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说太岁x天罗子]影 1

第一章

枪头刺透胸膛,血喷涌而出,说太岁却并未因此而倒下,踉跄着步伐举起手中弯刀再度攻向了玄嚣.
身体早已伤痕累累,体内血液也在不断流失,说太岁的视线也早已模糊不清,但他却始终并未放弃,只因不想就此阖眼长眠.
然而实力的差距注定着说太岁的失败.玄嚣抵挡住说太岁的攻击,集力于掌将太岁击退,枪头一寸寸脱离太岁身体,血已经染红白袍,身体也在无力发起进攻,说太岁的意识已经缓缓抽离,强忍着一口气就是不愿倒下,玄嚣见状再次发起攻势,因凌厉杀招而惊起漫天黄沙,抬枪直击太岁头顶.
太岁的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身体,身体一软双膝跪地,头顶因重击而流出鲜血,只一瞬脸上便染满鲜红,缓缓抬头注视着远方,虽眼中已是一片昏暗,意识也即将消散,弯刀脱离手背落地,耳边却再次回想到天罗子曾言:师父,我们找一个地方好好隐退好吗?泪水伴着鲜血濡湿了面颊,轻声的回应了一句:好.却也知那人无法听见,自己也必不能如他所愿.如此便好,只要天罗子平安,如此…就好.双眼闭上的那一刻,再不闻红尘事.

太岁从昏暗中渐渐转醒,意识逐渐恢复,感受着山风抚过,草木的清香亦不断随着呼吸窜入鼻间,由于激战一场身体还有些不适本想再休息会,却忽感脸上有濡湿之感,温热的鼻息不断喷洒于面颊之上.轻微皱眉,缓缓睁开双眼.羽驳见主人睁眼,不由轻声嘶鸣以表欢喜之情,再次将头轻凑了过去.太岁见着自己的爱马如此撒娇行为亦为推离,抬手轻抚马鬃以为安抚.却也不忘环视打量四周.
此处,皆被云海环绕,草木生长的十分茂盛,云海深处隐约可见亭台楼阁耸立,然另一方却被白雾所遮拦视线无法看透.明明山中日光正好,而那处却有白雾?所思不得解吾也只得去那处查看一番.思及此,说太岁不由再生疑惑:吾不是已亡,可为何会于此处苏醒?
羽驳似是意识到主人正在思索着什么,便也安静的卧坐于太岁身旁闭眼小憩.
不知过了多久,说太岁心下已然平静,盘腿打坐调息体内真气.虽仍未想明此为何因.如此看来,吾需得走一遭云海深处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