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仙莫】名扬天下

葑染:



恶人谷内空气依旧浑浊不堪,位于房屋四周的岩浆依旧散发着炙热的温度.原本谷内的将士本是位于各个据点防守或者进攻,但今日却不同,寂静的谷内处处都是各门派的弟子聚于一处面上是不同于以往的焦虑.





"谷主,此次浩气盟大举进攻我恶人谷想必是以做好了完全准备.据我谷位于各处据点汇报,浩气盟已削弱了些微兵力,因此我想浩气盟是否想趁我谷士气薄弱之时一举拿下我恶人谷.因此我想从各个积聚一部分将士从最近之点袭击浩气盟主城."只见一身盔甲附身,头戴一束鲜红翎羽之人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于额前低头向着位于前方负手站立之人进言道出自己所思所想.





然负手而立之人却并未做出任何回答,微闭双目似是在思考此行的利与弊.屋内片刻的沉静被一人言语所打破.





此人一头银发用一根丝带系于脑后,一身黑白相间的衣服加身更为衬托出人的身形,虽是武将然腰身却是过于纤细.只见其人从一旁行列内走出单膝跪于红铠将军身旁开口:"谷主,某认为此时危情以仙刃将军所提方法或许有破解之机.试想浩气大部分兵力已于此时前往昆仑,南屏乃至浩气盟内部主城所处兵马相对要弱,若于此时攻打浩气盟那此处,兵马必会派遣大部分将士回去守护他们的老巢,如此一来兵力调遣我谷虽士气薄弱却也能将其抵御并给予浩气盟重创."





听闻此言那一直负手闭眼之人抬眼望着下方两人忽而开口:"尔等所说虽有理,但只怕谢渊老儿并非不知此中道理,若以瓮中捉鳖,我谷士气则更为薄弱,到时只怕老夫也无法抵御其的进攻了."





"末将自以明了其中利害,然据末将暗中调查浩气盟内部指挥因近期战胜我谷数次因而有些过于骄傲,或许此次之举均是其一人所为谢渊并未知情."仙刃缓缓到处此言,话中虽说是或许但其却是用肯定的语气下了总结.





听闻此言位于议事厅内的所有人均是炸开了锅,不断低声讨论着刚才所闻之事.片刻后所有人停下低论眼中都带着些许疑惑看向仙刃不知他是从何处得出这一结论的.





王遗风也是微有诧异随后示意仙刃继续说下去,何以得出此种结论.





"回谷主,末将之所以得出此结论有三点.一、如果谢渊知道此事其并不会做出这种事,虽然我谷最近士气虽弱但是兵力却比浩气强上一倍,谢渊绝不可能如此鲁莽的做出攻打我谷之事;其二、如谢渊知晓此事他怎会削弱各个据点的兵力?岂不是让我谷占了便宜?试想一下假如浩气盟真的攻打下我谷,但其位于各地位的据点全部丢失,之后是我谷的损失大还是浩气的损失大?"仙刃说到着停下抬头看了看在场的各位,所有人脸上均是听闻此言后的恍然大悟和能解决此次危机的欣喜,屋内原本紧张的气氛也有了瓦解的趋势.





王遗风轻抚了下胡须,点了点头,脸上也显现除了一丝笑意看向下方红衣将军继而开口询问:"那第三点为何?"





"在末将说出第三点之时,请恕我斗胆问一问谷主,如今日情势颠倒,谷主是否会做出城内大部分兵力派出攻打一个未知可否拿下之地?而不留一丝自保之力?"说到此仙刃嘴角轻微勾勒出一丝弧度看向前方的谷主王遗风.





只见王遗风沉思了片刻后哈哈大笑起来既而停下笑声眼中带着赞赏看向下方跪着红衣将军:"仙将军,你正值年少便有如此深的分析能力,老夫手下有你这样的干将真是我恶人谷之幸啊."





听闻王遗风的夸赞也不带丝毫骄纵,仙刃只是再度低下头沉声说出:"多谢谷主夸赞,末将只是尽末将之职罢了,请谷主下令吧,末将定当护谷主安全,守卫谷内安定."





议事厅内的将领们听闻仙刃此言也悉数跪于王遗风身前沉声说道:"请谷主下令,吾等甘愿同仙将军一般护谷主安全,守谷内安定."





"好,我王遗风有尔等将领亦是三生有幸啊.待度过此次安危,老夫必定为各位接风洗尘."





"谢谷主."





王遗风看着下方几人欣慰的抚了下长须既而沉声开口:"仙刃,莫凌烟."





"末将在."





"尔等集谷内2万兵马,前往龙门据点无量山据点召集位于那处的一半兵马前往攻打南屏."





"末将领命."





"叶若轩,问弦."





"末将在."





"尔等带领谷内其余兵马,支援昆仑据点阻止浩气盟大军前进."





"末将领命."





"这一战会是有史以来的一次长久作战,各位将领亦要保重自身安危,势必活着回来见我."





听闻王遗风此言在场四人均是一愣,随后一齐沉声回应:"末将定当不负谷主期望."





王遗风轻叹一口气随后衣袖一甩转身"尔等下去准备吧."





"是,末将告退."





房门开合过后屋内又处于一片寂静,轻叹一声将位于腰间的翠绿笛子拿起横于唇边,音调流出,虽然犹如杂音但是仔细一听,却能听出其中所带之苍凉.


评论

热度(4)

  1. 夜雨知秋。葑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