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叶黄]归忆(一)

◆还债还债还债!
◆脑洞一开多似海,填起海来真要命
◆大妖怪叶x阴阳师黄
◆暗堕的阴阳师世界设定
"欢迎来到平安京,您是否选择进入?"
黄少天看着手游界面的这句话,不由想,阴阳师今天是更新了?这句话原来一直没有出现过啊!随手点了是,却未想,手机在此时直接陷入黑屏。
以为是自动关机的黄少天,再按了几次开机键,手机都没有任何反应。拿着手机左右翻看,看不出任何毛病。忍住砸了手机的冲动不由骂道:"靠靠靠!什么烂手机啊!偏偏在这个时候坏掉!不知道今天是皮肤任务的最后一天了!我也只差今天任务没完成了!啊啊啊啊,手机大神,手机大大你快点恢复吧,我的镰鼬皮肤再向我招手啊!你不能因为我是个非洲阴阳师就这样对我啊!快好吧快好吧!"
不知道是黄少天的话语起了作用,还是他非的让天都看不下去了,手机在此时发出了光亮,却是显示着倒数。再达到一时,白光显现,将房间全部笼罩,一片白芒之间,黄少天思绪慢慢归于混沌,只闻一句机械女音:"最后一名玩家进入,战斗,开始。"
黄少天从昏暗中醒来,周身一阵酸疼。以手撑地,从地面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而后才觉得有点不对劲。明明自己刚刚是在公寓里,怎么突然跑到地上躺着了!再观望四周,哪还有一丝在公寓里的迹象。
一片暗色,身后一棵樱花树挺立,片片樱花飘落,却是如血般的色泽。门边灯笼悬挂,却无一丝光亮,从门外走进,又是一处庭院,相对于前庭的樱花树,此处庭院木屋前便是一处巨大的池塘,但内里的水仿佛被墨浸染,只余黑色。而木屋的廊道也有破损的痕迹,宛如年久失修的鬼宅。
想到这,黄少天不由感到一阵寒意,搓了搓臂膀上起的鸡皮疙瘩,倒是稍稍有了丝镇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而弄清楚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哪才是最主要的。
决心已定,也不在停留于原地,黄少天继续向庭院深处行去。
而就在他离开的时候,黑色的池水突然有了动静,水面上不断涌出气泡,归于平静时,只余下几双暗色的眼,而后消失。庭外的樱花树摇曳的更是欢了,血色的花瓣纷纷洒洒,银铃叮叮作响,掩下的是一双血色瞳眸和女子的尖笑之声。
再观黄少天,此时他已经将整座庭院逛了一遍,不得不说很大,但是给人的感觉也分外熟悉。闭眸思索,到底是在哪见过这种场景的,而后脑中浮现的便是阴阳师手游里的庭院于外院的场景重合了。黄少天睁眼,话语脱口而出:"我就说这么场景这么眼熟,不就是阴阳师的游戏界面吗!但是庭院的樱花不是粉色的吗!怎么在这就变成血红色了!靠靠靠!尊重下原著好不好,简直了!不过这样说来我是进入了阴阳师的世界了?我去!要不要这么刺激啊!那这里不会是阴阳寮吧!"
看了看四周实在暗的出奇的庭院,黄少天不由打了哆嗦,而后心想:这个地方真的会有式神吗?我怎么感觉可能碰到鬼的几率会大一些!
想什么来什么,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就在黄少天警惕这四周,就怕突然蹿出来什么东西的时候,庭院里各处都有了动静。此时黄少天心里被卧槽刷了屏,缓缓靠向木屋廊道,却被突然闪过的一道黑影,吓到蹲到地上。不知过了多久,周边的声音渐停。却听到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位阴阳师大人这是在做什么,随意踏入小生的寮,可是很无礼的行为啊。"
声音很耳熟,黄少天睁开双眸,入眼的便是一双紫白色的狐狸爪,再往上看,手持折扇,银色半长发发尾却为紫色,一对狐狸耳立于头顶,不是妖狐是谁!
