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海境新年]鱼灭

又是一年春节将至,太虚海境中却不似中原那般热闹,许是因着魔世入侵那段时日的消耗.虽战乱已停,然海境众人却仍有些后怕.鳞王见状便想趁着此次春节热闹一番,便传昭了皇太子,梦虬孙,右文臣等人一同商议.
梦虬孙等人接到这一昭告时,还挣扎于一堆文书之中.
只见书房中,梦虬孙一手举着文书,一手持笔,时不时跃过文书看眼房内另外两人.但见着二人均是认真批阅,梦虬孙也只好重新将视线定格到手中文书之上.
而其身旁的皇太子北冥觞,却是异常认真的审视着面前文书,一改曾经风流纨绔之像.许是在经历了地门之争与魔世之乱让他成长了不少,也渐渐有了做为皇太子该有的责任心.
鳞王便是见着北冥觞这一改变,甚是欣慰,魔乱结束后,就下令重新恢复了其皇太子的身份,并让北冥觞参与了海境朝政.
而梦虬孙也在魔乱结束后,被正式任命为海境师相,随同皇太子一同参与了朝政.
因是初入朝政,却有许多事是梦虬孙和北冥觞不懂之处,因而鳞王特地派右文臣指导二人.
起初两人倒是万分认真的跟着右文臣学习.但时间一久,相对于已经有了责任感的皇太子来说,梦虬孙倒是有些忍受不了这样的枯燥.
因而此时,梦虬孙看着身前堆积如山的文书,便有些烦恼,但见着皇太子,也只好压逼这自己将视线投回文字之中.
就在这时传来王的命令,这倒使得梦虬孙不由欣喜了一番.但一听到新年,却又不由一怔,迅速放下手中文书,从椅上起身,整理好桌上物品,拿起位于一旁的洞庭轁光插入腰背之间,便快步离开了书房,只留一句:“我还有别的事情,新年的事你们和王商量就好.”
右文臣见状不由行至门口大喊:“啊--龙子!”随后转过身微俯,继而再言:“皇太子,龙子他!”
北冥觞倒是并未阻止梦虬孙的行径,手握戏珠打断右文臣的话语“无事,让他去吧,父王那边有本太子说明,我们走吧.”
“是,皇太子.”
随着梦虬孙离开,北冥觞与右文臣也一前一后行出书房,前往鳞王宫.
“儿臣,参见父王.”
“臣,见过王.”
两道声音同时于鳞王宫内响起.鳞王见只有北冥觞与右文臣前来,一声疑惑随后询问:“嗯--觞儿,梦虬孙他人呢?”
“回禀父王,过几日便是春节,梦虬孙他…啊--自是有要去看的人.”北冥觞听闻询问,自是一番异常恭敬的回答,然在他说答话语之中,却透着一丝悲戚之感.一袭话道完,其手中戏珠已被掌心的力度握的有些变形,低下的双眸之中亦带悔恨之意.
鳞王见北冥觞如此神态,自也是懂得因何缘故,一声轻叹:“往年,海境春节皆为师相所备…”再提旧人,即便是鳞王北冥封宇也忍不住哀伤.重新稳定好情绪,再次言道:“今年就要觞儿你们操劳咯.”
“儿臣,明白.”一句明白,北冥觞也知此时不该再打扰鳞王,继而俯身再言:“那儿臣和右文臣回去准备咯.父王,儿臣告退.”
右文臣见皇太子北冥觞退出也立即告退随他一同离开.鳞王见人离开,转身化出一直携带于身边的那把通体幽兰的锋刃,再也按耐不下压抑的伤感:“师相,啊--”

而梦虬孙一行出书房便离开了海境,去往金雷村.
此时,村子内外一片白雪皑皑,房屋破败,树木枯萎,已无了曾经的热闹,只余一派萧条.
见此场景,梦虬孙心内虽是异常难受,却也并未停下步伐,直向着后山祭坛,亦是曾经威胁海境,他即使拼了性命也要守下的龙涎口行去.
只见那处三座墓碑伫立,两座墓碑紧靠一起,一座建于稍远之地似是静观前方两座墓碑.
梦虬孙来到墓前,将百宝袋中所袋的食物拿出,放下一串红果于墓前祭奠.继而拿出一坛百里闻香,揭开封布,但他并未将茶倒入地中,而是提坛便饮,直至茶坛见底,这才抬眸望向面前两座石碑.金眸内是抑制不下的悲伤,迈行两步,抬手拂去墓上积雪,继而开口:“无缘的伯祖母和伯祖父,你们两人麦嫌我小气,只是现在海境内耗太多,拿不出什么好的祭品来!但,你们放心,等过几年,我再拿好吃的来看你们!”语毕,后退也不顾地面冰雪之厚,于墓前跪下,随即轻言:“多谢你,救了海境.”
惦念完,梦虬孙从地上站起,行至另一座墓碑所在,看着上头所刻写的名字,却已是麻木.曾经所想再元邪皇死后,魔世退出中原,达摩金光塔封印的破解,文殊剑的破碎,变的再无法成真.梦虬孙静静站立,直视着眼前墓碑,只拿出一块糕点放于墓前.
“我会好好守护海境,你放心.即使牺牲自己,我也不会再让王受到伤害咯!你--也就安心吧.看到鬼,我和你说这些葱啥,反正你现在都…”
一袭话语并未道完,然梦虬孙却已然忍不住自身情感,任由泪水流下.继而再道:“过几日,便是新年.我来只是想和你道一声,新年快乐,堂兄.”
这句堂兄,是梦虬孙第一次如此呼唤欲星移,但墓中已然长眠之人已经无法听到这句叫唤,而梦虬孙也无法得到那人的回应.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