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
主布袋戏九最/鱼龙/岁罗,梦间集玄紫/千冰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叶黄]皮这一下真的很开心!(下)

◆我终于皮完了
◆又还完一篇
◆接下来就继续更PVP


那声细微的呼唤,自是被叶修听了去。微微一愣,蹲下身子,将地上躺着,已成半昏迷状态的黄少天半搂于怀中。
"少天?少天!"
一声声急切的呼唤,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神态。冷静这个词,仿佛在这一刻被叶修抛在了脑后。
不顾周边魍魉的咆哮声,紧搂着怀中已经逐渐趋于冰冷的身体。眸间所透出的恐慌和害怕,如被黄少天见到,对半只会觉得不可思议。毕竟,他和叶修相识也不过几个月,就算感情再好,也不至于会这么怕他死掉吧。再说了,就算不希望兄弟死掉,也不会是这种表情。而叶修此时的表情,更像是在面对恋人的逝去。
无力感充斥着叶修全身,他只能以自身体温去维持黄少天身体的温度,重复脱口的仍旧是:少天二字。
雨势磅礴,冲洗着地面暗红血液,闪电划过暗空,宛如天神的愤怒。雷鸣乍响,伴着电光劈落地面。本就生出裂痕的马路,因这一雷击,彻底开裂,将地面残躯和报废的车辆,带向了深黑的地底。
于巨型魍魉而言,地面塌陷并没给他造成多大困扰。身体踏离地面时,两道黑气呈翼状位于它身后,带起了巨型魍魉飘于空中。
而它已然接近了叶修,手伸过去,想捏住那两人。忽而,一道黑焰直冲着它的心脏部位奔去。
巨型魍魉只好收回手,去挡那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火球。但,当它手触碰上黑焰的一瞬,灼烧感蔓延开来,一声哀嚎彻响周边。再观巨型魍魉,它的那只手,已然被黑焰焚烧殆尽。
愤怒涌上巨型魍魉的心头,嚎叫声扩散。不过一会儿,周边黑雾开始增多,数以百计的魍魉从中走出。它们双眸空洞,无丝毫神色,周边的血腥气,却激起了他们的本能。
无心魄,无神智,无痛感,不攻击要害,无法击杀,以吸食精血,来令自己强大,厮杀,是他们的本性,这便是魍魉。
而叶修对周边的变化,一概不闻。他只是抱着黄少天,静静的坐在地上。但雨水落在二人周边时,却像是被无形的火给蒸发了。
众多魍魉的靠近,使得叶修不得不打断对黄少天的治疗。
血色瞳眸轻扫,嘴角勾勒一抹嘲讽。几簇黑焰于叶修的指尖凝聚,只轻轻一挥,已接近叶修身旁的魍魉,变化为烟尘,融入雨中,再无踪迹。
杀神,在这一刻显露了他的真面目。
黑焰席卷,那是来自地狱的温度。不过顷刻间,不闻一声哀嚎,街道上的魍魉已无一只幸存。
而巨型魍魉虽躲过了致命伤,但也已元气大伤。它认识到了面前人的可怕,只好选择先撤退。
就在它打算撕裂空间,回自己的世界时,一堵屏障拦下了它的去路。
而它入眼的,只是一对暗红的妖异竖瞳,巨大的蛇身,被双翼承托,停驻于半空。妖气压下,巨型魍魉已是连行动的能力都不复存在。
看着远处蛇妖,双翼汇聚起的巨大光球,巨型魍魉深知,它死定了。
就在它闭眼等死的时候,光球却突然消失。这让他飞速爬起,想再次撕裂空气,然而…屏障还在。
它也只能看看,那只蛇妖,想干嘛。但这一眼看过去,巨型魍魉表示:怎么回事,你俩当本王不存在吗?没心魄神智的都是本王的手下,那不代表本王没有啊!和我打这么久我以为你们发现了,结果还是没看出来吗?我魍魉王大概不要面子了!为什么要来这里看两个人类,啊呸,一个蛇妖和那什么鬼克星秀恩爱!
一个想自插双目的魍魉王,恨不得时间倒转一遍,它绝对不好奇了。
而它看到的无非就是…
叶修听到黄少天的咳嗽声,顿时收了法力,变回人形。
重新将黄少天揽回怀中,看着他睁开双眼,才将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而没等叶修开口,黄少天却看到身前的人愣住了,一句:"你是?"
叶修自然也因为黄少天这句话,将要说出的话全部吐了回去。本以为他是彻底失忆了,再黄少天说出:"靠靠靠,我都从鬼门关跑回来了,叶修居然还没来,他这守护神兽是怎么当的,这么不负责任嘛!"
而被黄少天骂着不负责任的本尊,松下了一口气。那句"叶秋"一直回响在他耳边,还以为他想起了什么。不过,至少没把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忘光,也不错了。毕竟,经历了数个轮回的事,哪会那么容易记起来。
想通了,叶修倒也不在卖关子,用手拍拍黄少天的脸,笑道:"说什么呢,少天大大。如果不是哥,你早就去见阎王爷了,还会在这?居然敢当着哥的面说坏话了,长能耐了你。"
听闻叶修这番话,黄少天忍下了那句,你开什么玩笑。谁让身前这人的眼睛和兔子叶修的极其相似,红的纯粹,犹如宝石。正常人谁会长这种颜色的瞳孔,如果有人生了这样的眼睛,怕是得了红眼病。
