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叶黄]救世主与爱之塔(二)

将一切所需物品准备齐全,告别了这个长久以来居住的小镇,几人也向着目标前进。
起初黄少天听闻大陆毁灭时,并不是不相信叶修,而是这件事情说起来都不会有多少人会信。而当他走出小镇森林,眼前的所见才让他有了真实感。
曾经的小镇成为了如今的废墟,尸体碎片散落满地,血液凝结于地面染上了大片暗红,具具白骨躺倒在路边,构成一座死城。
周边尸体因无人打理,更何况是如此大规模的死亡,尸体腐烂的气味,发散的更是快速。纵使是经历过战争,手中鲜血染满的黄少天,也压不住体内翻滚的那股恶心感。
叶修见黄少天脸色不是很好,拿出早已预备的口罩给他戴上,而后牵过对方的手将其拉扯到身侧,低声说道.
"少天闭眼,我带着你走。"
黄少天对于叶修的体贴,心里倒是一暖,使得之前恶心的感觉倒是减少不少。用空着的手提了提面上的口罩,倒是笑开了。
"我去老叶,就这点小场面你以为我会怕吗,也别太小瞧本剑圣了!我可是在联盟有着妖刀之称的剑圣啊,虽然很久没接取任务了,但是这种场景也是见了很多次的。不会是你现在觉得怕吧,哈哈哈,老叶你堕落了你完全堕落了,居然会怕这个场面!"
话虽是这样说的,黄少天却没有甩开叶修的手,而是反握了回去,让两人相执的手握的更紧了。
"哪能啊,这不也有少天大大在吗。如果尸体突然复活,少天大大可别吓到逃跑啊。"
"尸体复活?你没事吧老叶!你以为这是再拍什么鬼片吗!我们现在走的题材是末日末日好不好!还是拯救者系列,不过你这么说起来,末日片里好像确实会出现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可不是嘛,这不,已经来了。"
像是为了回应叶修的话一样,地面开始小幅度抖动,地面尸体也随之渐渐有了动作,睁开空洞瞳孔,头颅悬挂脖颈,摇曳着已经腐烂的身躯缓缓从地面站起,一双双掌骨从地下穿透地面,爬上来的是数不清的森白骸骨。
成群的骷髅集结为尸海,从四周缓缓走进,将叶黄等人包裹于中心。
"靠靠靠!老叶你个乌鸦嘴!这种程度相对于那些丧尸电影简直是噩梦级啊!而且这些该不会还打不死吧!如果打不死…那完了完了,我们还拯救什么世界啊,才踏出第一步就可以身死了。不过…"
黄少天口中虽然抱怨个不停,面上神情却是兴致昂然,嘴角上翘,虎牙显露压于下唇,双手已是握于冰雨之上,身型闪动,三段斩便向着周边骷髅砍去。
"这样有点小阻碍也不会显得任务过于无聊啊,你说是吧老叶!"
"呵,那是自然。"
"老叶我们来比比看谁杀的多啊!又一个,不过这样看来,这些骷髅还是可以杀死的啊,这可比那些个丧尸电影简单多了!哈哈哈,看我,上挑三段斩连突刺斩斩斩斩斩!"
眼见尸海中黄少天手持冰雨游刃有余,已清理掉一小片骷髅军。叶修拿下口中已经燃尽的烟,将烟头丢下,手中千机伞转变已是战矛形态,看了眼身后还想继续看戏的几人。
"还在等什么呢,上吧。"
话落,叶修脚步不停,手中战矛挥动,横扫下左翼骷髅兵,随黄少天一同加入了战局。
"master都上了,咱们也不能落下太多,是吧。"
君莫笑手中千机伞已转为步枪形态,对着远处骷髅兵便是一阵扫射,笑着说道。
"你们在愣下去,小心哥把所有怪都抢了。"
"靠靠靠,君莫笑别想一个人独刷,要不我们也比比看谁刷的多,怎么样怎么样!"
