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叶黄]归忆(二)

◆还债还债还债!

雪白色的垂耳兔看着黄少天躺在地上装死也不在意,抬起前肢拍了拍他的脸。黄少天对此也没表示不满,继续闭眼沉思,但是在脸上做乱的那只爪子却没他想的那么老实。那团毛球见拍都没用,轻笑一声,将爪间烟斗放入口中叼住,而后蹦到黄少天脸上,对着他的口鼻就一屁股坐了下去,再观毛球本身,一副大爷样前肢捧着烟斗,似乎觉得这不雅的动作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毛绒绒的球尾压在鼻间,黄少天不但觉得分外的痒想打喷嚏外顿时也有些呼吸困难了。睁开双眸看到的便是兔大爷的肚皮以及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黄少天默了,他觉得他有点不太好,用手将坐在他脸上的兔大爷抱起来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坐起,向着一旁不断的咳了起来:"靠靠靠!你妹啊!我不过就是想思考下人生你用的着这样吗!呸呸呸!口里一股兔子臊味,还能不能好了!"
兔大爷倒是不在意,仍由黄少天抱着,将烟斗拿下,对着黄少天喷了一口烟,才开口:"看你一直躺地上,还以为你死了呢。这不用点方法拯救你啊少年,还不快谢谢哥。"
听着这番话,黄少天有些咬牙切齿,他不相信自己是死是活,手中的这只兔子会看不出来!但是他那冠冕堂皇的理由,黄少天没法反驳,躺着装死确实是他的不是,而且眼前兔子好像也守了他一个晚上。然而,这不是兔子大爷能把他的屁股压在他口鼻之上的理由!黄少天提拎起兔子的耳朵,双眸对上那纯粹的红,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我去!想不到你居然是只母兔子啊!"
"哥是什么性别,少天大大要不要亲自试试。"看着面前笑的毫无形象的少年,兔子大爷依旧耸拉着双眸,前肢搭在黄少天腕上,而后一用力,从他双掌间脱离,翻身落地后一瞬,对着黄少天的脑门就是一记飞兔踢,将坐起来没多久的黄少天再次踹倒在地!而后站在他胸口位置,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眼前的兔大爷不好惹,这是黄少天得出来的结论,但踢的那一下并不是很疼。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兔子大爷会对他脚下留情,不过这也让他的胆子变的更大了点。揉了揉被踢的额,小声嘟喃:"不是都说雌兔眼迷离,你看你眼睛耸拉的那样,还说不是母的!不过听你的声音确实是男音啊!我去,你不会是只假兔子吧!居然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还用兔子的状态出现,哼哼哼,快说,你真实身份是什么!酒吞还茨木!啊不对,这两个大妖怪应该不会变成这么蠢萌的生物!难道,你是山兔她亲戚?"本来一瞬间兴奋的心绪,在想了一遍ssr级式神都不可能用这个形态,而后只能暗暗吐出一口气,觉得山兔亲戚这个说法比较可信。唉,又是一个r级式神,我的非洲命还能不能好了!黄少天忍不住心想。
黄少天面上的情绪变化自是被兔大爷全部收入眼底,红色眸内的笑意一闪而过,而后从黄少天胸前跳下,猛吸了一口嘴中叼着的烟斗,而后道:"呵,我不是真兔子这点,猜的还挺准。如果不是你的执念,哥至于变成现在这样。我的本体是什么,你自己想去吧!"
