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说太岁x天罗子]影 2

第二章
说太岁打定注意后,便沉心打坐.运气调节却发现身体伤势早已好了大半,而周身却只感到一丝真气使用过度的紊乱.将气息疏理通顺后睁眼.打量着自身,太岁依旧是天罗子的形象,一袭白衣被血侵染近似赤,而被玄嚣所伤的伤口却已然消失不见.太岁头顶那一重击也毫无感觉.这又是为何?从死而复生到伤势全都痊愈这些奇异现象,太岁不由再次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眼见天已逐渐昏暗,太岁深知对此地的不了解,如此呆着着实不利于安全.望着周遭茂林,也不知会有何种物种出没.起身将自身满是血污的行头脱下换回了自身的着装,摘下面具,看着上方已经凝固的血液不由有些感伤.不由握紧了那张于自己徒儿脸庞相似的面具.
闭上眼于玄嚣打斗的场面再次显现于眼前,当时太岁不愿阖眼只因为阖了眼不知还能记得什么.然现在…轻叹.却也不知天罗子现在怎样了.
太岁将手中面具放入衣内,将手中带血的白袍草草埋放在一处草堆中,行至羽驳休憩之地将之唤醒.牵扯着爱马再次确认了一番琼阁所在的方向.便毫无犹豫的骑着羽驳步入了密林.
不知在密林内行了多久,天色已渐渐暗淡,月光因林子的茂密而被遮挡只余几束光亮投射于林间.然按理说夜间本是鸦类的乐园,林中传来鸣叫和羽翼扇动的声音不觉奇异.然,在夜色中的林间无一丝鸟鸣声却十分奇怪.
太岁似也察觉到这丝怪异,而据他一路观来,此处似乎并非苦境.若非苦境,此处究竟是何处,而吾为何又会于此地复活?再者,此地似是除了那处琼阁再无村庄.这又是为何?种种疑问不断显现在太岁心间.更为坚定了太岁前往密林深处那琼阁所在,许是只有那处才能解除自身疑惑.
头顶之月已经逐渐移至正上方,太岁稍稍推算了下,发现已行了数个时辰.但眼前依旧是密林,像是毫无尽头一般.
醒了半日就未进食加之于林间所行的几个时辰,太岁腹中早已空空.本想着林间或许会有野物.然而,林中似是并无其他生物存活一般,除了风声外便再无一丝生气.
忍着腹内饥饿感太岁继续前行,羽驳似也累了喘着粗气,步伐也逐渐的变缓.许是太岁运势太甚,只见不远处有一方湖水.太岁见状,下马,牵引着羽驳朝着那方行去.
行至池边,水质清澈见底,借着些微月光亦能观察到池内有鱼类游动.太岁见此甚喜,叮嘱羽驳去不远处食些草料,只见太岁立于湖边,眼一直顺着湖内鱼儿移动的方位,待到时机成熟,随即出手.不时,太岁便已手持鱼类走离湖边.动作熟练的将鱼鳞及其内脏除尽,用木棍穿透鱼身.简单拾了些周边木枝推叠,拿出火折子将柴堆点燃,后将鲜鱼置于火堆旁烘烤.不一会,鱼香便散发而出,见鱼已烤好,早已食指大动的太岁拿起便往嘴边送.
饱食之后,太岁行至树边寻了一舒适之地便闭眼浅眠.先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斗后又行了如此之久的路程,却也有了些许疲惫.
却只是片刻,本毫无生气的林内忽而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轻盈,似是习武之人,且脚步声离太岁所在也越来越近.
太岁似乎也有所感,睁开双眼,藏匿住身形,屏气凝神,手背弯刀也已显现,注意力直放于来人身上.神识扫过那人却忽觉一丝熟悉之感.随着那人的不断接近,太岁的警惕亦不断提升.直至那人停下脚步,太岁借着那道月光看清了那人的脸,却不由怔愣了片刻.
脑中显现出那人于自己对峙时的情景,以及那句:从此以后,我们不是朋友了.却一直存于脑海.只是为何他也会出现于此,他不是也…
一字铸骨虽也察觉到有人藏匿于林间,却不知那人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本想那人既然对自己无恶意便不去理会.此时,一字铸骨却改变了想法,轻声道:“吾知阁下就于此地,可否出来一见.”
太岁听闻自知无法躲避,加之心中疑惑太甚,也只有一见了.收起手中武器,现身走到那人身前唤出:“央措,想不到,吾等居然还有相见的一天.”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