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卿百】陌路 3

第三章

一路紧随同门跟行于长卿之后,所以至那番简易的不能称之为对话的对答后同门便再也没有开过口当然那个一身粉衣的淡漠小孩也没有在说过话.一直尽心尽责的带我们前去公孙大娘所在之地.


如此沉静的气氛真的难以忍受,张了张口却不知道也怎样开启话题.如果只是和同门一起的话就好了.唉现下又多了个人.真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啊.

心中对此状况烦闷不已再看看那二人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还真是…略感凄凉啊.

轻叹口气却听到身旁传来一声低笑,抬眼轻瞥了眼对方虽然笑意已退但却仍能察觉对方心情大好.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大概还会说两句什么如果师父知晓你也能如此安静之时,绝对会抚掌而笑什么的.


内心秋风瑟瑟谁懂一个话唠没法开口的痛苦.无奈却只能认命.


不知走了多久本无精打采的跟随在听到长卿那句到了后立马打起了精神.


看着长卿先行进入室内通报的档.抬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虽然对方并未转头但我知晓他已将注意集中于自己这.低头于人耳边轻声低语"有没有觉得师父让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那孩子?"

"何以见得?"

"世人皆知七秀不收男弟子,然公孙大娘将曹长卿带回七秀只是为了养伤,然师父又在这时让我们来七秀目的不是很明确了吗.想必是公孙大娘来信给师父希望藏剑代为抚养."


"如此一想也却是如此,那那孩子的双亲……"


知晓同门所停下的话语想要表达何事,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对方的猜想.


"大概…已经身故了.并正是在曹长卿身前被杀害."


想到见那孩子的第一面时便能感觉到对方那隐忍的痛苦.如此想来便可说清是为何了.


沉默片刻正想继续开口却听到内里的传报,只能憋下未出口的话跟着同门走进屋内.


双手抱拳于前方妇人身前鞠躬"小辈藏剑山庄弟子叶络"

"藏剑山庄弟子叶百年"

"拜见公孙前辈."

"二位无需如此多礼.不知二位前来我秀坊有何要事?"


听着那犹如莺鸣般甜美的女声问出所行目的之时,同门上前一步递交出师父所予的信物"此乃家师让我二人转交于前辈您的."


等待着公孙大娘拆解信物并读却内容时视线不由转到了位于公孙大娘一旁站立的孩子身上.清秀的五官配上脸上紧剔和冷漠.大概能想象出对方到底是遭遇了怎样的打击才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于长卿视线相对时却也不退散嘴角轻扬轻微向人点了点头示意问好后便转移开了视线.

只见公孙大娘读完信后将之折叠后放回起唇"叶老庄主的心意我已明了,待我问清那孩子的意愿再行通知老庄主”


“那便麻烦前辈了,晚辈这便回庄复命,先行告辞了.”


“辛苦二位了带我问你们师父安好.”


回答一定后便鞠躬退出屋内.在阳光下伸展了下僵直的躯体舒服了微眯了眼.转头看向身后仍在沉思的同门停下脚步待人来到身旁之时轻声询问“同门想什么呢,难道是那个孩子的事?”


但对方却不言语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便自行向码头走去.

然而自己却在怔愣了片刻一向醉心于剑对世事无感的同门居然会记心一个初见没多时的孩子!!想到此不由的抬头再次看了看天.没有要下雨的征兆啊.


看着对方那陷入沉思的样子好似完全不知身旁有人与否.嘴角轻勾随后运气于下盘向着反方向使用轻功飞出.不趁机出去玩玩真不知何时才能出来,抱歉了同门.

评论(2)

热度(6)

  1.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夜雨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