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卿百】陌路 1

第一章


扬州西湖,已是夏季岸边杨柳早已挺立于岸边.微风轻扫枝叶柳絮纷飞仿佛要迷了过客的眼.

于天泽楼前的落英树下脚尖轻点地面运气一跃寻到一根略微粗壮的树枝上站立.树荫的枝叶抵挡了直射的阳光,轻闭双眸感受着偶尔拂面的清凉微风,闭眼轻呼出一口气,脸上尽是享受.

半靠着枝条坐下正想好好休息一番却感到身处于的树枝的一批颤动.身前也被一片阴影遮拦.睁眼看向前方身影所为何人后一愣的同时立马从树枝上站起,期间险些因身形不稳而掉下树.

待扶着树干站稳身形后轻轻咳了一声掩饰了下尴尬后看向人开口“同门你怎么来了,不会是…是师父发现我偷懒让你来抓我吧.…”

话语出口后吞咽了下唾沫,希望从对方口中所说的原因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的确是师父让我来找你…”

听着清冷的声音于耳畔说出这样一句话后,内心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死定了.哭丧着脸准备下树去师父那领罚却被人拉住.

“师父是让我来找你,但并不是让你去领罚,而是让我们去趟七秀.师父有件物品要交于公孙大娘.”

听完对方所说的后不由松了口气,半抱怨的开口“同门你要说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怕师父的罚.”

对于这句抱怨对方却只是无奈一笑抬起一手轻敲了下自己的头冷泉般的声线带着一丝笑意“如若不是你平日不认真学习铸造之术,师父又怎会罚你?”

抬起手揉了揉被对方所敲之处然后露出一丝无奈“同门你是知道的,我的性格真的不适合铸造这种费时又费力的活啊,而且现在又在夏季一呆在剑炉就觉得热啊根本没法认真的去听师父所讲的内容了啊.都不知道为何你会学的那么认真而且居然能忍受那么热的剑炉.不会是……”

“好了同门,师父让我们办完事还需向他复命呢,去晚了我们真的会被罚也说不定.”

还想说的话被对方一句话堵住,察觉出了他言语中的无奈后勾出一丝歉意的笑后说了声抱歉.

跟着人一同跃下树枝跟随在对方身侧询问着此次出行为何师父会派我们前去.

只见人眉头微微一蹙随即恢复原本的自若“大概是为了让我们去外地瞧瞧.”

听着人的解释回想自二人初入藏剑至今已一年有余.期间除了跟随师兄师父习武铸剑便是过节时于庄内师兄师姐师妹们一同去往扬州观赏烟火.除此之外还真真未有两人一同出庄为师父办事的经历.

虽说七秀坊于藏剑山庄两地只隔一条水路,然想前往七秀却无法直接前去需先前往扬州在由扬州乘小舟入七秀.

曾因为如此繁琐的换乘询问过师兄,然他们只说七秀皆是女子所在之地,如从山庄贸然开设水路前去七秀,会损毁七秀女子的名声.

小舟不急不缓的行驶于水面,双手抱头躺于床板单腿架于另一只半弯的膝上,微眯着双眼数着天上的白云.视线随着白色的云朵漂浮知道眼无法承受阳光的照射后转移开视线看向一旁半阂眼低头擦拭着轻剑之人的身上.

“同门果真是爱剑之人.”

话语出口的同时也从床板上起身在人身旁坐下叹息.“因心中有剑,在想将之铸出魂魄的那一瞬,即使是何等恶劣的气候亦能耐心铸剑.现在我终于懂得师父所说之话的意思了.”

“师父所说之话你居然还记得,还以为你除了睡便不会有什么了呢.”

对方头也不抬的将此话抛出,身体不由后仰轻叹“虽说我明白其中之理,但我可没同门你那么大的耐心去铸一把剑啊.而且啊就算再怎么用心铸出来的剑师父依旧看不上,所以只能说我没这个天赋吧,说起这个同门你每次铸的剑师父都特别满意呢,果然是因为心性不同的原因吗?”

看着对方停下手上的动作以为又是嫌弃自己烦了立马停下话语打着哈哈转移话题,如什么时候才能到七秀啊,这几天天气真是热啊等毫无营养的话题.但身边之人却是一句不发,正想着怎么化解这种情况时属于人那独有的嗓音便传了过来.

对方说完后便继续手上的擦拭动作.而自己还处于刚刚的震惊中“如果你肯认真铸剑之术定不会比我差.”

舒展了下僵愣的身体后缓缓摇了摇头,其实在是怎么认真铸术也不会和你一样的,瞥了眼身旁人小心翼翼拭剑的神态,勾出一笑,因为我与你不同,我缺了一颗爱剑的心.然而这句话并未对人说出.


不知过了多久,乐声于不远处传入耳内,知道快要到达七秀.起身舒展了下坐的即将僵硬的身体.将位于身旁的武器负到背部与腰间.

“终于到了,这一路上真是闷死了.”

“偶尔一路清净还是不错的.”

“同门我真有那么多话吗?为什么我觉得我说得挺正常啊,和师父一比我觉得我真的很正常好吗,每次听师父他唠叨都是一两个时辰啊,同门你知道我多辛苦吗,我真的宁愿去剑冢思过和抄写庄规都比听师父念叨好呢.还有哦同门…”

在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发现身边早已没了人的影子.愣了愣看向湖面的细小波纹便知道对方用了凌萍渡水跑了.

“同门你不厚道啊!!!!!!!”

对着湖面吼了出来后,看了看一旁的船夫递给了他几两银子道谢后也施展轻功向七秀飞去.

评论(2)

热度(5)

  1.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夜雨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