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卿百】陌路 2

第二章


踏着江水不断前行调息体内内力渡到脚下加快了行进速度,直到前方身影变的清晰.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追赶,来到对方身旁时已经快要临岸.感受到同门忽而加快的速度自己也只能深吸口气跟着对方一同上岸.

双脚终于踏到地上,停下了脚步调整了一下紊乱的气息.看着前方依旧气定神闲之人不由开始抱怨刚才对方的不有爱行为“同门你真的太不厚道,明明都快临岸了为何还要用轻功啊,而且还跑那么快,追你都快累死了…”


还想继续说下去的同时身旁的身影又一次快速向着前方走去.


默默停下话语大喊了一声“同门等下我啊”后加快了脚步跟到了对方身旁.忽而想到什么一般抬手搭上身旁之人的肩,嘴角挑起一抹狡黠的弧度“呐呐,同门.等会完成了师父的任务后我们去扬州城逛逛如何?”


“胡闹,任务完成后自是需回山庄将此事禀明师父才是首位.怎可只想到玩乐.”

看着人那一板一眼的态度,不愧是师父的得意弟子,简直和师父的性子一模一样啊,明明一同入藏剑时虽然话不多但是也比现在的性子讨喜啊.内心不断的感叹着,嘴上却回应着人的话语气还略带一丝可惜“是是,我自知师父所交代之事才是首要,然而我们已经有半年未出山庄了啊,便想借此机会去扬州逛逛.”


说出此番话后瞥了眼身旁之人的神情,不由轻轻摇了摇头后放下搭于人肩上的手叹气,放缓脚步跟在人身后,果然还是不行吗,想将同门一起拖着去扬州的这个想法.唉,我还是按原来的计划行事好了.打定注意后双臂搭于脑后欣赏着七秀独有的景色.


亭台阁楼,桥下是蜿蜒清澈的河流,随着小舟轻泛,河面荡起涟漪.远处歌声绵绵不绝于耳旁回荡.回望人声鼎沸处,一名粉衣女子手持双扇于台上翩翩起舞,随着乐声舞动身姿,手中红扇随之摆动.

失神之际忽而撞上前方之人的背,回过神走到人的身旁正疑惑对方为何停止不前,视线便看向了对方身前之人.

一名身着粉色单衣,黑发用一根发绳简单束于脑后.看身形怎么也是一名…男孩.


男孩!得到这一结论的同时不由吃了一惊.抬眸看了眼身旁之人亦看见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世人皆知,七秀坊从不收男弟子,自几年前七秀唯一的男弟子随着曲云一同去了苗疆被炼制为尸人后,从此公孙大娘再无一次招收过男弟子.


视线再次回到那名粉衣男孩身上,淡然的表情完全不似该年龄所特有的.正打算开口询问,然那明男孩却开口说道“二位可是藏剑山庄叶老庄主的门下弟子?”


回头看了眼同门,瞧见对方轻微颔首,这才上前双手抱拳于胸前,身子微弯“正是,在下叶络,身旁这位乃是在下的同门,名百年.敢问少侠是否为七秀弟子?”


“某姓曹名长卿.并非七秀弟子,只因前段时间被公孙大娘所救,便暂时留于七秀养好身上之伤罢了.”


对方所出之话,语气中除了平静外只余一丝淡漠.完全不似这一年龄的孩子所能体现的.但是这语气却给我一丝熟稔之感.抬眼默默看了眼身旁沉默不语的同门.


对这感觉就和自己初次见到对方时的时候一样.平静淡漠却又透露这一丝落寞.


“原来如此,不知曹少侠为何知晓我二人的身份?”

对于此点大致也能猜明白了,大概是公孙大娘的吩咐吧.果然,如同猜测一般男孩道出了缘由,确实是公孙大娘的吩咐.


“二位请跟我来,公孙大娘就在前方等候.”

“那有劳少侠带路了.”

正想搭话,那道犹如冷泉般的嗓音于耳旁响起,诧异的看向那基本对于外人属于无口的人居然主动搭话了.看着那名少侠简单的做了个请的动作便走在了前方带路,而同门也不再多言跟在曹长卿身后的场景时.不由抬头看了看依旧晴朗的天,这不会是要下红雨了吧.…


“曹少侠,同门你们等一下我啊!”


看着前方越来越模糊的两道身影甩掉脑内那荒唐的想法大喊着跟了上去.

评论(7)

热度(7)

  1.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夜雨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