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玄铁x紫薇]犹记初见之时

“剑既不能胜剑,留剑何用!”
独孤之声再次回荡于耳旁,那日的情景油然历历在目。被弃之时,风声呼啸过,掩不下内心伤痛。跌落崖底,回应的终是一片昏暗。
蛇腹之中暗无天日,对于紫薇软剑而言,因是极易挣脱之地,他却没有选择刺破蛇腹,从而获取自由之身。若问何故,约是他自己也无法理解,明明厌恶异常,但从不加害于那条巨蟒。紫薇软剑只闭眸一声轻笑,却含着万般苦涩。
“呵,以此来逃避过去,非是我之风格。然出去后,我又该如何?以软剑无常闻名江湖的紫薇软剑,现已无处可去,只能于蛇腹偷生,还真是可笑。”
岁月蹉跎,几十年悄然而逝。
紫薇软剑自恢复灵智伊始,自嘲从不间断。蛇腹中黏稠胃液,时常涂抹剑身,原本令他厌恶的感觉,现如今只余淡然。
其实,位于蛇腹内,对紫薇软剑而言,并非全无益处。
当初他重伤义士,便是因无法克制周身锋锐剑芒。在腹中,紫薇软剑为不伤及巨蟒,收敛剑意。经岁月累积,现如今已是收放自如,倒也因祸得福。
或许紫微软剑是因此理而不杀巨蟒,但更深层的意义许是只有他自己知晓,亦或者说连他自己亦不愿去承认。
其实,他内心深处,期盼有人能陪伴。
那一日,巨蟒被杀,紫薇软剑重现江湖时,身前立着一俊郎少年,其名唤作杨过。
只见他伸手至紫薇软剑身前,眸间笑意暗含,一句话语带着郑重:“紫薇,你可愿随我一同闯荡江湖?”
紫薇软剑知晓,他无法拒绝。因着那位少年真挚的话语,更是为着自身那颗孤寂已久的心。
也许正如独孤所言,自己是把不祥之剑。
看着少年的断臂,紫薇软剑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本体被夺,即便是已化为人形的他,亦无法抗拒。
淑女剑被折,绝情谷佳人重伤倒地。见此景,紫薇软剑眸内怒意倾泻而出,但他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能做,只怕锐意锋芒再伤及其他。
神雕背负着那人,出现于杨过身前时,再次注定了命运。
紫薇软剑缓睁双眸,凛冽剑意一瞬笼罩周身,断了回想,引得一声冷笑。
幽暗的崖底,于那时一致。再一次被弃,然现下于当初又有何种不同?只是已无须感受那令人厌恶的黏液罢了,远处巨蟒尸首仍位于旧时之地,安然长眠。
取下旧时发带,将当初于集市上买回的金蛇固于发端。拾起一旁的本体软剑,眸间恨意难掩。脑中唯一想法便是,除了那人,一定要除掉那个人。
而远处的玄铁重剑因着极深怨念,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自被神雕带到杨过身旁,玄铁倒也安分。毕竟,自独孤死后,他便四处云游,已然是闲散惯了。
玄铁坐于酒家之中,手持一碗酒,悉数入喉,才叹一声:“好酒。”
虽瞧他现在一副豪洒之态,而玄铁脑中仍是回想着那日之景。紫薇软剑落崖时,唇角勾起的嘲讽笑意,和那只出现一瞬的绝望,刺痛着玄铁的心。
对于紫薇软剑他是见过的,同为五剑,又在独孤家中,相见简直再简单不过,但为何只说见过?只因当时独孤剑法以达软剑无常之境,紫薇自是时常被独孤携带于身。
作为当时有实体的三剑,玄铁刚被冶炼而出,尚只有灵智,而无人形。青光被存封,是闲人一个,时常出现于剑冢,玄铁对其倒是万分熟悉。紫薇软剑的存在则是通过青光的抱怨而得知,这使得玄铁对这紫薇软剑万分好奇。
玄铁重剑初化人形时,独孤软剑之境已是中后期。
从剑冢踏出,远处月光下那一抹身影,成了玄铁心中那散不去的念想。
银色月光倾洒于那人周身,如笼罩着一层薄纱,似乎一碰便会消散,令人不敢上前打扰。
而玄铁却并没有这样想,迈步行向那人身旁,怕突然吓到他,还特地轻咳了一声。见月下紫裳之人转身,玄铁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化人形,眼前人也是第一次所见,如若是青光倒会好办不少。
而就在玄铁纠结着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清冷之声却先开了口:“玄铁重剑,已能化人形,真是极好,极好。”
玄铁对此倒是有些分外惊讶,毕竟剑冢内有灵智的刀剑他皆有见过,而身前这人确实是第一次见才对,爽朗笑声脱口,而后询问:“哈哈哈,你如何知晓我是玄铁重剑?在剑冢,我可是从未见过你。”
只见紫衣之人,唇角勾勒笑意,一对紫眸仿佛柔和了春光,才缓缓而道:“周身刚之锐意于青光相似,却又不同。除却玄铁,自不作他想。”既已解答,话却并未因此而止住,继而续言:“我是紫薇软剑。你才化形不久,现主与青光皆有事外出,不如由我带你熟悉一番剑冢。”
眼前之人,便是青光常常提及的紫薇软剑。玄铁有一丝呆愣,在听完话语时,机械的点了点头,而那声轻笑,却在玄铁心中荡下了涟漪。
玄铁重剑化形以来的时日,如白驹过隙。期间无事,见青光闲时便和他喝喝酒,听听江湖事,倒也令他乐的自在。美中不足的便是,见到紫薇的次数却越来越少。至今已是数十年过去,那抹紫色身影并未有一丝淡化,反而深入脑海。出神之际,一股熟悉力量出现,令玄铁面上闪过一抹喜色。
随青光行至庭院大门前时,独孤身影显现,而那抹紫色身影却一直未出现。玄铁不由望向独孤,随着青光的疑问附和出声:“主,此次回来怎么只有你一人,紫…”
“紫薇软剑已被我弃之,今后无须再提,玄铁你随我来。”
独孤所言仿若雷击,玄铁脑中只余紫薇被弃四字。不知是怎样跟随独孤离去,回想最后见到紫薇时,他那黯然的神色。才知,他对此事,或许已有察觉了吧。
回神之时,一坛酒已经见底,玄铁苦笑一声。哪知再见,却已是物是人非。
起身回转住所时,远处身影笼罩着银月光华,一如初见。
那日念想是什么,此时玄铁已经弄清。看着那人转身时,已无一丝情绪的眸,便知他所承受的有多痛苦。
不顾那已然临近的利刃,只微微侧身避过要害,任其一剑透肩。双臂揽住那思念已久的身影,只与人耳旁轻道:“紫薇…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永远不会,请你相信我。”
鲜血滴落,而玄铁也正如他所言一般,即便是昏迷,亦不曾放开过紫薇的手。
当初,玄铁心中所想便是,如果能抓住他,我不会离开他。而如今既然已经抓住了,便永远不会再放开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