确认了眼前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是叶修后,黄少天忍不住了,他撸起袖子,将毫无防备的叶修推到在地,然后提起拳头就准备往他脸上打,但…也就只是那么轻轻的碰了一下:"次奥,叶修你大爷!你知不知道你给我的那些资料压根没一点用!说好的魍魉是单独个体呢!说好的魍魉体型和成人差不多呢!说好的魍魉不吃人只喝血呢!说好的后颈是魍魉的要害呢!这都和我遇到的不一样好吗!那么大的魍魉是闹哪样?我是守卫者又不是凹x曼,怎么变那么大和它打!还有…说好的魍魉没智商呢,我要解除封印的时候,突然冲过来咬我是怎么回事!简直机智的感动魔法少女动漫的反派了,好吗好吗好吗!"
一系列吐槽的话语说出,也没消了黄少天心底的气,而被他压在身下的叶修,却是一句话没回。黄少天对上叶修的双眼,正想开口的话说话,却被叶修用唇悉数堵了回去。
不得不说,黄少天此时很震惊,也很不可思议。震惊是因为他被吻了,不可思议是吻他的还是叶修。他就这样楞在了当地,没有躲避也没有回应,而叶修见好就收,而后撑起身体,附于黄少天耳边,说道:"少天大大,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什…"
话未说完,黄少天便察觉到了,右手印记渐起光亮,而后淡化。他体内的那股暖流,流向四肢百骸,一把长剑于空气中显现,黄少天伸手握住,只感到一股强大而又纯粹的剑气,溢满了周身。装束也并不奇怪,只是简简单单的侠士装,一头短发增长,以发带固定,脚踩布靴,俨然一古代剑客形象。
自身的变化是因为什么,黄少天再了解不过,原来那是叶修再给他解除封印呢。松气的同时,心底闪过的一抹失望,黄少天自然没有漏掉。
"那边那只魍魉,就交给少天大大解决了。"叶修说完这句话,再次变化垂耳兔的形象,趴在地上,还顺带点了根烟,就是一副大爷样,准备围观黄少天揍魍魉。
黄少天见着已经处于看戏模式的叶修,他能怎么办,只好拿那边那只看戏n久,想自戳双目的巨型魍魉泄愤了!
那边魍魉王被黄少天打了一记剑定天下,死亡时居然没有一点悲痛,居然感觉这是解脱,而它最后心里想的是:终于不用在看他俩秀恩爱了。
经过这一次魍魉封印事件后,黄少天就开始躲着叶修了。
不是因为那个吻,而是他觉得自己对叶修多了一种奇怪的情感。好吧,他承认他喜欢叶修,但是只是有一点,就一点而已!而他躲叶修,也不是因为发现了自己喜欢他的这种心情,接受不了什么的。
怎么说呢,黄少天就是觉得,叶修总是在透过他,看其他的什么人,而那个人肯定对叶修来说很重要。
要问黄少天问什么知道?废话,因为眼神啊!
每次叶修趁着黄少天转移注意力后,看向他的眼神,叶修自己没多大察觉,却被黄少天感觉到了。
问什么黄少天觉得这眼神是透过他看别人,而不就是看他的?黄少天大概会用看白痴的眼神暼你一样,我这么大个人就在他面前,要看我不会正大光明的看,干嘛要偷偷看,还不让我发觉!
总得来说,就是因为黄少天喜欢叶修,而叶修貌似只是当他是替补品,这让黄少天有些不好受,于是就这样,开始每天躲着叶修了。
叶修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挺不好受的。明明喜欢的人就在眼前,怕他接受不了,他只能偷偷摸摸的看看黄少天,来缓解曾经失去的痛苦。
但他发现黄少天一直躲他的时候,就更加郁闷了。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他所能想到的只有那天的那个吻了。难道黄少天躲着他,是因为他亲了他的缘故。
这个结论,使得叶修更不好受,烟一根接着一根,整个房间都开始烟雾弥漫开来。
黄少天回到公寓,打开门,就险些被浓重的烟味呛死。咳嗽了几声,立马冲进屋里,拉开窗户透气。回过头,就对着坐在床边的叶修骂道:"靠靠靠!老叶你搞自杀呢!这么大烟你都不开窗,散散气吗!抽这么多烟!你当自己是神兽,就能这么不爱惜身体了!"
手中残余的烟被黄少天夺去,叶修这才抬眸看过去。
"少天。"因着吸了太多烟,叶修出口的嗓音,低哑了许多。
听到这声呼唤,黄少天立马将手中的烟摁灭,拿起自己的杯子,给叶修到了杯水,递到他面前:"先喝口水吧,也不听听你现在的声音有多难听。"
看着此时的叶修,黄少天说不出的心痛。而他在想,老叶现在这样,有多少是因为他的关系,也许,可以赌一次。
而叶修接过杯子,并没有喝下,依旧看着黄少天。
沉默了半晌,叶修低眸,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和黄少天同时开了口:"封印解除的咒语,我…/叶修,其实我喜欢你…"
那句表白,叶修自然听到了。而黄少天听到叶修的那句话,却是打算强行转移话题。问道:"哈哈哈,老叶,是什么咒语啊?"
但是,叶修会让这个话题转移吗?怎么可能!
将手中水杯放置床头柜上,叶修起身向着黄少天走去。一手扯过黄少天,定于身前,红眸中笑意不减,却也是接着黄少天的问话,答了下去:"少天大大想知道?但是我不想说。"
"靠靠靠,你什么意思啊,叶修!"
"就是我不想说啊。"
"次奥,不想说就算了,我还不想听呢。"看着叶修越来越近的脸,黄少天有些不自在了,耳根渐渐发热,眼睛也不由得往一边暼。
"呵,咒语已经告诉你了。但我还有一句想说的。"叶修低头凑到黄少天耳旁,低沉的嗓音,脱口而出的是跨越了数个轮回,却从未改变过的话语:"少天,我爱你。"

评论
热度(37)

© 夜雨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