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
主布袋戏九最/鱼龙/岁罗,梦间集玄紫/千冰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叶黄]皮这一下真的很开心!(上)

◆开的一个小脑洞
◆只分上下
◆明天完结


荣耀城,从诞生伊始,就有数不清道不尽的魍魉横行。他们破坏城市,吸食人的精血,令自身变得强大。
而为了守护荣耀城不被这些魍魉毁灭,神使下达诏书,派遣契约神兽,寻找城中的少年,签约成为魔法少年,用魔法来对魍魉进行封印和击杀。
魍魉有了克星,也不在张狂。而荣耀城也在每任魔法少年的拯救下,成为了现今最为繁荣,所占面积最大的城市。
而人们为了感谢这些拯救他们脱离苦海的魔法少年,又因为,这些魔法少年又无法暴露身份,便给他们定了一个统一的称呼——荣耀保卫者。
而此时,已是第810任荣耀保卫者开始守护这个城市了。
不过这届的荣耀保卫者,可和前几届的保卫者们不同了。如何不同?并不是说他不是人,而是…没了契约兽在身边,便无法解放自身的魔法封印。
要问这是什么原因,这任保卫者表示:他现在不想说话,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想回去弄死那只契约兽。
而这件事的经过嘛,就得从这任保卫者签订契约的时候说起了…
黄少天的这一天,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就是上课,下课,回公寓,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活,如果忽略掉他怀中那只从路边捡到的兔子的话。
一切的一切,都因为这件事,发生了天大的转变。
而就在黄少天把那只垂耳兔带回公寓后,那只神奇的兔子开口说话了:"哟,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很适合当魔法少年。怎么样,要不要和哥签约。"
一席话放出,垂耳兔叶修等了半晌,都没听到那位少年的回复。他缓缓转过身,用前爪按上少年的胸膛,将自己身体撑起来,而后抬起头,一对红眸耸拉着,看向已经陷入呆滞的少年,轻声一笑。一个大跳,脱离对方的怀抱,安稳落在少年的肩上。用前爪拍了拍黄少天的脸,再次开口:"诶,我说你别傻了啊,行不行给个准话。不过,哥可告诉你,你不同意也没法儿,这届神旨选的可就是你。"
听到这番话,黄少天回过了神,将肩上的垂耳兔提拎了下来。视线对上那对红眸,而后用手指了指自己:"你说我是神旨选的保卫者?开什么玩笑!"
"哥可从来不和你这种小娃娃开玩笑。"叶修也不介意自己被黄少天这样拎着,前爪搭在人手腕上,额间火焰花纹逐渐变的明亮,随后一纸契约于空气中浮现。"契约都在这了,别挣扎了,快签吧。"
"我去,真的假的,这真是契约书?而你是契约神兽?靠靠靠,契约神兽都是长成你这样子欺骗人的感情,来定保卫者吗!早知道这样,我干嘛捡你回来!"如果来一次时间倒流,让黄少天回到过去,他绝对再也不随便捡路边的小动物了,他发誓!但他现在回不去,只能面对现在。
"后悔捡哥了?不过你就算不捡哥回来,我也能找到你,别逃避现实了,少年。"
听闻这番话,黄少天看向手中的兔子,口中居然叼了根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出来的。
黄少天默了,看了眼飘在空中的契约,而他手中的兔大爷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吸着烟。
对于现下情况,黄少天觉得他大概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今天这件事。就在黄少天做着心理斗争,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始终没法拿起那支羽毛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这时,契约突生光亮,羽毛笔自动落于黄少天空着的另一只手间。而黄少天便感觉自己的那只手,仿佛已不受控制,握着笔便在契约上签下了名字。
事情的发生不过一瞬,契约纸消失,契约生效,黄少天只感到一股暖流涌入体内,而右手手背上也刻下了火焰印记。
