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欲星移x梦虬孙]糖中带刀

龙子梦虬孙对师相欲星移不爽且处处与他作对,在太虚海境许是人人皆知,都认为是二人不和之因.因而海境大臣每每见到龙子和师相打架或者抬杠基本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除了个别时候需要报告王知晓,其余的小打小闹按王的说法便是:”相信师相自有办法解决,便不用告知本王知晓了.”
其实龙子和师相初识之时,二人的相处并非这般不容或是处处针对,但在二人渐渐熟识后,感觉似乎又比初见时多了一丝不同,那丝异样的情感或许二人都有感觉,但谁都不愿去戳破.如是将那时的场景放到现在海境大臣大概都会学着龙子来一句:”看到鬼!”
至于之后梦虬孙和欲星移为何成了如今的状况?许是身份之因,亦或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大概都算是原因之一吧,但更深层的为何,许是只有二人知晓了.
回想二人初遇,还是梦虬孙幼年时期.那日一如既往,因梦虬孙乃是鲛人和宝躯的混血,便时常被海境其他纯血种族的孩童欺负.一句句不堪入耳的话语,落在身上的石子,梦虬孙不发一言,紧握的拳头却彰显了他的怒意,想要变强的想法已不是第一次出现,但却因血统的问题没人愿意教他.
直到一名孩童的落水狗入耳,梦虬孙心底怒意再无法掩下,伸手抓住最近的一名孩童,张嘴便咬了上去,不顾那人的挣扎,直到口中尝到一股铁锈味,这才放开.看着那些人眼中的恐慌,梦虬孙知晓,只有反抗才能保护好自己.
不顾周身的伤势,梦虬孙看着那群本围着自己的人全部跑走后,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周身的疼痛伴着饥饿感,使得他身形一个不稳便靠着身后礁石坐下,抬手随意的抹掉额上血迹,也只是轻笑一声.
或许在曾经有过感伤,会想要哭泣,但是再经过数次轻视和这样的欺负后,梦虬孙懂了软弱不能改变什么,哭泣只会让人感到可笑,既然如此那便打吧,只有乞丐打狗了,狗才不会狂吠着咬人,不是吗?
察觉到时间已晚,为了不使父母担忧,梦虬孙忍着晕眩的感觉,他用手撑着礁石缓缓起身,然而才迈出几步便因全身无力而跌倒触及了周身的伤,疼痛感使他轻哼了出声.也因着疼痛让他意识也清明了起来.咬咬牙正想从地上爬起,抬眸便看到一只修长好看的手.
视线随之往上看去,梦虬孙有一丝的呆愣.观人服饰便知晓此人绝对身份高贵,一袭蓝色衣袍,玉如意托于掌心,银蓝相间的长发以银色发冠高束脑后,蓝色鳍耳彰显着他的血统.
回过神的梦虬孙见那人还立于身前,不由生了恼意“看到鬼!”口头禅习惯性脱口而出,也不管身前那只手,竟自的从地上爬起,随意拍拍身上异常脏乱的衣物.艰难的向前迈步,正想绕过那人离开时,却未想那一阵阵眩晕感再次袭来,身体再次一个不稳向着前方倒出,紧闭双眼以为又要再体验一次地面的触感,但…似乎此次的地面有些温暖,触感也很好啊.
就在梦虬孙愣神之际,扶住他免于倒地的欲星移却是不由发出了一丝轻笑“都已经这样了,还逞强,最后只会更惨.”
听闻此言梦虬孙一个激灵,从欲星移怀中脱出,但因着力度险些又要摔倒,却被欲星移扯住了手将他扶稳并轻道了一句“小心.”
梦虬孙对此却并不领情,将手从人掌下移出“收起你的怜悯,我不需要…”话还未完,手中便被身前之人塞了一包东西和一酒坛.抬眸便是那人离去的背影以及那句“好好活下去.”
“看到鬼!这还用你说喔!!”将话吼出,梦虬孙这才看向欲星移所给之物,拆开纸包,内里是一些糕点果子类的吃食.随后将目光看向那坛子,拆开封布,嗅了嗅后浅尝了一口.苦涩感入口,一般人许是难以忍受,然梦虬孙却觉得这味道很赞.看来那人还不差.此是梦虬孙对欲星移的初次印象.
而二人再次相遇时,梦虬孙已然成长,也不再是那个随时会被欺负的混过血的长角的怪物了.
这时的梦虬孙学会了打架,虽然有的时候会受些轻伤,却比幼时好太多了.梦虬孙身手虽不高,但是对付那些时常欺负他的人也是绰绰有余,以至于那些想要欺负他的人只能躲在暗处扔一些石头或是骂他两句,但不敢在如原来那般明目张胆了,梦虬孙对此只是一声轻哼.
而就在一次梦虬孙被多人联合打伤丢弃于潜龙崁,因着失血过多险些因此而丧命之时,被欲星移所救.
当梦虬孙从昏暗中转醒,睁眼所见之人便是那一身贵气的师相.儿时的记忆涌现,但梦虬孙却也不知该对欲星移说些什么,要说谢吗,哈,看到鬼!
见梦虬孙醒来的欲星移也不在意他的沉默,将手中之物放下,说了句“好好养伤,我明日再来.”便离开了.
“喂!”梦虬孙起身看向那人离开方向,却早已没了人影,回转看向放于桌边之物,熟悉万分,装有百里闻香的酒坛.习惯性的拿过那坛子,揭了封布便大口饮了起来.
幼时自那人给了自己一坛百里闻香后,便爱上了这种味道.本以为喝完那一坛后今后就再无法品尝了,但每隔一段时间自己所在的地方都会放有一坛.每每如此,经历了那么多的梦虬孙怎可能无丝毫感动.
此时,许久没落下泪的梦虬孙,第一次因着这样的关心流了泪.
因着这件事,梦虬孙和欲星移却也慢慢熟稔了.
梦虬孙不知道欲星移为何要如此待自己,他不也应该如其他人那般看不起自己才是吗?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于梦虬孙心内.想问却出不了口,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问了,他们的关系便无法再如此时一般了.
内心渐渐变调的情以梦虬孙的聪慧怎可能察觉不出.但他却不敢也不能对欲星移有丝毫透露.
二人的相处直到那一日,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鳞王的出现打破了梦虬孙心中的疑惑,但却也给他筑起了心墙,将那不能告知的感情掩埋.
鳞族师相--欲星移,堂兄!哈--看到鬼!!
接着欲星移用自己的职权让梦虬孙出海境游历,当梦虬孙再次回归后,他变了.不但是武艺亦包括他的身份.
以前海境人人喊打的落水狗,成了今日人人尊敬的龙子,这一变化,梦虬孙自己都觉得可笑.看着那个为他做了这一切的欲星移以如那日欲星移救他之时一般他不想谢他.
而之后潜龙崁成了梦虬孙的住所,他便再没见过欲星移.直到听闻梵海惊鸿和锦烟霞被抓,去往监狱夺下颠倒梦想引那人前来.简单的对谈,如之前并不相识一般,一句堂弟使得梦虬孙沉默半晌.没人知晓他内心是怎样的情绪翻涌.
九算,龙涎口,王的诈死以及常欣之死等等,到底还有多少事是他瞒着的.臭墨鱼!
而如今梦虬孙看着冰棺内那一冰蓝的身影,眼泪再次滚落.伸手想要触碰,但似乎再也碰不到了,以及心里的那份情感也随着欲星移的沉睡而埋葬.
“臭墨鱼,你明明还有呼吸,为什么不醒来啊!欲星移啊,我一直有句话想对你说,但现在说也意义了吧!看到鬼!!我为啥会喜欢你这条墨鱼啊!一定是我脑壳破洞了.”
带泣的音回响在幽暗的石室内,却无人能予以回应.

