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
主布袋戏九最/鱼龙/岁罗,梦间集玄紫/千冰和全职叶黄,以及卡君真好吃!!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叶黄]寻梦(一)

◆坑多不怕压身
◆脑洞一多就想写
◆大概又是长篇
◆梦间集pro


"世间孤寂之至,莫过于天下无敌。少年之勇猛,中年之无敌,耄耋之游刃,终难继矣。"①
耳旁突兀之声,惊醒了黄少天。然他睁眼,所见却已非熟稔之所。数把巨剑直插入地,面前石碑耸立,上书字句,便是其于梦中所闻。
此地于黄少天而言,极其陌生,但不知为何又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环顾四周,只身前石碑最为清晰,而周遭却是一片模糊之象。
这令黄少天困惑不已。
犹如一片幻梦,周遭本是虚妄,梦醒便可烟消云散。但黄少天知晓,此刻他十分清醒,虽处于梦中,而他的意识却并不混沌。对于现在的处境,他只有一种想法:是虚亦是实。虽听过庄周梦蝶,却未想有一日自身亦能体验。
该如何摆脱这种状况,黄少天亦摸不着头脑。
正当黄少天思考该如何是好之时,周边场景再生转变。
模糊之景渐被白雾笼罩,黄少天身处雾中,所见皆是一片白芒,唯石碑上几句更为鲜明。
黄少天抬手触碰,白芒忽而扩散,而后一道金光乍现,刺的黄少天不由闭上了眼。在他意识逐渐沉入混沌时,一道欣慰之声,于他脑中显现:"你…终于来了。"
听到人声,这立马让黄少天打起了些许精神,疑惑的话语脱口而出:"终于来了是什么意思?你又是谁?让本剑圣来这里是想做什么!喂喂喂!说话啊说话啊!你刚刚不是说的好好的吗?干嘛不出声了!靠啊!"
伴随着黄少天的惨叫,他被丢出了白芒幻境。而他却没听见那道声音的最后一句话:经年未见,却不想他,还是这么烦…
索性黄少天没听见这句无奈之语,不然之后的热闹程度可想而知。
这一小插曲就这样过去了,黄少天以为醒来大概就会回到实验室内。未想他一睁眼,只见一片岛屿,却无一颗树木覆盖。鹅毛细雪从空中飘落,重新覆上已经结冰的地面。而在望远处,山脉也是光秃一片,细看却是一座未喷发的火山。
黄少天愣了,想其走遍荣耀大陆数地,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
见呆在原地,也不会找到什么线索,黄少天决定四处走走,寻找出路,随便探探这是哪。
以手覆腰侧,却并未摸到那一直挂于此处的佩剑。黄少天看了看周围地面,也依旧没有冰雨。
"不对啊,我记得我一直佩戴着冰雨的啊。不会是在那个幻境的时候把冰雨弄丢了?我去,早知道这么邪门,我就不该答应老叶帮他的忙!靠靠靠!说到底这么倒霉都怪叶修!还有这是什么破地方啊,居然比冰霜森林还冷。"
黄少天搓了搓臂膀,不过他很是庆幸,来到这之前,兴欣城已是冬季,穿着倒也厚实。不然,他恐怕还没弄清这是哪,就要被冻死在岛上了。
见冰雨可能真不在这个岛上,黄少天也不在继续呆在原地,他迈开脚步向着岛屿内部走去。
因没有树木抵挡,视野很是开阔,但这对于黄少天而言并非好消息。毕竟现在处于正午时分,岛上就已如此冷,若是到了夜晚,温度肯定会更加低,如找不到躲避的地方,也迟早面临被冻死的结局。
黄少天停下脚步,看着远处白色冰原决定不在往前了,视野的开阔让他觉得再往那走也于事无补,而且越往深处走寒意更为入骨,也只好放弃。继而转身,向着火山所在之处行去。
当他走到冰火交界处时,微弱的阳光已逐渐淡去,凛冽的夜风呼啸而过,卷起雪花打在黄少天脸上。
而黄少天的状况也不是很好,走了一天,没吃任何东西,体力早就有些不支。嘴唇已被冻的发紫,脚步虚浮。如是普通人大概已经支撑不住,但黄少天不是普通人,他可是蓝雨城首席剑圣,遇到的困难多的数都数不过来,怎怕这区区风雪严寒。
黄少天边走边寻思着,要是能回去,打死也不去叶修的实验室,这都遇到了些什么破事啊。啊--总感觉要身死他乡了,但……