"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搞的鬼!要接下这么大的担子,你也得让我想想啊,这样强迫签约是怎么回事!喂,你说话说话说话啊!"
震惊过后的黄少天,紧接着而来的表示愠怒,双手搂着叶修,对着他就是一阵晃。
"诶诶,你别晃别晃,这和我可没关系。"
"信你?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会自动签约!"
"这不都是神定下的规定嘛。"
听到叶修的回答,黄少天却是半信半疑,看着叶修,一脸的狐疑。
"当时,神定下魔法少年来拯救荣耀城,自然也是深思熟虑的。万一碰上神旨上选定的人,如果那个人不愿意,自然不可行。而魔法少年也不是一般什么人就能当的,选定都是那个时代,唯一一个可以接受魔法传承的少年。而在过去,就有一任选定的少年不愿意签订契约,带来的后果就特别的严重,就在那时,神才将契约定为强制性。而那时,因为选定的魔法少年不愿签订契约,导致魍魉没了阻拦,大批被压制的魍魉进入城内,毁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地,而死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当时的这件事,被你们称为什么来着…"
"魍魉血灾…"
听叶修提到这次灾难,黄少天便也坦然接受了保卫者的身份。毕竟,光是从书上看到魍魉血灾,便能感受到那种绝望。他自然不能让这种灾难,再次上演。
而叶修在黄少天搭话后,就没有在继续说下去,感觉到黄少天的变化,他倒也乐的轻松。但…总觉得他好像忘了点什么。
有了觉悟,黄少天倒也对手中的契约神兽稍稍换了态度。走到电脑桌旁,拉开椅子坐下,将手中的兔大爷放到了桌上,用手指戳了戳兔大爷的头,而后说道:"大致我都明白了,保卫者我会当,不过你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对了,我也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黄少天。"
"叶修。"听到询问,叶修倒是没隐瞒,将名字说出,继而又陷入沉思,想着他到底忘了什么。
"叶修…"黄少天将这两字咀嚼了半晌,而后想起什么,开口问到:"啊对了,叶修,以后碰到魍魉,我要怎么解除自身的魔法封印啊?"
"就是这个!"
黄少天被叶修突然出口的这句话吓了一跳,一头雾水,看着桌上已经蹦起来的兔子,回道:"什么就是这个?"
"嗯…就是,被强制签约的魔法少年,是没法独自解除魔法封印。"
"啊?什么叫没法独自?难道我解除封印还得有另一个人在场才行?"
"没这么简单,解决方法就两个。"
黄少天点点头,表示他在听。叶修抬眸看了他一眼,倒透出些无奈。
"一是,念出解除封印的咒语;二是…"
叶修还没说完,黄少天就插了话:"我还以为多大事呢,不就是念咒语,这难不倒我!什么咒语,叶修你说说。"
"真想听?那可说好了,念咒语的时候必需声音要大,要是像苍蝇那样,可不行,黄少天你可想好了。"
见叶修这么一说,黄少天顿时觉得有些不妙。那魔法咒语不会是特别尬和羞耻的那种吧?咽了口唾沫,黄少天颤着声说:"那你先说说,然后我再考虑考虑。"
"其实也简单,就是:为了保护正义与和平,守护荣耀,神啊,请将你的力量借于我吧!而说咒语的时候,还要配上动作,我等会教你啊。封印魍魉的咒语:以爱的名义,赐予你神的惠泽,从世间消散吧,邪恶。除了这些,还有…"
"你还是说说第二种方法吧。"
听完咒语快险些崩溃的黄少天,如果在配上动作,面子大概不需要了。只希望第二种方法能靠谱点,别这么丢人。
叶修对此倒是一笑,双爪捧着烟,放入口中:"其实,我挺想看看少天你念着咒语的样子。"
"靠靠靠,叶修你大爷,要念你去念,快说,第二种方法到底是什么!不会也是念咒吧!?"
"那哪能啊,其实第二种方式也简单,我亲你一下就行。"
"就这样?"
"就这样。"
黄少天听到这话,顿时松了口气,被兔子亲一下,和念那么骚气的咒语,他表示他选择前者。
于是,黄少天爽快的和叶修定下了第二种方法。
魔法少年黄少天就此诞生,为了守护荣耀城,带着他的契约神兽即将过上,每日征战魍魉的日子。
但怎么说呢,事后黄少天尝试到了解除封印的方法,他表示:我怎么能那么轻易相信这么恶趣味的神呢!

评论
热度(51)

© 夜雨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