“好咯好咯,今天就到这里了!龙子,师相辛苦你们了!”见效果已然到达,场外传来结束的话语.
梦虬孙听后,抬手随意一抹面上泪痕,随后拍了拍冰棺盖“喂!欲星移下戏咯,麦装死了!”
片刻后无人回应,梦虬孙心下一急,掀开棺盖俯身视察,抬手轻摇棺中之人“欲星移!!你怎样…唔”
关心的话语便被突然睁眼撑起上半身的师相堵在了口中.欲星移见人俨然一副恼羞成怒之像也不再戏弄,松开对方的唇,从棺内跨出,却又觉得有些不对之处.眼眸微转看向身旁安静异常的梦虬孙,不由一笑,一伸手将那眼圈带红的龙子圈入怀中,吻了吻那人额头的角后道“如你所言,欲星移可是踩着别人都要活着的人,怎可能如此轻易死去.不过是戏罢了,麦要当真!既然已经下戏,也该回家了,走吧!之后的戏可不简单,替我一起加油吧,堂弟.”
“看到鬼!这还用你讲吗!!还有麦叫我堂弟!听起来就不爽啊!!”虽然嘴上如此说着的梦虬孙却依旧老实的窝在师相怀中.
对此欲星移却只是一声轻笑,带着他的堂弟离开了影棚.

评论

热度(6)

  1. 海东青夜雨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