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卿百】陌路 5

第五章

步入庄内眼前便被一片阴影遮拦.疑惑抬眸看清眼前所站何人后嘴角勾起一丝勉强的笑意.随即低下头道出"师父…"

"络儿如此晚才回来所谓何事去了可否告知为师?"

听着前方那低沉略显威严的声音不由一抖,本想像原先那样编出些借口逃离师父的处罚然而脑中再次浮现出那名天策的嘲讽嘴脸以及那句贬低自己的话语.双手紧握成拳嘴角轻咬回应"徒儿玩忽职守未能回庄交付师父给予的任务,徒儿自知有错请师父择罚."

语毕双膝跪倒于地俨然一副知错的样子等待着来自师父的惩罚.

不知隔了多久那威严的声音却带了丝无奈"起来吧此次犯错便先行去神剑冢思过两日吧.如有下次为师绝不轻罚."

听到惩罚时不由怔楞.起身抬头看了看那个已远去的背影不由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笑.师父果然是口硬心软的人啊.不知是否被对方看出了什么居然罚自己去神剑冢思过.

神剑冢,身为藏剑弟子都想前往之地,因为内里是山庄大少爷叶英练习剑法之地.近几年即使是叶英少爷门下弟子也未能进入.能入神剑冢的一般是庄内资质甚高之人.

回想前些日子同门因一把好剑被召入神剑冢出后铸术又精进了不少自然随之而增强的便是武力.

"习剑之人需心中有剑,若是无剑所学即使在好也不可能战胜于我."

那日天策的话又话于耳边回想.心中有剑谈何容易.于此学武我只为守护那一人.他开心我便足矣.然心中的不甘是为何,想要战胜那个天策的想法每时每刻都在心底叫嚣.

"或许我真该去神剑冢思过了."

脑中思绪杂乱不已.步入驿站骑上马便向剑冢奔去.不出半个时辰便已到达门口下马一一拜见过看守剑冢的守卫便在一名守卫的带领下进入剑冢内.

身后的光亮渐渐被黑暗取代,前方蓝光所照射下的鹤发青年仍旧静静擦拭着手中之剑.

轻掀衣服下摆单膝跪倒于地叩拜"御神弟子叶络拜见大庄主."

半晌未听到答复自己亦不敢随意起身.正在猜想自己会跪多久时大庄主那清清淡淡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某已从父亲那得知汝因何事而来."

从师父那,不由有些惊讶.随即了然,果然师父是知晓了什么吧.一边猜想一边等着大庄主的下文.

只见原本静坐拭剑之人将剑放于一旁起身双臂交叠于身前.对方双目紧闭,不由猜想若是大庄主眼未失明眼是否会如同门那般明亮.失神片刻只听人轻道一声"跟某来吧."

看着前方修长的身影转身走向门后不由立马起身跟上.跟随着庄主走过剑冢内的四季谷,仍旧有些不明对方所要表达的是何意.

张了张嘴本想询问却听到身边那清冷的声音说出“知晓某为何独爱于此处练剑吗?”

对于这一疑问思虑片刻摇了摇头轻道“弟子不知”

“因此处混杂着四谷犹如经历了外间几个季度一般.某知晓汝想问的所谓何事,然此事并非一朝一夕便能习成,加之汝的心并非一意于剑,需汝沉下心,此处寂静无人打扰,是为修炼心性的最佳之地.父亲让汝来此的目的便是这个.”


听了庄主这番话后内心不免被触动.所以带我入四季谷观赏四季只是想要告知自己要想心中有剑需长时间的去用心领悟剑的含义吗?“多谢庄主指导,弟子受益匪浅.”

“某对于汝的资质十分赞赏,如若汝能寄剑于心日后实力必有大进.汝便于此处细细想想.”

将庄主送离,双腿盘于地上闭眼沉思.想要心中有剑需要静心感受剑的存在,做到并非人御剑而要做到人剑合一.脑中师父的声音浮现,缓缓睁眼看向不远处的四季谷.想要做到如此谈何之难.

于剑冢呆了两日便走出四季谷来到剑冢大厅,庄主却早已不在,或许已回天泽楼了吧.走出剑冢眯眼抬头看了看天,还真是个不错的天气.嘴角挑起弧度.骑马回庄第一件事便是走向同门所住的房间敲门“同门同门你在吗同门同门同门啊你不在吗,不在回答一声啊.我好不容易出来诶都不欢迎一下吗?同门?”叫了半天也不见屋内有反应“看来真的不在啊.”

这样想着刚想离开去剑冢却听到院外传来一阵谈话声.一个熟悉的清冷的声音是同门没错,还有个带些稚嫩却带着清淡的声音.虽然也分外耳熟.走至门边探出头看了眼门外.看着那清冷的人依旧面无表情的抬手轻拍了拍那个小孩的头不由感叹.

如果是他人的话同门做出那个动作或许会感到惊讶,但如果是那个小孩的话,真的只能感叹了.不过那个小孩还是来了啊,我得想想怎么才能让那个小娃不至于变成同门那个样,毕竟那个叫曹长卿的小孩还是会笑的嘛.

忍不住再次看了眼同门和那个放下警惕嘴角勾出淡淡微笑的孩子,嘴角也不由的勾出淡笑,随即离开.日后相见的机会长着呢何必要打扰那心性如此相似的两人呢.

评论

热度(3)

  1.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夜雨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
    233333和我风格完全不一样嘛,棒棒的\(^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