黄少天对妖狐可以说是非常有好感的,因为他就是一个非洲阴阳师,可以说是,自从玩了这个游戏,寮里都是r卡式神和狗粮…寮中唯一的六星还是被称为暴力奶的莹草。在持续了很久非洲生涯中,黄少天好不容易迎来了第一只sr式神,那就是被众人称为脸狐的--妖狐。
但对于妖狐的到来,黄少天可谓是非常兴奋的,将攒了很久的资源都喂给了妖狐,迅速更他升了六星,并喂满了技能。但怎样说,这只妖狐还是挺给力的,没有继承黄少天的脸黑,不是个二突子。
身前站着的是妖狐,黄少天倒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从地上站起,而后笑道:"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只是醒来时,刚好就已经在庭院里了!那个…妖狐,这个地方是哪啊,为什么这么黑,你住在这里都不点灯的吗!这怎么行,万一因为看不清东西摔倒了怎么…办…"
一道风刃从耳旁插过,黄少天顿下了话语,有些愕然的看着前方折扇已然收起的妖狐。暗红色的竖瞳,仿佛嗜血的野兽,唇角上勾,引诱人心的话语却带着残酷:"小生的命定之人啊,今日可愿与小生怀中长眠。"
等等等等等!这句经典的话语,不是要把我做成标本吧!次奥!黄少天心里大惊,见风刃再次袭来,身体这才迅速的开始反应,向旁边躲开,但仍是受了伤。血从臂膀流下,虽然疼,但黄少天不敢停留片刻,但人的体力怎能和妖怪相提并论,尤其黄少天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
渐渐的黄少天有些气喘了,眼前场景开始模糊,手臂鲜血不断滴落,倒是引起了更多的妖怪前来追捕。
听着身后的脚步越来越多,黄少天忍不住长啸,要不要这么坑爹,难道才来到这就要身死了!网x我日你大爷!都说人在碰到致命危险的时候,可以触发身体里的潜能,说是黄少天现在的状况也不为过。穿过前方鸟居,到达一座神社,黄少天身后的妖怪却是有些迟疑,但是嗅着空气中那强大的灵力气息,也不由继续追逐,尽管压抑不住的是内心的害怕。妖,都是贪婪的生物。
而黄少天进入神社却并没有停下调整,而是直直往后山跑去,就连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在牵引着他。
见黄少天跑到了后山,紧追着黄少天的妖狐倒是停下了脚步,眸间光亮微闪,而后离开了神社,回到了废弃的阴阳寮内。
而当妖狐踏入,原本空无一妖的庭院此时已是聚集了众多式神。
"大人,怎么样?"莹草走过来,似是询问妖狐情况。
而妖狐却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无事。"正想回屋时,而后留下一句话:"将庭院整理一番吧。"
听到这句话,众妖倒是很欢快的去整理庭院了。莹草见妖狐如此,倒是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大人没事就好。"
"嗯。"
而黄少天在狂奔到后山时,已经用尽了力气,双腿一软栽倒在地,而后方妖怪却是已经越看越近。有几只甚至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利爪临近,黄少天唯有苦笑一声,染着血的掌按上后方巨岩,闭上双眼。
前方一声利叫,九命猫已被弹飞数尺。而黄少天亦感觉地面开始剧烈抖动,转过身看向身后,俨然是被烙下封印的区域。
强大妖气于此刻破石而出,直冲天际,红光照亮了大半夜空,吓退了黄少天身后跟着的众多妖怪。
看着这特效爆棚的场景,黄少天倒是忍不住猜测,这会是多厉害的妖怪,不会是ssr级别的吧!游戏里没抽到过ssr式神,在这里倒是碰见了!看来我的欧洲血脉已经觉醒了!就在黄少天兴奋的想着这会是什么ssr级式神的时候,光芒终于淡去,看到内里的场景,黄少天有一点傻眼,而后体力透支晕倒在地。嘴里也不由嘟喃一声:"网x你他妈果然在逗我!"
而黄少天看到的那团东西也不在意,点了根烟叼入口中,采了一些药草帮黄少天清理了下伤口,然后就蹲坐在旁边等他醒来。
在梦里,黄少天梦见了自己抽到了一个很厉害ssr式神,笑着醒过来的时候,入眼的就是一双如红宝石般纯粹的眸,而后只听一句:"哟,醒来了啊,哥可看你看了一夜,累死了。唉我说,你别愣着了啊,还躺地上干嘛呢,傻了啊?"
昨天晚上最后的那一瞥果然不是错觉,黄少天欲哭无泪,什么大天狗,茨木童子,酒吞童子,妖刀都破灭了,只余下眼前这一团雪色的毛球,一对耳朵垂在头旁,额前点缀三朵红色火焰。嗯…怎么看都是一只萌翻人的垂耳兔…
再说黄少天对垂耳兔确实有很深的执念,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的话,黄少天应该会开心到上天!但是现在…他只想静静!黄少天闭上双眼,希望自己是在做梦。而他知道不可能,叹下一口气,黄少天有点心累,却又不得不继续思考以后的艰辛道路该怎么走。毕竟,路还远着呢!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