"靠靠靠,居然还保持神秘。切,反正你也不会是什么大妖怪,真实身份我也不稀罕知道。不过,昨晚还是要谢谢你啊,不是你恐怕我已经身死了吧。"想到昨晚,黄少天就不由一抖,而后成大字躺于地上,望着头顶灰蒙蒙的天,而后叹下一口气,转头看向一旁抽着烟的兔大爷:"唉,第一次来到这个鬼地方就被一群妖怪追杀,还碰到你这么一个兔大爷,我还真是非洲人的命。对了,说了这么久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黄少天一轱辘从地上爬起来,盘腿坐在兔大爷面前,唇角勾勒笑意,隐隐约约露出了隐藏的虎牙,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叫黄少天!就读于蓝雨大学,今年大二。说起来要不是玩了阴阳师,我现在大概也不会在这里吧,次奥,早知道就应该放弃,反正自己都快成非洲大酋长了。"以手托腮,微有些郁闷,但却知道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双眸下瞥,用指戳了戳,身前兔大爷的头顶绒毛:"你是不是也应该说说你了啊,兔大爷。"
"少天,知道人类如果知道了妖怪的名字代表什么吗?"话落,兔大爷抬头望向黄少天,见其一脸疑惑,不由继续开口:"也就是说如果你掌握了妖怪的名字,就拥有了杀死他的权利,所以妖怪的真名一般不会随意告知于人类,我也一样。"见着黄少天有些黯淡的脸,兔大爷显得有些错愕,而后从地上站起,前肢搭上黄少天的掌,而后道:"不过,你现在可以叫我叶秋。等时机成熟,我自会告诉你我的真名。"
"真的假的,我怎么感觉你在骗我!"掌间传递的温暖,令黄少天一扫内心阴霾。其实黄少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叶秋说不能把真名告诉他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一种气闷感,是说明他还不信任自己吗。能够理解,但就是压抑不住的有些不开心。在听到叶秋说日后有机会会告诉自己的时候,心情突然好转。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叶秋,然而情绪好像一直随着他的话语在转变,黄少天不清楚这是因为什么,但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就仿佛他和叶秋的相见,即是命中注定。
"那当然,到时候便要看少天你的表现了。"叶秋也不犹豫,从地上一蹦,跳到黄少天肩上,以前肢在他脸上轻按了一下,留下了一个灰色的兔爪印,只一瞬间,那个印记便已消失。"还有你说说是怎么来的这。"
黄少天用手拍了拍在他脸上摁来摁去的兔爪,大喊了一声:"你烦不烦啊,还要不要听了,老叶!"见肩膀上的叶秋终于是消停了,这才把自己是怎么来的和来到这里发生了什么都说了出来,而后询问:"老叶,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完全没有头绪啊,不知道要干些什么,但是总觉得不做些什么就会一直留在这,永远也回不去。"
叶秋以爪托腮,思索了一会,这才开口提议:"少天你还记得那个阴阳寮在哪吗?"
"当然记得啊,可是…"想到那个寮里的妖狐,黄少天就有点心慌。这大概就是,一朝被狐打,十年都怕狗的原因了吧!毕竟,他差点死在妖狐手里,有点心理阴影确实很正常。
见黄少天有些犹豫,叶秋也知道黄少天在害怕,能理解。而理智告诉他,那个寮有猫腻。因为,他在被封印期间,曾有很多式神带着阴阳师来到后山,试图解除封印。而在最后一名阴阳师尝试失败后,便再也没了动静,而若问其中原因,连叶秋自己也不知道。
"怕什么,这不是有哥在嘛,少天大大对我一点自信都没有吗。"
emmm…看着那团雪色的毛球,黄少天很想说是的。谁会对一只垂耳兔有自信啊,而且狐和兔还是天敌!天敌好吗!真的不会看见叶秋就直接扑上来吃掉吗!想想都觉得这个才是更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好不好!
似乎能感觉到黄少天心里在想些什么,叶秋轻笑一声,以爪轻抚了抚黄少天的脸:"所以啊少天,如果到时候妖狐要吃的是哥,你把我扔下,跑不就完了。"
"靠靠靠!老叶我像是会抛弃队友的人嘛!不就是再去一趟那个阴阳寮吗!我去我去还不行吗!不过到时候情况不对,我数三二一记得一起跑啊!毕竟妖狐可是很强的!你不知道我家夜雨声烦,就是我寮里的那只妖狐,可厉害了,可以连续突二十下,就算对面有茨木大佬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死在夜雨的狂风刃卷之下!"说到自己寮里的妖狐时,黄少天眼睛都亮了。毕竟那是他的第一个sr式神,并且也是随他作战最久的伙伴。但一想到即将要去见得那个妖狐,黄少天心里还是有点犯怵。但既然已经决定了,也不好打退堂鼓。
从地上起身时,才发觉腿坐的都有些麻了。稍稍站了会,等腿重新有了知觉,这才抱着叶秋离开了神社后山,去往来时的阴阳寮。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