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卿百】陌路 4

第四章

于码头乘船不出半个时辰便来到了扬州码头.上了岸将船钱给了船夫后看了眼前方热闹无比的扬州城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


缓步行走于人群中手里捏着根刚从商人处买的糖葫芦视线不断转移寻找着感兴趣玩意儿.


然而一路行至扬州城门口也未能寻到感兴趣之事.心中大感无趣,将最后一个山楂咬入口中嚼碎吞下.正打算原路返回乘船回庄之时却听得一阵兵器相交之声.顿时打起精神向那处走去.


出了扬州城来到位于城门前方的桥梁上兵器相交之声越发清晰.脚下运起轻空加快速度来到桥梁下方的空地上这才得以看清所谓何事才会有打斗之声传出.


只见前方空地之上各路侠士聚集于那处,使用着所学于他人切磋并是点到为止.看着各式各样的招式于眼前显现不由大为惊叹.


立于桥边看着前方的打斗,遇到打的十分精彩的人时不觉就想抚掌叫好,看到那些只差几手便能获胜的人时也不由轻叹了口气.


心中也被这氛围激起了丝丝战意,然而在抬手在碰到背于身后的短兵时停止了将武器拔出鞘的冲动.将手放下继续观看前方的打斗.


然视线却被一道身影所拦,抬头看向那人正准备开口告知对方挡住自己观看之时却到身前之人说道"在此看着多无趣,不知阁下可否愿于某一战?"


听闻此言不由认真的打量了前方之人.一身布衣不似自己身着门派服饰,一杠长枪立于身后,其人身旁的黑色骏马不断的打着鼻息.虽说自己阅历不多,然论武林各派以枪为武并会马上作战的亦只有东都天策府了.


东都距扬州何止千里,此人来此所谓何事?脑中充斥着各种疑问忘了回应对方.直到听到人的呼唤才回过神."抱歉抱歉刚刚因想些事才出神,实乃叶某之过.不知这位侠士为何要与叶某比试,经叶某观察此地之人均是武艺不凡之人.难道就无法于阁下比试了吗…"


"某只是看叶兄在此一直看着却不曾出手.便来一试,不知叶兄可否赏脸让某瞧瞧叶兄的武学究竟如何."


虽说这句话说的诚意满满然而对方那种轻佻的语气怎么听怎么有种嘲讽意味.咬咬牙从剑鞘中将轻剑抽出随意挽了个剑花.单手握剑抱拳"那请这位兄台多指教了."


"叶兄客气,那我们便开始吧."


听到这句时心中不满更甚紧了紧手中的剑然对方却并未上马而是手持长枪站立于原地等着自己先出招.


这是看不起自己吗.得知这一结论后心中怒火爆出不再管对方起手先攻了过去.使出山庄特有的步伐快速行至对方身前,手中的剑迅速抬起便要作势刺下.嘴角轻扬.然剑还未碰及对方却反被对方挑飞.心中顿感惊讶,这招起手就算是大师兄也从未这么干脆利落的全部挡下过.这人不简单.这么想着原本只想玩玩的心现在却彻底认真下来.脚步迅速往后一个后跳,看着对方长枪及至稳住身形后后跳,枪尖险险擦身而过.半蹲身形抬剑将长枪抵挡,推出.趁着这段时期立马向左移出脱离对方的攻击范围.还未等自己重新调整攻击之势长枪却以达身前直抵自己喉口.


输了.这是自己的第一个想法.看着对方收起长枪的一瞬站稳身形.手抬轻剑指向前方之人大声叫到“这次不算再来,本少爷这次只是没调整好而已.才被你抢了进攻的机会.再来再来这次不会再败给你了.”


“呵呵,不了,某还有要事要办.而且凭你现在的身手和经验是没法打败我的.”


看着对方边说着这些话边摆手离开的样子不由咬了咬牙便抬剑刺了上去.却再次被对方轻易化解.正想开口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诶哟,染哥你可让我们好找.你知不知道我和山贺找你找了多久.”


“是啊师父,空啸和我就差没把扬州城给翻过来找了.李将军所交待之事都还未完成呢.再耽误下去,受罚可是我和空啸两个啊师父.”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了.这不刚打算去找你们呢.却被这个少爷缠上了.”


“师父/染哥,你又干了什么拉仇恨的事了!”


“我只不过和他切磋了一盘啊.”


站在一旁愣愣的看着那人无奈的和那两个同样背着长枪的少年对话.不由感叹天策都是这样的人吗.要不仇恨满点,要不…看了看那两名天策少年二蠢.


“叶少爷你也看到了,某这是真的的走了.要切磋下次吧.”


身子往旁边摞了摞让出道路,然而却看着对方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下看向自己“用剑之人最忌讳心中无剑,如果无剑即使武艺再精通料子再好也是无用啊.想打败我再过百年吧.”


听闻此话心中一惊,只是于自己打了一次便能看出这点.对方到底是谁.


回到山庄时脑中依旧回想的是那人的心中无剑之人即使武艺精通料子再好也是无用,凭你现在的身手和经历是没法打败我的.想打败我再过百年吧.


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多么弱小.握了握拳头.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让你为今天所说之话后悔.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