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叶黄]归忆之与蛇

◆还债还债还债
◆算是归忆里少天和老叶的前世
◆PVP欢乐过头,就想写写虐的
◆老叶实体大曝光

自黄少天离开回归除妖师协会不知已有几日。叶修心下虽有担忧,却也并未离开栖身之所。口衔烟草,一头如墨长发随意披散身后,半靠树枝而椅,仍由阳光倾斜镀一身金。
忽闻一声清脆鸟鸣,一对如血瞳眸半瞌,望向停留于枝头的蓝色纸鸟,分外眼熟。见眼前式神不语,叶修倒也不在意,烟草半含于口,漫不经心道:"老魏,你通讯就不能换种方式?让你这只式神来,是想让哥感慨你这绝佳的手艺吗。"
听闻叶修话语,蓝色纸鸟终于是沉不住气了:"你当老夫乐意用这式神来找你!如不是阴阳寮那些老不死的人精不知道,我费得着这样折腾自己。"
"到底怎么了?别说你用这式神就是为了和哥叙旧,你有闲情,我可没。如果再不说重点你这式神保不住了啊。"叶修说的这话倒也不假,只见他指尖微动,蓝鸟式神旁已有丝丝黑焰环绕。
"老叶,你烧。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烧了你可别后悔。"通过式神传话的魏琛倒是一点也不惧怕,吸了口大烟,便是料到叶修不会,毕竟他俩几年的交情,对彼此都挺心知肚明。
魏琛是什么样的人,叶修了解。再加上之前所言,即是为了隐瞒阴阳寮的那些人,自然是重要之事。而唯一一件称得上对他们二人都极为重要的事,那只有…
叶修神色一凝,将黑焰散尽,沉声问出:"少天出事了。"
"虽然还不确定,不过我那小徒弟被阴阳寮的人带走却是真。你也知道,阴阳寮里那群对你是什么想法,此次把少天带去是为了什么,老夫也不多说了。我可就这么一个徒弟,你可得安全给我带回来,要是少天伤了哪,我可要你好看!"蓝色纸鸟再说完最后这段话时,便已化为灰烬。魏琛深吸了口手中大烟。
叶秋一直被阴阳寮视为眼中钉,恨不得除而快之。只因众阴阳师惧怕他的能力,说起来他明明挺安分守己,但人类对强大的生物而且还是不确定因素,往往都只存在一个想法——永绝后患。而因着叶秋的实力,让阴阳师们不敢拔虎牙,但期间小动作却是不少。就连他自己有次都被利用。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是去救少天最好的人选,怕只怕阴阳寮那边会弄出什么幺蛾子。魏琛想到这,从廊上站起,进屋收拾了一番,拿起桌上早已尘封已久的符,再次踏出了隐居多年的小木屋。
而叶修在还未听完那段话时,便已动身赶往平安京。
此时阴阳寮内,神秘阵法开启,众多阴阳师齐聚,将自身灵力一一供出,催动阵法快速成型。
天空已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不过顷刻,狂风呼啸而过,扫荡着空城,浓厚的黑暗气息从平安京深处传来,带着压抑。此时的平安京宛如死城,更像一个大瓮,等待着猎物到来。
到达外城时,叶修便已察觉到不对,空气中的黑暗气息,很熟悉。唇角勾勒起一丝讽刺意味十足的笑,双眸之中却是透着深深冷意:"这些阴阳师自己找死吗,为了对付哥,还真是无所不用,居然连八岐大蛇的封印都敢解。引火烧身的道理都不懂,亏他们还能活这么久,真是替安倍晴明悲哀。"话落,城外已无叶修身影。
正如叶修所言,为了此刻一举歼灭他,阴阳寮内众阴阳师不惜代价,解开了八岐大蛇的封印,为的便是让八岐大蛇能除掉叶修。但作为杀神的叶修,对此倒是不在意。对付它虽要费神,却不至于会落败。而此时叶修脑中一心想都是黄少天的事,还真没空理会那条蛇。
作为刚刚被释放出来的八岐大蛇当然不知道叶修心里所想,毕竟,封印刚解开,妖力也并没有全部恢复,急需吞噬力量来填充自己。将他释放的那些个阴阳师自是不会被它落下,已成了美餐。而现在,空气中出现的那丝纯粹强大的妖力,就勾的他分外馋,抵不住心里的诱惑就向着叶修爬去。
纵使体型巨大,速度却是不减,瞬息之间,便已拦在了叶修身前。
看着阻拦于前方的巨大身躯,叶修只是轻叹一声。他不想找麻烦,奈何麻烦总是缠着他。叶修身型闪动,向后疾退。此时,他原本所站立的那处已被砸出一个大坑。
一击未中,又是一击,八岐大蛇攻势不停,叶修却是一昧的躲闪,不予以理会,只是寻找着间隙脱离。眼见前方蛇头再次落下,叶修抓住时机,跳开的同时便一个疾跑跳跃,跑出八岐大蛇的攻击范围,入了不远处的阴阳寮。
寮内庭院,巨大阵型排布,以天乾位为始,泽兑位为终,对应八卦所示,每个方位皆有两个阴阳师,以手点符输送灵力。此时阵型已成一半,本以为八岐大蛇可以拦下叶修的阴阳头有些失算。
强大妖气铺天盖地,压的众阴阳师有些喘不过气,位于屋顶的叶修睥睨着下方众人,嗤笑一声:"呵,这么大费周章,看到哥怎么一点反应都没。"
"你…你别太嚣张."阴阳头在叶修妖力压迫下还能开口,只能说他不亏为阴阳寮的上位者,压迫感更甚,令阴阳头不由汗湿了额,单膝跪了地,也不由低笑一声:"哈…我…知道你来…着是…为…为了什么…黄…"
