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最九最]大雨将至 五

五.救灾 一场地灾,不知夺去了多少人的生息.房屋皆已无了先前模样.废墟之下亦不知掩下了多少性命.眼见此情景九千胜不出一言,然眉目之间的哀色尽显.抬首望向身旁之人,也能察觉那人此时是何种心情. 正想开口,九千胜突觉有痛感从手掌蔓延,低眸便见着二人紧握的双手.已扇抵额,面露无奈之色,但九千胜却并未将手从最光阴手中抽离,只因他能体会到那人对生命的尊重.九千胜似是安慰最光阴一般以手回握. 待最光阴从悲叹中回神时,才发觉一直被自己捏于掌心已然发红的刀神之手,急忙松开,后又觉着有些失礼,急忙开口询问:“好友,你无事吧?” 手掌脱离那人桎梏,心中微有丝失落之意.九千胜不解此是何因,但此时也并不是多想之际.以手轻揉了揉那已然被握的有些麻木的手,对于最光阴的询问只是一摇首:“我无事,先去救济受难之人吧.”语落也未再多言,向着灾区行去. 最光阴见状也按下心中那丝担忧步入灾区. 进入重灾之地的二人,才觉得身临其境是何等的绝望之感.同时叹息出声,互望一眼,虽二人皆未开口,但对方心意二人彼此犹如心知肚明一般.九千胜微一颔首,便向着灾民集中治疗之地行去.最光阴则前去帮着村民一同找寻生还者和搬运伤者. 本是第一次一同救灾,二人所展现的默契却如已然多年的好友一般. 天色逐渐暗淡,月光代替日光照亮黑暗.丝毫未觉时间已然过去大半的二人,依旧埋首于灾民的救助之上,只因多耽误一刻便又会有一条生命离世,此并非二人所愿看到的. 一老妇见着已然显现疲态的九千胜,不由道出关怀之语. “九千胜大人,伤者皆已无大碍,剩下之事便交由我们来完成吧.忙了许久您与那位少年都还未好好休息.” 九千胜闻言只是面露笑意,轻言感谢,而他手中动作却是并没有停下之意. 经过半日相处,此地村民皆已熟知了九千胜.之前虽有过听闻,皆只因他那刀神之名以及异族贵胄之身份,却未想本人却是如此一淡雅和善之人.对此村民自是不愿累着这样一个大人物,便想只将一些小事交由九千胜处理.但九千胜便是亦如此时一般,带笑道谢,一人揽下了大部分的治疗工作,只因此处皆是一些妇孺和老者. 一老者见状知晓多言并无意义,伸手便夺下九千胜手中的治疗药物,见九千胜抬眸,老者将夺下之物交由一旁的村民,手持拐杖对着九千胜便想跪行一礼,对此九千胜只得立马起身,抬手扶住那正要跪下的老者,急道:“老者请别如此,吾受之不起呀.” “九千胜大人助吾等良多,老朽只能以此来以表感谢.”说着老者便又想往地上跪去,九千胜轻叹一声,用手托扶住那老者:“老者无需这样,吾做此事只求心安罢了.”九千胜知晓自己此时如还坚持,两位老者便不会就此罢休,一摇首轻叹:“唉,此地伤员大多已然无碍,剩余的便交由二位处理了.” 位于一旁的老妇回应道:“那是自然,九千胜大人便去好好休息吧.”说完一手拉扯过站立于九千胜身前的老者,让出道路. 九千胜对此只是无奈一笑,微行一礼后便道:“那此处便劳烦二老了,吾去看看好友,请.”言毕走出破旧的庙宇向着最光阴所在之地行去. 远处,树林笼罩之间,有一双眼紧紧注视着九千胜的背影.单手放出指示,其身后众人见此,便消失于林间.领头者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笑意,随即消失离开.一如之前并无人守在那处一般. 夜色依旧,月却被浓厚之云笼罩,林间的风带着一丝凉意,黑鸦展翅之声,更添一丝诡异之象. 行至半途,忽来一阵迷雾阻拦九千胜去路.顿下脚步九千胜暗暗生疑,却感雾中杀气横冲,提起十二分警觉,以免不测. 缓步行于浓雾之中,远处之景已然看不真实,周边声响骤逝,只余九千胜的脚步声.行了许久九千胜似是察觉不对之处,周遭之景与来时虽并无一二,但如是按期初路程应是早已到达他想要前往之地.而此时的九千胜却是犹如被困住一般,无法走出这片怪异的迷雾. 意识到这点九千胜停下脚步,紧握手中折扇,闭眼感受四周的变化. 就在此时,几枚暗器从林中射出,直向九千胜袭去. 九千胜见状抬扇挡下攻势,一波未尽一波又至,无数暗器从迷雾各处飞出.九千胜敛神,手中折扇舞动,带出几抹利刃对上袭来的暗器,抬扇挡下,旋身再躲.虽然暗器众多却也未伤及九千胜分毫. 就在暗器雨渐渐淡下之时,九千胜不敢大意,合扇迈步向前,身下一软便口角见红.九千胜心下生疑,先前暗器并未伤己分毫,而自身怎会如此. 明显的中毒之象,九千胜却不知是何原因.眼见敌方未除,自身仍处危险之地,此时该如何是好?运起真元强压体内毒素,抬手抹去嘴角边的血迹,起身瞬间,身上再添新红.九千胜低眸却见一抹染血的银丝. 暗下内心的震惊,九千胜却也知晓自身为何会呈现此态.以毒雾设迷阵,辅以暗器为助,再以银线结困阵,如此连环阵目的却十分明显,想置吾于死地.九千胜暗自苦笑一声,因名利而找上他决战之人虽多,想要他命者也并非没有,但却未想他所有的行动居然皆在他们掌握之中. 知晓此时并非感叹之际,九千胜回神以待.周身的银丝在迷雾之下,虽不好发觉,但既已知晓此处已布下困阵,要解便也容易许多.九千胜持扇暗提体内真元,却发觉武体已然被克. 就在此时,一道阴暗声响从浓雾深处传出:“您武体已被毒素压抑,无须再挣扎了,九千胜大人.”忽而一抹黑影闪现,一柄银白之刀已然横亘于九千胜脖间,那人兜帽之下一对黑眸透出杀意,口中只道四字:“那么…死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