流木声音随着身影离去而渐淡。
一叶之秋和夜雨声烦倒是早就已经默默加入战斗。
唯独留下的四人,看着远处剑光矛影夹杂炮火轰炸声,还能怎么办,不打不行啊,只能上了!但是四人除了神说要有光有点战斗力,其他三人,一个肉盾两个辅助。再看看场上几人…请问有谁是需要肉盾和辅助的吗!不嫌弃他们碍事大概都要烧高香了!对此,无敌最俊郎,悟道君和忧郁小猫猫叹了一口气大气,表示:我们还是继续看着吧。
几人清兵速度很快,效率也很高,本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小镇,现已经是被清理了一大半,足够他们通过。见此,几人也不恋战,将道路上的骷髅兵清理掉后,便极速离开了这座死城。毕竟,一切的事情都是预料不到的,这个时候能走就走,又不一定就要在此时拼个高低。
经历了一战,虽然没怎么受伤,但是体力消耗的都有些过大,几人只好寻了一处森林,扎营休息。
说是森林,不过也是一片烧焦的废林。
几人拿着干粮和着水咽下,只是填充饥饿。毕竟这种生活对于他们而言早就已经习惯。
眼下所在离爱之塔相距已不是很远,都能看到塔的大致轮廓。黄少天站立于一处断裂的木桩上,抬眸望向塔的时候,心情没由来的有些复杂。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内心的燥意令他无法入睡。
叶修起身时,身边并无黄少天,从帐篷走出,就看着他家剑圣独自站在木桩上,目光所向,便是爱之塔的位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打了个哈欠,叶修将手中外套披到黄少天身上,将其揽入怀中。
"太晚上不睡觉,跑出来看什么呢。怎么,快到目的地心生胆怯了吗,少天。"
"滚滚滚,谁心生胆怯了!我就是想出来吹吹风而已,毕竟,我可是无神论者啊,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确实太过奇怪了,有点难以接受。"
黄少天靠在叶修怀中,但眼光所在依旧是远处的塔影。他张了张口,想了想,却还是将心中那抹不安说了出来。
"呐,老叶。我们这次去…会没事吧。"
"那当然,剑圣大大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吗。"
"我去谁没信心了!时间也不早了,睡觉睡觉!"
黄少天从叶修怀中离开,跳下树桩便往帐篷走去。看着他的背影,叶修轻笑了一声,隐藏下了眸间的那丝紧张。
第二日清晨,几人穿过森林,终是站在了塔下。
塔有九层,据说每层内有一道属于救世主的祝福,当救世主获得九种祝福,点燃火炬,便可前往塔顶祭台进行最后的仪式,用蕴含着祝福的火炬,点燃生命之火,便可以拯救世界。
从门口拿起火炬,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爱之塔的大门。
第一层大门打开,蕴含着"波涛"之意的祝福显现在众人眼前,淡蓝色的光彩耀眼,宛如清澈大海。黄少天走近,手还未碰触到祝福,便被一人阻拦,而后身体受力被击出门外,关闭时只瞥见一叶之秋那双淡漠的眼。
对于突发状况,黄少天愣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叶之秋要和他争夺第一个祝福。黄少天望向叶修,刚出口的话语却是戛然而止。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同伴们都有点诡异,包括…叶修。
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到第二层。红色的祝福是火焰的色泽,格外惹眼,君莫笑千机伞一指,将黄少天拒之门外,唇角的笑意分外嘲讽。
"哟,这不正好是为哥准备的嘛。"
第三道门,金黄色的祝福诞生的是太阳的惠泽,神说要有光抢先一步踏入门内,神情带着满足。
第四道门,暗紫色的祝福孕育的是无边暗夜,忧郁小猫猫带着不甘,冲入门内,充满喜悦。
曾经的伙伴,一个个的背叛,抢夺了本属于救世主的祝福,黄少天心里有一堆的为什么,问不出口。他相信自己的同伴不会因为所谓的欲望而倒戈。但又要用什么理由来解释现在所发生的情况呢!
第五道门,暗黄色的祝福象征着大地,流木提着剑率先冲了进去,门关上时只看到他唇角笑意。
第六道门,金色的祝福是雷鸣的前兆,夜雨声烦踩着沉稳的步子,走入内中。
第七道门,绿色的祝福是万物的生机,悟道君掩不下惊喜,向着门内冲去。
第八道门,银白色的祝福是寒冷的冬季,叶修叼着一支烟,从黄少天身旁走过,门关闭的那刻,至始至终没有回首看黄少天一眼。
第九道门,深红色的祝福是岩浆的胎动,无敌最俊郎看向独自站立于门外的黄少天,嘲讽一笑。
黄少天再也支撑不住,跪坐于地。持着火炬的手不由颤抖,眸间是忍不住的酸涩。
"靠靠靠!这是什么啊!你们要祝福和我说一声啊,我又不是不会给你们,你们用的着这样抢吗!简直无耻啊无耻!还有老叶…"
想到叶修那决绝的背影,黄少天心里一抽,忍不住就掉了几滴泪,他紧咬嘴唇,用手随意擦了擦眼角。从地上爬起,一步步走上祭台,不由低喃。
"那是什么鬼神情啊,怎么一来到这个地方,变化就那么大!次奥,果然本剑圣的预感还是挺准的!这个塔果然特别邪门!"
逐渐接近光亮,黄少天心情更加愤怒,一步踏入塔顶,正想开骂的话,硬生生被卡在了喉间。
眼前的石像,是前几任救世主的遗像,一共九座,环绕于祭台旁。
而在历任救世主石像前方,新的几座石像格外的眼熟,眼熟到黄少天眼中的泪再也无法压抑。
塔中所封印的九种祝福,其名实为对救世主刻下的九种赎罪。①

①V家新歌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中文歌词的其中一句。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