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
主布袋戏九最/鱼龙/岁罗,梦间集玄紫/千冰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千冰]唯愿比肩同行(上)



"哒哒"声渐远,异世裂隙大开,风起,即为动荡的前奏。
异界材料四散,蕴含的力量足以令人痴迷。五剑之境本已平息的魍魉之乱,未想今日再掀波澜。
一片森林,皆被迷雾笼罩。时空裂缝大张,一人持伞而立,却是面带不解之色。紧握伞柄,步步踏出皆为谨慎。然视线所及,皆为浓雾,无法探查前方是吉是凶。
所在之地于迷雾森林相似,却也能探出不同。眼见此处为陌生地段,千机也只好停步驻足,想待浓雾散去,再尝试离开。
然周边呼啸声渐至,已是打破宁静。数只魍魉从森林中涌出,所形成的阵势,已是将千机围困于其中。
千机见此却不由稍稍讶异,眼前群怪,非是自己所熟知的小怪。它们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凶险万分,纵使千机伴随叶修历经百战,亦不敢轻敌半分。
魍魉的进攻十分迅猛,而千机自是不惧,如何战斗,他早已烂熟于心。身形闪动间,已是位于魍魉身后,摁下伞柄机关,手中武器却无任何变化。千机对此虽然诧异,但攻势已出,便无法回收,只得硬拼。
眼前魍魉并未死亡,便已证明,削了伤害的此招无用。
而在此时,魍魉一声怒号,杀招已现。千机只能化伞为盾,挡下致命一击。被击退数尺,千机以伞撑地,稳下身形。
周边数只魍魉不断靠近,本已是穷途末路,而千机却并未生出哪怕一丝的绝望之气。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一声低喃从千机口中溢出,仿若未言。再抬眸,满目坚定,唇角微扬,一如王者睥睨众生。
曾破荆斩棘,踏荣耀巅峰,何惧这小小逆境。
手中武器,似随其心而共鸣,虽无法转换形态,厮杀一场又何妨。
赤红之姿伴伞影,穿梭于魍魉之中,技能无法用特定武器打出,虽少了不少伤害,但凭借敏捷的行动力,弥补了一些不足。既然无法一招毙命,便多攻几处。
魍魉不断倒地,而千机的体力也已是渐渐不支。一伞刺入魍魉胸膛,最后一只化灰而散。
脱出困境,千机不由叹出一口气。随地而坐,恢复着消耗的体力。
然就在此时,一声怒号再起,千机持伞站立,已是摇摇欲坠。但他知,此时倒下,便再无生还可能。为了叶修,为了他们的荣耀,他必须坚持。
魍魉已临近身前,招式落下,千机只得开伞化盾抵挡。但这只魍魉的力量远远高于方才的魍魉群,千机被击退数尺倒地,鲜血从嘴角溢出。强忍伤痛,再次起身,技能再出,却已无初时迅捷。
魍魉只身挡下,抬掌剑气凝聚,便向着千机拍下。千机见此招已是无法避下,准备硬抗。
而就在这时,一抹幽蓝长驱直入。只见剑光闪动,已是逼退魍魉,而他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救下千机便退离了战场。
身旁人熟悉的气息,倒是让千机稍稍放下了一丝警惕。本就经过了一场生死战,他已是无法继续支撑下去,忽略了耳边那聒噪的声音,陷入了昏迷。
"喂喂喂!千机!你不会真凉了吧,怎么不出声啊!"
冰雨见身旁的千机不是不想反应,而是真的没法反应,这才停下了脚步,将千机放到树下查看。
见其只是因体力用尽而昏迷,才稍稍松下一口气,而后却有些不满。
"靠靠靠,本剑圣大老远赶来救你,你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虽知是何因,但让他对这个经常PK的对手表示关心,大概会比让他的主人保持安静来的更困难。
看着眼前昏睡的千机,冰雨用指戳了戳他的脸,轻声嘟喃。
"睡这么死,就不怕我是什么居心不良的人,把你拖到没人的地方弄死啊。明明之前都不会这么毫无警惕的,难道是已经认出我了?不过好像他也没看到我啊。啊,不管了不管了,反正知道这里还有个认识的人也算不错。"
想冰雨来到此处时,便已察觉这处森林凶险万分。虽于迷雾森林相近,却是根本上的不同。身体的力量也流失了大半,而原因,自身都不甚清楚。
藏身于森林,查探着情况,却无意间捡到了只有自身世界所存在的材料。因无外力相助,让其于与己融合,只得作罢。
见着林中小怪,也只是避开。毕竟机会主义者,只会抓住一瞬间的机会让其毙命,否则绝不以卵击石。
而就在冰雨躲躲藏藏,走走停停,找材料的时候,感到了一丝力量波动。
赶到那处时,看到的就是已经快凉了的千机伞。虽然冰雨很讶异,来到这里的不止他一个,而身体便已经先动了。
不知过了多久,森林迷雾依旧没有散去的迹象。而千机也仍旧没有苏醒,冰雨一声叹息,用手指捋了捋发丝,只得认命的盯梢。
而这期间倒是十分安静,并无任何魍魉前来打扰。
冰雨虽然觉得这么平静不科学,可他也想不出是因为什么。见天色已然渐暗,白日的呼啸声已不在喧嚣,明知不可大意,然经过一日的精神紧绷,一丝困意涌上心头。低眸下望身旁的千机,见其面色已有好转,终是放下了心。
一旦放松,困意立现,冰雨打了个哈欠,决定小憩一会。在他闭眼后,便未能看见身旁之人微扬的唇角,以及他那亮如星辰的眸。

评论
热度(18)

© 夜雨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