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最九最]大雨将至

序章

时间天峭,一座由时间所组成的山之峭.立于时间城深处云海之间,显得异常巍峨.绮罗生随着城主的指引来到此地,抬眸仰望此峭壁.虽不知来到此地会有何种际遇,但心魔未除,此劫永不消除.微微皱眉亦不在多想,正想攀壁而上,却被突入起来的震动所惊.
巨石不断从山顶掉落而下,瞬时之间已将山下之人吞噬.片刻后恢复平静之象,却独独少了位于山下的绮罗生.
四周一片混沌,无一丝光亮.缓缓从昏暗中醒来的绮罗生睁开双眸依旧是无边无际的暗,耳边除了时间行走之声再无其他.暗下内心疑惑,紧握手中白玉折扇,想要寻找出路.未行几步耳边时间声响加剧,脑内也隐约回荡着几人的声音.声音杂乱绮罗生并未听清他们所言,每想细细去倾听之时,头部便有疼痛之感.然而不去听闻,脑海中的声音变更为剧烈,似是让你之注意不得不放于其上一般.
耳边是时间行走之声,脑海深处是杂乱的人声,偶尔显现的几幅画面更是让绮罗生脑部的疼痛之感更甚.蹲下身,双手扶住脑部轻轻按压,似是能助他减少痛感一般,然而无论怎样做却也都是徒劳.
紧咬唇角,却也阻拦不住痛呼之声.绮罗生周身早已被汗水打湿,足以证实其在忍受多大的痛楚.
不知这样的苦痛持续了多久,绮罗生也已躺倒于地,紧闭着双眸.如不是寂静的暗地还有剧烈的喘息传出,怕是以为绮罗生已就此晕厥.
而此时绮罗生耳边时间之声已由疾走逐渐转为哒哒—声,脑海深处的声音也渐渐变得清晰.但他的意识却在缓慢脱离,而绮罗生再次陷入昏暗时,脑中最后的画面便是那并未戴着白毛狗头的光之少年,手持白毛狗尾从林内走出.身前站立着一白衣鹤发的刀者,手持折扇半遮面容,独留一双带着笑意的眼,一对翠绿的异耳在银白的发间格外醒目,二人周边有着一块石碑,其上只有四字“留别荒原.”
九千胜与最光阴相识之地,亦是一切灾劫的初始之地.
如是询问二人如知相识是劫,是否还会选择相识?对于相识二人是否有过悔意?
许是会得到二人一同的答案.
对于最光阴而言,自他遇见人间刀神之时,便从无后悔之意.如是从头再来一次他依旧会选择与他相识.
而相对于九千胜来说,他亦不悔与那来自异境的少年相识,他只悔自身给那人带来的灾劫,悔自己的无能为力.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