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最九最]大雨将至 四

四. “喂,落叶,麦走那么快,等我啊!” 一路思索着该如何实行计划的落叶归尘,再行至一半之时便听到身后之人的呼唤.停下脚步转身,身后之人便一个不稳猛然撞,跌入落叶的怀中.幸而早有准备才不至于被撞到再地,却也被撞的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一手将怀中之人扶正无奈出声:“霸刀说过多少次,殿内勿要如此莽撞.” 耳旁又是熟悉的训斥话语,霸刀绝尘单指揉了揉耳,不由抱怨:“停停停,哎哟喂.落叶此话你已对吾说了不下几百次了,你不烦吾烦.耳朵都起茧子了.”说着似是要证实自己的话语一般,霸刀绝尘将耳凑到落叶面前,还不忘指了指:“你瞧瞧是不是很多茧?” 落叶轻叹一口气一手抵挡住那人凑过来的面颊,开口询问:“你唤吾所谓何事?” 见人依旧一副淡然之象,霸刀不由轻切了一声,抬手揉了揉被撞的额,轻道:“啧啧,这肯定都撞红了,落叶你胸膛是什么做的,这么硬.真是疼死我了.” “如是无正事吾先告辞了,请.”落叶一如往常一般,话语一落便转身准备离开. 霸刀见状一步上前拉扯住落叶的衣袖,走到那人身前,一改先前的嬉笑态度.张了张嘴,却不知能说什么,松开紧握落叶衣袖的手,沉思片刻只能嘱咐道:“一切…小心.” “吾知晓,好友亦保重.” 对着黑暗中那越来越远离自己的背影,霸刀绝尘伸出手似是想要抓住那离开之人一般. 不知为何霸刀绝尘内心的那股不安越来越浓厚,仿佛此次之后,与好友再无相见之日.摇了摇头,打断自己的思绪.“凭好友之实力,怎可能会发生那种事,一定是自己多想了,哈哈”爽朗的笑声在此时却显得异常悲哀. 一路行至自己殿中的落叶归尘终是呼出了口气,虽不知为何,今日好友的表现着实有些太奇怪了.走至主位上坐下,闭眼单手揉了揉微有些晕眩的额.殿门开启的声音与耳边响起,似是早已习惯了如此一般,并未起身,询问的话语脱口而出:“近日可有何新消息?” “回络主,此是最新情报.”半跪于下位,低眉顺目,将手中信件递出. 听闻此言落叶归尘顿下手中动作睁眼,从下人手中取来信件,微一摆手适应其离开.殿门随着报信之人的离开再次关上.屋内只余一片幽绿的暗光. 手持信件落叶归尘轻叹一声:“嗯- -看来.” 信件之上只有寥寥数语,落叶归尘见此用气劲粉毁纸张:“哈,此事着实越来越有趣味了.看来吾也得行动了.”语落殿内光亮一瞬全灭,黑暗之中,位于主位之人已然无了踪迹. 港口之边,一艘精美的船只缓缓靠岸.九千胜一手扶住那晃晃悠悠的光之少年,眼中笑意却也并未深藏:“哈,如知好友你这般晕船,吾真不应该带你来此.” 听闻此言最光阴虽想反驳,但头部那沉重的眩晕之感,使得他有些无力.在九千胜的牵扶下,终于下了那呆了两日的船.双脚触地的感觉原来如此美妙,此乃最光阴的第一个想法.长出一口气,觉着眩晕之感已无那般强烈之时,最光阴挣脱九千胜的扶持,手中白毛狗尾一甩,半弯身躯,道谢:“此次多谢你喽.” “耶- -好友无需客气.此次也是吾之过,怎知好友如此易醉以及不谙水性.”九千胜展扇半掩面容,但无论如何却也无法将那双透着笑意的眼遮去. “九千胜!” 见着最光阴隐有恼羞成怒之色,九千胜忙合上手中折扇,半弯身子假意行了一礼:“好友无需动怒,却不知好友居住何地,吾送你一程.” 对此最光阴轻哼一声,一甩手中狗尾转身便走.九千胜扬起一抹笑意,微一摇头便随着最光阴的步子离开了港口. 回想最光阴落水那日之后,因着九千胜照料得当并未使得最光阴感染风寒.然九千胜自身却染上了病疾.最光阴本就是来自异境之人,对于人间风寒着实感到无力,再加之他本就不适应于船上的生活,最后弄得九千胜不得不以一人之力看顾自己的病情,还得照顾这位晕船十分严峻的光之少年.因着几日的相处下来,二人也渐渐成为了好友.今日靠岸,便是因最光阴实在无法忍受那整日与水上漂泊的感觉,实在是…太晕了.若是九千胜得知此因,大约又得以此调戏最光阴几日了. 二人行至一半,最光阴忽而停下脚步,暗道一声:“不妙.” 行在最光阴身后的九千胜见状不由加快脚步绕到那人身前,一手搭上最光阴的手臂询问:“好友怎么了?” 听闻关切话语,最光阴回过神来,抬眸看向眼前之人.在这几日的相处之中,最光阴发觉九千胜虽为刀者,却不似他人那般会轻易剥夺一人的性命.每每杀人,刀中必有一股无奈透出.此人值得相信吗?内心所感的时间异动越来越强烈,也让最光阴无法在去细细思量什么,只因目前只识得这一人.一手覆上九千胜搭于自己臂上的手,只道一句:“路上在于你说明,走.”说完一手牵扯住九千胜的手便向着发生地灾之处行去. 手被那人握于手中,九千胜能察觉出最光阴如此紧张绝对是发生了什么重要之事.心下也不由一紧,压下内心的疑惑紧随那人的脚步,以免耽误那人行程. 几里的行程本对于习武之人来说不算困难,然而此时九千胜却已然气喘吁吁,额间汗水顺着面颊流下,双腿已然有些发软,但却只能咬牙坚持.为不使自己就此倒下,九千胜只能强忍着一路不去询问最光阴到底发生了何事. 就在九千胜无法支撑之际,最光阴终是停下了脚步.九千胜刚想呼出一口气,但却被眼前之景所震惊.此时他终于知晓最光阴那般行为是为何了. 村子已成了废墟,些许村民被压于残垣之下,有的受伤严重,有的也许无了生息,村子静默异常,只余孩童的哭声与大人的哀恸声响彻四周.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