无法出口的情感,只换的黄少天一声轻微苦笑。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居然还想这些,该想想怎么保命才对啊!不过,本剑圣消失这么长时间了,老叶到底有没有发现啊…要是没发现,靠靠靠!要是没发现,我回去非弄死他不可。
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这一想法,激起了体内的求生欲望。又或许天意觉得他不该这么早就归位,又把他的魂给打回来了。总之,黄少天的眼睛相比之前要亮了许多。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刻钟,但黄少天却看到了生的希望。
一处山洞,足以拯救一个饱经风霜的人。
黄少天加快脚步,向着山洞行去。索性他是幸运的,这个山洞很深,外头的风都灌不到内中。从鬼门关踏出,让他松了口气,而后身体瘫软在了地上,陷入了昏睡。
当黄少天睡醒时,又是正午时分。从地面爬起,揉了揉尚有些模糊的眼,待周遭景色清晰,才查看起这处山洞。
前方不远处用过的柴堆,引起了黄少天的注意。
有柴堆说明有人住过,这让黄少天打起了精神。他走过去,用手轻擦了地上的黑灰,发现早已冷却。意识到此处住着的人早已离开,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又断了,黄少天不由叹了口气。
而腹部传来的声响,让黄少天不得不正视,他已经一天没进过食了。幸运的是,他在山洞里找到捕鱼的网和钢叉,捕鱼充饥也不错。
走出山洞,风雪已经停止,阳光照下,倒是暖和了几分。因着昨日天色很晚,加风雪阻拦视线,到没发现不远处有稀疏植被,想必洞中柴木就是从那拾取的。
不在迟疑,黄少天捡了些柴木,又去到水边捕了几条鱼,回到山洞,才发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他并不会火系法术。
以往露宿野外,他完全不用关心什么生火问题,毕竟有叶修这么个大咒术师在,什么样的火没有,因而他也养成了出门不带火石的习惯。
但问题是现在叶修不在,而他只是剑修,怎么办,突然感觉好绝望啊。
就在黄少天思考要怎么把这火生起来的时候,柴堆旁的一样东西引起来他的注意。细细的一根,他没见过,不过内里居然有点点星火,这让黄少天很是兴奋。但,谁来告诉他,这要怎么用?
在黄少天花了很长时间研究,终于将这从未见过的草纸点燃了。柴火升起,一时之间暖了不少。再将已经处理好的鱼,以细棍穿插,置于火旁烘烤。让黄少天有了种天无绝人之路的感觉。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黄少天也逐渐松了口气。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冰雨到底会在哪?他去帮叶修的时候,十分确定冰雨就佩于腰间,怎么来到这会突然不见。要是真掉在哪个幻境中的地方,又要怎么找过去。虽然依稀有些片段,但是对于这并不熟悉的他而言,就一些片段就想找到那个地方,怎么可能。而且,要去那个地方,还是要好好想想这么离开这个岛。
黄少天吃饱后,正想躺躺。却听到一阵脚步声,而且在逐渐靠近。这令他打起了精神,怀着警惕,缓缓靠近山洞入口,只听一道声响穿过耳膜:"嗷嗷嗷嗷!"
而声响的发出者并非野兽,却是人形。但说其是人,又长相奇特,肤色也是青色,瞳孔之中无神采,只是一片死寂,可想而知无心魄。
对于这类怪物,黄少天见过许多,自是不怕。虽冰雨不在身旁,但以指凝剑气杀几只怪物,黄少天还是做得到的,只是不知道这种怪物是属于那种,要一击毙命,还是要直击要害。如是像埋骨之地那些不死系骷髅一样,就有点麻烦。而他现在只能静观其变,等待适合的时机。
一场狩猎,即将展开。

①源自梦间集

评论
热度(28)

© 夜雨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