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最九最]大雨将至 三

三.暗涌 本就位于黄昏时分,天色也逐渐转暗.河中之水本就不如白日之时那般有着些微暖意.窒息干加刺骨的寒意,便是最光阴落入水中的第一感觉.口中不断吐出气泡,双手无力的划动却是无用之功,渐渐的意识在水中消散随之双眼一闭便是无边的暗.身体亦逐渐深入水底. 跟着入水的九千胜见状,不由加快速度,潜入水中,一手拉扯住最光阴的手随之向着他靠去,将最光阴半搂与怀中.后向着船只游去.幸而船只并行走多远,不过半刻精致的小船便显现出了二人的身影. 九千胜将最光阴横放于船头中央,站起身点亮悬挂于船头的油灯后,才着手救助已然陷入昏迷的最光阴. “才相识不过半日,便发生如此多的事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再者,吾亦还未问这位异境刀者之名姓.哈.”九千胜苦笑一声,虽是抱怨之语但却并无丝毫抱怨之气.许是见着那还处于昏睡之人,说再多也是无意,无奈一摇头,双手于最光阴胸口按压.片刻之后,最光阴轻咳出声,呛于他体内的水随着此一举动从口中留出. 见着最光阴虽已无危险但却还未清醒,九千胜半搂着最光阴走入船舱内部,将人轻置于长椅之上,便着手除去那人周身已然湿透的衣物,随后将最光阴转移至床榻之上,替其掩好被角,才离开. 走出船舱,九千胜便顿觉一丝凉意.这才察觉自身似乎只顾着救那异境少年而忘却将周身衣物换下.以折扇轻击了下额,走入船舱之中,拿出一套中衣,未不打扰到最光阴的休憩.九千胜拿完衣物后便再次离开. 当最光阴转醒之时,已然是第二日午时.从床上坐起,头部伴着宿醉后的疼痛感和眩晕.使得最光阴不由皱眉,抬手按压脑部以减轻不适感顺带打量着四周之景. 如是没错此处应是人间刀神所居之地,那他人呢?最光阴心下略微疑惑,停下手中动作掀背下床之时,才发现自己除了亵裤便未着片履.微楞片刻回神,便见着自己的衣物似乎悬挂于船舱之外. 虽觉的以这样出去有些丢人,但为了拿回自己的衣物,最光阴还是按下心底那一丝窘意,企盼着九千胜并不在船上. 但最光阴似乎并未想到,自己衣物被除,除却九千胜似乎已再无他人.因而他赤身之象早已被九千胜观览了. 悄然走出船舱,成功拿到自身衣物之时,正待轻出一口气.却扰到了本就浅眠的九千胜. 九千胜睁眼便见着了身前那抱着衣物正准备着装的最光阴,轻笑一声后转身,背对那人.轻道一句:“兄台着衣可入舱内,无需如此紧张.” 听闻此言,最光阴不由更为窘迫,面部虽无甚变化,如仔细观察可看出他那已然红透的耳.轻哼一声转身准备迈入船舱之中,后停下脚步,只留下三字.“最光阴.” 听到这三字九千胜转身,便只能见着那已然入内的光之少年.口中嗫嚅着那三字“最光阴…”随后似是想通了甚后展扇而笑:“哈- - 这是告知吾,他之名姓吗.” 因着一场意外之灾,使得二人正式开始结交.然而这只是一切的开端罢了,暗处的汹涌已然即将掀起大浪. 黑海之滨,一如它之命名.四周皆是一波波暗黑色的海水不断冲击着礁石,此地地势险峻,更有传言如是一不小心闯入此处,唯有丧命.因而此处又被称之为死亡海域.无一人能成功抵达黑海深处,即使抵达了许是也再没有出来之日. 但有段时日却有村民见到有船只从黑海深处驶出,船上之人皆是黑衣遮身黑帽遮脸,当地之人皆说他们是居住在黑海深处的死神. 因而此地又异常神秘,但当地之人却未有一个人敢于尝试闯入那片海域,不止因为那一传说更是因为偶有外地之人前来,不信传言,想要进入一探究竟,然而都再无了消息. 所以在当地村民眼中便只能看到那被雾幕隐去大半立于黑海深处的伴随着电闪雷鸣的高耸山峰,透着阴暗诡异的气息. 山峰顶部,雷电交加之处,本应是无人居住之地才是,然而借由闪电的光亮却能见到其上建有一处宫殿. 如是想从山下到达山顶宫殿所在,如是无一定的实力,许是在中途便会被落雷击落尸骨无存.这或许便是那些偶尔闯入此地“幸运者”的下场. 只见漆黑的殿内,位于上座之人单手撑着下颌半躺与王座之上,听着殿下之人的呈报.虽是一派懒散模样,但那黑色兜帽之下的异色双眸却透着凌厉. 下跪之人被那视线惊的身体不由颤抖,出口的话语也断断续续:“此….此次前去,刺..杀九千胜之人,无一…无一生还.” 伴随着话语落尽那人,头越来越低,身体的抖动也更为剧烈.只因上位之人那冰冷的眼神已然压的他出不了气. “如此你也去陪他们吧.” 此话刚落,便见着那呈报之人已然血肉分离. “落叶归尘.” 却见一黑衣男子从左列行至内殿中央,半弯身躯,俨然一副恭敬之态,答道:“是.主上有何吩咐.” “日后此事便由你负责吧,吾乏了,都退下吧.” “属下知晓.”一句知晓落叶归尘再行一礼后便随着殿内众人退出. 殿门重新关上,殿内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之象.位于王座之人,一双异眸凶险之光毕露,喉中透出喑哑的笑声:“哈哈哈,九千胜,吾等的游戏还未结束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