的冷静!而君莫笑也只能依靠以往的对战资料,利用散人优势,还不至于落败过多,毕竟夜雨声烦有着等级的优势在!
最后一击,夜雨声烦像是疲惫了一般,终是停下了手,而君莫笑现在怕是最为狼狈的时候。毕竟,在第十区,他可不曾被打的如此不堪过。
"为什么,消失这么久。"
千机伞变会原型态,君莫笑深知自己已经瞒不住夜雨声烦了。
"如你所见啊,剑圣大大。哥现在这个等级,不是被你看不起嘛。"
"你明明知道,这不是理由."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怎么可能会因为等级垄断。只是…君莫笑心里的那条坎难以跨过。以至于他一直想和夜雨声烦见面,却又退缩。
"这不是怕,剑圣大大见到哥的新形象,不习惯嘛。"
"你只是你,其他我不在乎!"
这是夜雨声烦第一次表露出愤怒的情绪,君莫笑呆楞一时,而后释然。眸底笑意不掩,抬步走到夜雨声烦身前,将他搂入怀中,而夜雨声烦也不挣扎,仍由他动作。
"对不起,是我想太多。还有…剑圣大大,我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后,心终是有了跳动,夜雨声烦微微退离君莫笑的怀抱,唇轻轻吻上那人的唇,展现出笑颜。
"一叶,欢迎回来."
对此,君莫笑也不在意,抖了抖手中的千机伞,扛于肩上,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桀骜。
"夜雨,哥现在可有个新名,叫君莫笑。"

最后,少天也依旧没有在叶修打听到一叶之秋意识的去向,却发现自家烦烦奇迹般的恢复了!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可喜可贺你妹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感觉就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靠靠靠!叶秋你妹你妹你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啊!烦烦怎么突然好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呵呵"
"呵你妹啊!带上你的散人,我们来pkpkpkpkpkpk,开修正啊!别说我和夜雨欺负你!"

评论(6)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