黄字刚出口,叶修的手却已经握上了阴阳头的脖颈,一对腥红竖瞳显现只是一瞬,低沉话语出口,是一种绝对的命令:"黄少天在哪里。"
"咳…咳咳…不就在…阵眼处…躺着吗,为了救他…作为杀神的你…会进去吗…哈哈…哈"阴阳头声音已然颤抖,呼吸也已快要断绝,但仍是忍不住笑意。
"真以为这破阵能拦住我,你们也未免太小看哥了。"话落,阴阳头的身体便已飞出庭院数尺,而叶修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庭院,已然步入阵法之中。
阵中一片混沌,远处唯一光亮所在便是阵眼所在。虽阵并非完善,然阵内杀机却并未因此减弱几分。相距不过数尺,却是宛如鸿沟。
寻生门破阵,花了叶修一些时间,终于达到阵眼处时,周身也挂了彩。那抹思念已久的身影映入眼帘,叶修加快了脚步,将黄少天揽入怀中,少天,两字还未出口,腹部便传来一阵刺痛。
而叶修怀中的黄少天似乎不满意,抽出了手中匕首,抬手正想送入叶修胸口时,被阻拦了下来。手被抓住,黄少天提膝直击叶修腹部。将其来势汹汹叶修只好松手后退,而黄少天也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丢弃手中匕首,握上剑把,腰间冰雨出鞘,向着叶修攻去。见此叶修也不再犹豫,却邪化出,挡下攻击,兵器相撞之声夹杂着叶修的呼唤:"少天!"
黄少天对此却是置若罔闻,脸上无任何神情,只见他手中冰雨翻转,脚下步伐加快,攻势却是越来越猛,仿若被操纵的傀儡,只为了杀掉眼前人而存在。
见黄少天没了意识,眸间冷意更甚。却邪挥动应对下攻击,一个闪身至黄少天背后,抬手抓住他握着冰雨的手,一用力将冰雨从他掌间拿出,往背后一带,化去却邪,将黄少天另一只手也紧扣背部。
无法挣脱的黄少天却是在此时安静了下来,只因为阵外阴阳师已经彻底激活了此阵。
叶修自然也能察觉出阵内的变化,虽此处是阵眼,但却是最为致命之处。生门已无,只余杀机,要想破阵还是需要从阵眼下手,而代价惨烈。不过…叶修看了眼怀中之前动如脱兔,现在安静如鸡的黄少天,不由笑了。从认识这个小除妖师的时候开始,便已注定了命运。
叶修身后双翼展开,眸间竖瞳显现,蛇身现出,已是真实妖态。一瞬间妖力喷发而出,抗击着阵中杀意。鲜血不断从腹部伤口处流出,而后被阵眼吸收。
就在这时,一声轻唤入了叶修的耳。
"老叶…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少天大大清醒了就先休息会,一会儿就好了."
"你骗…谁呢?老叶…你…快停下!"
叶修却是不答,鲜血不断从体内涌出,面色已是一片惨白,妖力供应也已开始虚弱。黄少天却在此时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脱开了叶修的禁锢。
见着眼前已是妖化状态的叶修,黄少天从袖口抽出一张符纸,贴在了叶修额上,而符上是叶修的真名:"叶修,停下来吧…"
一句话宛如言灵,庞大的妖气归无,而叶修的身体也因此而无法动弹。黄少天视线着落于叶修腹部的伤口处,将治疗符贴上那处,以灵力催动,见鲜血不在涌出,这才松了口气。匕首再现,这次黄少天却没有用来刺叶修,而是割裂了自己的手腕,以血和灵力供应阵眼,从内部强行将杀意化解,是此阵唯一的解法。
因吸收叶修过多的妖力和血,阵已是被化解了部分,而此时黄少天做法无异于是将自己的生命献祭杀阵,来换取叶修生机。但因为弑神阵开启的代价过于惨重,除了建阵者便无一人用过,而破解也只一人尝试过,而结果却无人而知,只知以命献祭之法可行。
灵力和血液不断从黄少天体内流失,而叶修却只能看着,黄少天却是搂着叶修的蛇身笑了出声:"老叶,以前都是你护着我,现在也该我护你一次了。我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娃了,我已经成为很厉害的除妖师,看到我成长了,老叶你应该很开心吧!明明说过回去后就和你一起,再也不出去了,但是现在好像不行了!不过没关系,只要老叶你还活着我们终是会再见的,你说对吧,叶修!"
"少天…"
"再见了…老叶…"
最后的灵力用尽,鲜血已被抽干,黄少天身体化为光四散开来,而后归无。叶修额顶纸符随施术者逝去而失效,弑神阵在此时发生转变,以黄少天的血液为媒介,阵眼为中心,将叶修包裹于其中,进行了封印。
魏琛赶到时,看到的便是一块被封印的巨石伫立于庭院之中,不由叹了口气,还是来晚了。
因着封印的影响,叶修逐渐陷入沉睡,嘴唇开合,却只说了一句:少天,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了。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