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卿百】陌路 序

陌路

序文


华山纯阳宫终年降雪,所处之地常被一片银白覆盖.

漫天翩飞的雪花却于今日停止,一道暖阳直射入纯阳.

立于纯阳山门前轻呼声"吁"将缓步慢行的马儿牵扯住使之停下.下马握紧缰绳将马儿系于一旁大树之下取下位于马匹身侧的一个长形武器匣后走向纯阳宫护卫双手抱拳说明来意.在得到应允后道谢步入这并不算陌生之地.

经过一段时辰的步行终于来到此次所行的目的地.

不同于纯阳宫内即使积雪遍地却有暖阳直射.此处雪花仍旧翩飞于空中,然这一片地带的积雪却并不严重.薄薄的一层遍布于地靴子踩于其上都能听见咯吱咯吱的响声,于纯阳内独有的寂静相搭,编织出的音符说不出的动听,让人有忘却烦恼的错觉.

在看见前方凸显出的剑型石碑的那一刻脚步不自觉的放慢了下来.抬眼看向剑型石碑后的那棵大树旁后不由的轻叹了口气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紧了紧手中所拿的匣子便缓步向那处行去.临近时便听见那略带悲伤的笛音缓缓流入耳内.笛声渐渐变得清晰立足于一旁大树边习惯性的闭眼倾听,心中的无奈也无止境的不断蔓延.心中默叹一句不愧是两傻子.

不知过了多久笛音顿停.睁眼看向前方一身蓝白道袍加身华发却以是一片银白之色的年轻道长不由再次轻叹.

行至那人身旁站立张了张口后还是不由自主的将师弟二字吐出.

"贫道早已并非藏剑山庄之人,叶公子早已不必于我以师兄弟相称.公子这是何必,称呼贫道子矜便是."

听着那人清淡话语从口中说出虽早已料到但每次听到却还是想拔出重剑照着人的脸砸下去.

"我记得我曾经也说过无论你身在何处为何身份或亦以何为名,只要你在世一日便于我是兄弟,我称你一声师弟又有何妨?"压下心中那存的一丝哀凉将此话说出,回想此人原于藏剑之时的性格于今日相比,真真让人叹息世事无常.

"叶…公子,你何必如此执着,你的师弟曹长卿早于一年前便已战死,此刻贫道只是苏子矜."

听到此话后不由一震,本早已知道事出何因,本以为时间能抚平心中难愈的创口,但却从未想过此事留存于此人心中的创口如此之大.

抬眼注视这此人于银色环境中被风扬起的银发,脑中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此人少年时半束黑色马尾于脑后的年少轻狂.

"这是同门让我带给你的."

将手中之物递到身旁之人的面前,察觉到对方在听到那个称呼时那一瞬间的僵直,半弯下身将手中之物放到地面上起身.

"这是同门托我一定要送达到你手上之物."

转身在背对人时抬手轻轻拍了拍人的肩膀便离去这块于此时显得过于悲伤之地.

从未如此恨过乱世,更恨自己在那时的无能为力如果能在强一点现在也未必会是这样的结局了,你说对吗同门.

那日的场景于脑内浮现,刀光剑影浴血于战场直到那一抹身影于自己眼前倒下,入眼的满是鲜艳的红,听着那一声嘶声竭力的呼唤声才顿时惊觉.不顾身上伤口跑去治疗处寻救,然最终还是为时已晚.看着医师摇着头收拾东西离去,听着那一声声悲凉的呼唤身体发软跪倒于地双手狠狠的砸于早已被鲜血侵染的土地,无声的痛哭.

抬头望向仍旧飘着雪花的天,冰凉的雪花落入眼中清凉,但眼中的酸涩无法被冰凉感替代.闭上眼泪水滑落.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