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叶黄]归忆(三)

◆还债还债还债!
◆有期待叶修本体的小伙伴吗
◆如果没有我就先去把PVP更完,再来着手这篇
◆简单的介绍了下这篇世界观
◆总得来说就是:打怪升级怼人打boss!

黄少天带着叶秋从神社走出,原本以为还得经历一次被群妖追击的刺激感。而当他抱着怀里的兔大爷到达了来时的阴阳寮院前的时候,也没见到一只妖怪。
一路风平浪静,好似那天晚上追他的那群妖怪都是他幻想出来了。如若不是手臂上还有点疼,黄少天大概会觉得也可能那就是一场梦。
事情太过奇怪必有妖,但是打死黄少天都不相信是因为怀里叶秋的原因。毕竟,看看叶秋这一团可萌可萌的毛球,虽说他自己也说是假态,但是连本体都要保密的妖,会是大妖吗!会是吗!按理说就算是大妖怪也应该像大天狗,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那样,有个人形吧!犯得着卖萌来迷惑人心吗!一定是白天,妖怪都躲起来了,不敢作乱。深深觉得这个说法才是最可靠的黄少天,自然而然的将他那天晚上解开叶秋封印之后的事忘了个光。
而黄少天的脑子里确实也没了叶秋解除封印之后的记忆了,只知道当时他快被九命猫打中,一片光亮闪过,入眼的是一团毛球,而后脑中便是一片空白,一直到第二天醒来,身边多了一只兔大爷。而关于叶秋封印解除,那股极其强大的妖气直破云霄的特效画面,则是没了记忆。然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不就是一脸惬意,耸拉着双眸,窝在黄少天怀里的叶秋自己。至于原因,叶秋大概只会轻呵一声,而后道句:"哥乐意。"
就在黄少天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进庭院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转过头,只见纷纷扬扬的血色花瓣飘落一地,而站在黄少天身前的樱花妖,一对腥红眼眸,面色苍白,指尖却是利爪横生,一头乌发披散肩头,着一袭血色衣裙,散发着诡异的气味。
黄少天见此目瞪口呆,毕竟他作为非洲大酋长,樱花妖是他为数不多的sr式神之一。看着面前这怎么看怎么像厉鬼的妖怪,肯定不会是樱花妖!心里虽是百般不愿相信,而眼前女妖怪的一些特征却是像极了樱花妖。
眼前异变的樱花妖不断靠近,黄少天忍不住内心恐惧,抱着叶秋的双臂紧了紧,而后慢慢向后靠。却未想,后方庭院大门突然打开,黄少天没了依靠,一个不稳便向着院内倒去,吓的他赶紧闭了眼,并环紧了怀中的叶秋。
预料之中的疼痛没有袭来,感觉到周身被谁托住,这才松了口气。睁开眼,正想道谢,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容,黄少天目瞪口呆,欲言又止,止又欲言,双唇开开合合,最后,吓的一个箭步蹿去了另一边。
前有诡异的樱花妖,后有想把他做成标本的妖狐,该怎么办!黄少天欲哭无泪!尤其那只妖狐,貌似还对自己怀里的叶秋极其的感兴趣!不会真的要扑过来吃了老叶吧!
见后方妖狐双眸一直着落于叶秋身上,黄少天不由得像护崽一样,把叶秋再次圈了个牢,并瞪向那只一看就像是想要开餐的妖狐,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而那只妖狐似乎对黄少天的警告无动于衷,双眸只注视着叶秋,一步步向着黄少天身旁行去。再观另一旁,黄少天是很怕这只妖狐没错,即使全身上下都在抖,但他也正如之前所说的,绝对不会抛弃队友。见着妖狐一步步靠近,黄少天亦不由一步步后退,他确实很想就这样一跑了之,但想到来这里是为了了解清楚这个世界的事情,如果就这样空手而归,和不来有什么区别,还白白被吓一跳!
身后是墙壁,已无路可退,黄少天只能压下心头恐惧感,望向前方妖狐,问了句:"你…你要干什么!你不是只喜欢收集美丽的东西吗,这只兔子又不美,虽然他很萌,但是你也不应该对他感兴趣啊!话说你怎么突然变癖好了!而且这只兔子一直抽大烟,心脏,肺啊什么都是黑的,你吃了不健康!靠靠靠!都说了这个兔子吃了不会有什么营养成分的,你怎么还靠过来!我警告你…你在靠过来,我…我就…"
妖狐一步步逼近,黄少天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最后就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他玩阴阳师,但他毕竟不是阴阳师,而且来到这里,也没增添什么金手指,他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脑中不断思索着,有什么东西可以用,绝望的是,他发现除了怀里的这只叶秋兔,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就在黄少天失神的时候,妖狐已经停下了脚步,数尺的距离,让黄少天的心脏跳的更加欢快,而后只见妖狐一个倾身,黄少天立马转身闭眼,将叶秋护在怀内,以背对着妖狐。
只听身后一阵声响,没有风刃的袭击,而是听到了妖狐口中轻呼的一句:"少天大人,您终于来了。"
少天大人?叫我?不对啊!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黄少天猛的转过身,看着单膝跪地的妖狐,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一向话痨的黄少天已经震惊到除了这句疑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地步了。
"大人,我是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四字入耳,黄少天宛如被雷劈了一般,愣在了当地。眼前这只妖狐真的是他家夜雨?怎么可能!如果是他家夜雨,怎么会在他来的时候就动手想要杀他!而黄少天却没想到,如果真是其他的妖狐,是不可能将自己真正的名字报出来的。
见黄少天如此,夜雨只是从地面站起,而后开口:"我知少天大人现在不会相信,请先随我来。"
黄少天还是有些犹豫,夜雨也知是因为什么,无奈轻笑一声:"我都已将名字告知大人了,如果再有伤害大人的行为,大人自可以杀了我。"
听着这段话语,黄少天才想起来叶秋当时告诉他的,名字对于妖怪有多重要。看向面前妖狐,确实不知道该如何抉择。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要杀他也是真,现在让自己去相信他是夜雨,怎么也得先让自己适应一下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好不好!
