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欲星移x梦虬孙]深藏功与名

◆还债还债还债!

◆给媳妇的生日贺文


太虚海境一如往常般宁静,大臣们各自忙碌,却不知为何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细想却又得不出答案.

"奇怪,龙子今日怎么一直没出现?"
不知谁的一声提醒,众人大悟.是啊,今日龙子安怎没出现,平时不是这个时候都会…
"欲星移!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一声极富活力的怒吼传来,海境各大臣们释然了,继而重新开始忙碌手中事物.果然适应了这样的氛围,太过安静会觉得很奇怪.
欲星移手持玉如意,于各大臣身旁走过,神态安然,仿佛那声怒吼并非是针对自身一般.
大臣见此,躬身一礼,低呼一声"师相."后便想撤离.只因每每龙子怒吼响起,师相一脸淡然,不出半刻…龙子就会冲上来和师相抬杠,甚至严重点会上升至动手.
吃过无数亏的大臣,很默契的再行完礼后,退到了安全线内,心中默数着龙子的出现.
而就在最后一秒数完后,梦虬孙的身影并未出现在众人视线内,而一身贵气的师相也已然行出了大臣们的视线.
对此情景,海境大臣微楞片刻,脑中齐齐出现的便是龙子梦虬孙的口头禅.
"看到鬼!"
一声怒吼响彻在欲星移耳边,他却只是一声轻笑,脚步并未停留,如意横握附身前,唇角轻挑细微弧度,眸内笑意浅透.宛若心情很好一般,却不知何因.
殊不知,海境师相此时的表情带给了海境众波臣多大心理阴影.此刻,他们终于回想起,龙子和师相抬杠的场面多么美好!
就在海境大臣沉寂在今天是不是哪里不对?起身姿势错误了吗?等思绪中.欲星移已然踏入了浪辰台.
就在入门一瞬,一只小小的黑影从欲星移肩上跃到了桌面之上.
欲星移并未在意,行至桌案前,持笔便开始批阅典籍,充耳不闻桌上那抹细小身影的叫唤.
而桌面的五寸小人似乎也叫累了一般,趴在桌上缩成一团,口中还是不住的狠狠低喃:"欲星移你个臭墨鱼!等我恢复我让你好看…"便再没了声响.
见声音已然归无,欲星移停下手中事物,起身至桌前,见桌上那已经睡着之人,以手托起,轻放至床头.
安置好梦虬孙,欲星移再回案前,持笔批阅,而面上那抹笑意却始终未淡.
梦虬孙再次醒来时,浪辰台却已无了欲星移的身影.双腿盘坐于床头,细想为何自身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明明早上还好好的,但…中间好像昏迷过一次,再次醒来的时候,便已是现在这副模样.而刚好欲星移的路过,便被梦虬孙当做了造成这一切的黑手.
而梦虬孙现在回想起来,也就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要说是哪里,他也想不出来,毕竟,那段时间的空白说短不短,说长亦不长.
一声轻叹,梦虬孙见似也想不起来什么了,从床头起身.视线所及,原本一人躺还尚显不足的贝壳床,如今再看,却似震撼,一望无边际.其实身体缩小了,也不是并无好处.而此想却只在梦虬孙脑内停留了没片刻,就打消了.
按照记忆之中浪辰台的布局,梦虬孙开始思索怎么离开这个地方,并出去找到解决方法,让自己恢复.
虽然梦虬孙整个人都缩小了,但身型灵活的程度并未大打折扣…嗯,如果忽略掉他如今的模样,倒是也不差.
脑中路线一出来,梦虬孙就开始行动.一路的安然无恙,再只差一步之时,却被一根红色丝线绊倒在地.梦虬孙正想起身,而周身丝线却像有自我意识一般,把梦虬孙整个人都裹了起来.
本就因为身体变小,现在又成了这样,心里的怒火更燃一层.动了动身体,想挣脱丝线,却是徒劳.就在梦虬孙周身剑气化出时,却遭到了一击重击,再次昏了过去.
而就当欲星移重回浪辰台时,看着桌上的杰作,也不由无奈,但也无法掩下他眸内笑意.抬手将梦虬孙拎起来放到掌中,将绑缚于红线内的纸条取出.只见上书几字.
"欲星移,生辰快乐,这是给你的…."
字迹后面大片的墨渍,一看都还是未成品,或者说是舍弃之作.而字迹确实是梦虬孙的字迹无异.
而就在欲星移思索这一系列事到底是何种原因时,梦虬孙却已醒了过来.抬眸上观,便是那熟悉又欠揍的脸.习惯性想去握洞庭轁光,身体无法动弹,这才发现,他依旧被红线绑着.再看前方之人,还似在思索什么,并未注意到他这边.
梦虬孙动了动身体,张嘴就是一口咬在了欲星移掌心上.而后怒道.
"看到鬼!臭墨鱼你在想什么!还不快帮我解开!"
掌心传来的细微刺疼,倒是让欲星移回了神.抬指拎起掌中小人,将手中信纸置于桌面,指了指.
"梦虬孙,既然你如此有心,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你讲啥,我看你是头壳又破洞了,欲星移!收下什么,你讲清楚!"
"哈,桌面书信,何不自己一观."
虽被这样拎着,令梦虬孙十分恼怒,但他倒也应了欲星移所言,视线扫到桌面书信,身体却是一僵.
这张纸,他明明已经丢掉了,安怎会落入欲星移手中,这让梦虬孙想不明白.
"看来,这封书信真是你写的.不过这份大礼…"
欲星移话语微顿,将拎成团的梦虬孙再次放回掌中,而后再道.
"我很满意,多谢你了,梦虬孙."

而此时,海境某处,皇太子北冥觞正在将那坛掺杂了药物的百里闻香和红线进行销毁,处理完毕,手中戏珠轻转,嘴角微动,也不知说了什么,而后便离开了,深藏功与名.

评论

热度(12)

  1. 海东青夜雨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