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玄铁x紫薇]愿以此心作归处

◆算是提前贺七夕
◆完全意识流,想到什么写什么系列
◆还债还债还债


圆月高悬,夜风拂过,尚带一丝凉意。一坛清酒独酌,已是见底。不知已过多少岁月,然此处仍是如那时一般。
数把巨剑直插入地,剑意寒可入骨,常年被暗色笼罩,竟有一股森然鬼气盘旋周遭。
景象虽早已熟稔,而对于玄铁而言却仍是有些无法招架。
想其走南闯北这么些年,见过无数奇景,逍遥自在,好不痛快。现如今,他却只能对着此座万剑之冢,饮酒,饮酒。
若是此地无那人,即便是剑冢,又有何能耐留的下玄铁重剑。
将手中空坛置放于地,再提一坛起封,清酒入喉,口齿留香,纵是尝酒千坛的玄铁亦不由朗声笑道:“好酒。”
“哦,能得玄铁如此称赞,想来此酒顶是极好,予我一杯如何。”
来人清冷之音,所言极为友善,然对于玄铁而言,却是一惊,周身冷汗溢满。闻人一句问语,却以肯定结束,便知今日想请人通融,难。
一声轻咳,掩下慌乱意,放下手中酒坛,玄铁转身,只见那人立于树下,紫衣翩然,月光洒下,银发仿若渡了霜华,犹如泡影,一触即散。
玄铁不顾紫薇眸间尚存的一抹恼意,一手便将他拉入怀中,力度之大,令紫薇都有些惊讶。
他并非没有见过玄铁惶恐的模样,却也只重伤那一次。今日又是为何?紫薇不知其因,只得一声轻叹,双臂回揽,轻拍着玄铁背部,似让其安心。
感到那轻微的力度,玄铁倒是平静了不少。今日场景,令他不由回想起了当年独孤尚在,最后一次见到紫薇时,他便是如此,身影单薄,独立月下,掩不下眸底失落之情。当时没抓住,一失去便是数十载。
独孤死后,玄铁便踏离了剑冢,走遍大江南北,也寻不到紫薇软剑身影。直至一次落入崖底,见到独孤所立之碑:以紫薇为妻,以神雕为友。心下惊喜却也难以掩下那抹怒意。
有了紫薇的线索,玄铁自不急着离开,于崖底等了半月,终是见到了神雕。向其打听了紫薇现状,悬着的心终于安放回了原处。
阴差阳错,物是人非,用来形容玄铁与紫薇二人,再合适不过。
那日紫薇提剑想杀他,而玄铁心中却无一丝恼怒和无奈,有的只是满心酸楚。
因而,自玄铁和紫薇一起后,便定了一规矩。
紫薇不可过晚的回剑冢;而玄铁则是饮酒不可过三坛。
紫薇对玄铁这一规定,只认为玄铁是怕自己过晚回来会担忧,却不知玄铁是惧怕再此见到那个场景。虽美,易碎,不如不见。
松了臂间力度,将怀中人捞出,上下打量了一番,见紫薇并无受伤之处,呼出一口气,才道:“这么晚才回来,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不过是寻魍魉王花了些时间罢了,而现在所讨论的不该是此事,那边三酒坛,你又该如何解释。”
既然玄铁已然恢复,自然不必再与他兜圈子,紫薇软剑直击要害,便见玄铁重剑一副有口难言的模样。
随后玄铁一声叹,也不多做解释,一言不发,拉着紫薇便向着剑冢深处走去。
剑冢深处,相比他处更为阴暗,却无凛然剑气环绕,因而有稀疏草木生存。紫薇软剑并不知玄铁带他来此,是为何用意。抬眸望向那人,见他从腰带间扯下一布袋,刚毅的面容,因笑而柔和了几分,而后爽朗笑道:“哈哈哈,那件事等会再说!紫薇,这可是我今日从外带回的特产,给你的。”
紫薇只是轻扫了一眼那个布袋,并未接过。毕竟,剑冢之中谁人不知,玄铁重剑总是喜欢从外面带回来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当作特产来送人。除却倚天屠龙,首当其冲的便是紫薇软剑。
一是因为紫薇与玄铁之间的关系,二则因为每当玄铁带特产回来,青光和木剑总会以找无剑为由,离开剑冢数日才归。
而其中奥妙又有谁会懂,唯玄铁一人大笑几声,掩下眸间一抹狡黠。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过如此。
见紫薇不接手,玄铁也不在意,只收回手,将布袋缓缓打开。萤光从袋口缓缓亮起,而后染就一室明亮,于星光相较亦不逊色。
“今日我特意去抓的,如何,你可喜欢?”
“尚可。只不过,以此种方式来取悦人,谁教于你的,神雕。”
毕竟,倚天屠龙,一痴迷剑道,二痴迷与倚天决斗;青光木剑,现在还在外跟着无剑等人。唯神雕清闲,能帮玄铁出出主意。
但怎么说,玄铁求助神雕时只说了心悦之人,以至于雕兄直接认为其为女子…因而便有了现在这一幕。
听闻神雕二字脱口,玄铁也不隐瞒,便直言而道:“雕兄说,以此相赠,会令你开心。我虽知你之性,但也想尝试一番。”
而紫薇的目光从满室流萤之上转向了身前人。唇角微扬,紫眸间冷意不存,一片柔和,彷如当初。
“今日何以弄这些,破除规矩的歉礼?”
“是,也不是。”
“哦,还有何种理由?”
知紫薇半生随独孤征战江湖,而后被弃更是与世隔绝,自当不知此事。玄铁心口只微微一疼,迈前半步,将紫薇揽入怀中,才开口解释:“今日乃七夕佳节,世人又称之为乞巧节,我也是当初游历江湖时听闻。关于七夕的故事很长,有时日我在慢慢说予你听。而此佳节的意义便是…乞求与相爱之人永不分离。”
话语刚落,玄铁似是想起了什么,将腰间另一个布袋扯下,从中拿出一个油纸包,内里是一种性状各异的点心。
“这种点心,世人称之为巧果,以此物赠予心悦之人,是今日最好的一种表明方式。紫薇,你…”
玄铁刚要出口之语,便被紫薇悉数堵回。唇齿相接,双舌缠绕,今日并非初次,然却比往日更为缠绵。
本就一颗孤寂之心,对世间情早已无任何信任,但唯独此人,紫薇软剑放不下,亦离不开。
那日一剑重伤玄铁,趁其昏迷明明可将之除掉,而后离开。但紫薇软剑犹豫了,因着玄铁紧握住他的手,更为那句:我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
而如今,紫薇软剑已不是独自一人,只需一回首,玄铁重剑便站于他身后,无论何时,便正如玄铁那日所言的不离。
那往后,紫薇软剑便以此心为归处,又有何不可呢。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