而一直被处于当做崽被护着的叶秋,此时倒是开口了:"少天,就先进去听听他想要说什么吧。而且,听他说的那个名字应当也不会是假的。"
"嗯."
听到黄少天答应了,夜雨倒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也知道自己那天晚上做的有点过,但他那也是为了大人着想罢了。然而…想到这,夜雨又忍不住向着黄少天怀里的叶秋兔看了一眼,终是带着黄少天步入了阴阳寮内。
寮里此时却不是如黄少天第一天来时那般冷清了,而是格外热闹。式神遍布阴阳寮四周,而唯一特点大概就是被烙下了诡异,就如同那变异的樱花妖一般。
庭院内的式神黄少天都很熟悉,清一色的r式神,让黄少天倍感亲切。妖狐将黄少天带入主屋,邀请他坐下。从黄少天眼里,妖狐也知道他想要问什么,也不待黄少天开口,便对院内的情况进行了解释:"寮中的式神会变成那样,都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暗化。其实少天大人应该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吧?个中缘由,连本来就生活于此处的我等也不甚太清楚。只知道一日,磁场发生巨变,这个世界和某处不知名地域合并。而后,整个世界的式神都被一种黑暗力量给操控,堕入黑暗,不只样貌,就连性格也变得格外不可捉摸。寮中式神本是有着阴阳师的灵力供应,不至于暗化,但有一日…鸟居神社后山发生巨变,加快了这个世界和那个未知地域的融合,切断了阴阳寮中的灵力补给。这便导致了阴阳寮中式神的暗化。我知大人想问,为何我却辛免?其实,我们寮除了我,还有一个没有被暗化的式神,就是流木。"
"流木!你是说莹草?"黄少天听到这不由打断了夜雨的话,在之前他还有些怀疑,但是现在他却是已经深信面前的妖狐是夜雨了。如果不是夜雨,怎么会把知道他给莹草取的名就是流木呢!
"嗯,没错。然后我和流木就在猜想,是不是因为我们已经拥有了自己姓名,而不受到暗化的影响。但之后却发现,我们寮的其他式神虽然已经暗化,却并没有失了本性,不同于其他寮的式神。我曾去过一个寮查探过,发现里面的式神暗化后,性情却是极其不稳定,比如那只长着一对翅膀还戴着面具的妖怪,好像是叫什么大天狗吧,还有大人常常念叨的那些什么茨木,酒吞,妖刀等等的妖怪,都在此次暗化中暗堕成了失去本性的妖怪,即使是拥有姓名的也没有辛免。"夜雨说到这,见着黄少天不断抽搐的嘴脸,不由得担忧道:"大人您怎么了?"
"没…没事,你继续说!"而黄少天却是忍不住在想,这是不是暗化大神也嫉妒那些欧洲人,才让ssr级式神都暗化叛变。
"而之后的某一天,这个世界就来了许多大人那个世界的人,就是那一天整个世界都听到了一个声音,说什么只要解除神社后山封印,就能赢得游戏胜利。因为这句话,来到这个世界的阴阳师们开始相杀,都是为了去解除神社后山封印,但是没一个人成功。当初被召唤来的阴阳师们也都不知所踪。暗堕依旧持续着,那时已经感染了大半个这个世界,直到这次磁场的再次异动,大人您的到来。如果不出意料,定是又要和之前那些阴阳师一般相斗。最后的结果会如何,这连我也不知道了。"
"那你攻击我不会是为了让我去神社吧!"看着夜雨点头,黄少天忍不住怒吼出声:"次奥,夜雨!你让我去神社不能用口说吗!为什么要用打的!你像现在这样说清楚,我会不跟你去吗!"
夜雨倒是有些无辜了,随后解释道:"如果神社后山这么容易就能进去的话,这次那里大概又会是争夺的地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神社附近的磁场变的格外的强,凡是带领式神前去神社的阴阳师,都会被暗化力量控制,然后随着他的式神们一起暗堕。而现在进入神社的唯一条件就是以鲜血为引,所以,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对大人动手。却未想…"
"所以说,现在想要解决这种情况就是要找到暗化的来源了。"一直待于黄少天怀中吸烟的叶秋打断了夜雨的话。
而夜雨则是又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叼着烟的叶秋,恭敬的回道:"便是如您所说的这样。"
"呵,以哥为诱饵,还真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叶秋一声冷笑,周身的妖力却是一放既收。双眸一转,望向前方已是有些呼吸困难的夜雨,继而恢复成懒散的模样,靠回黄少天怀里,继续抽烟。
而黄少天却是一脸懵逼,能感受到叶秋的怒气,只是用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望向一旁感觉不太好的夜雨,既然误会都已经解除了,黄少天也不是那么记仇的人,何况眼前还是和他一同作战许久的夜雨,关心的话语脱口而出:"夜雨你没事吧!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讲了那么多累了,快去休息一下!反正大致情况我也明白了,等有什么不懂的我再来问你!你现在快去休息一下吧,这段时日也辛苦你了。"
"嗯,那少天大人我先出去了。"退出门口,夜雨这才好受了些,吸了几口空气,这才压下了来自心底深深的恐惧。那位大人…真的很强,少天大人有那位大人在身边,应该会平安无事吧。
关于之前夜雨为什么要一直盯着叶秋看,那是因为…这么可爱的兔子就是那被封印的大人?网x你他妈的在逗我呢!
唉,果然有其主,必有其式神啊。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