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鬼网三布袋戏]轮回之境 1

第一章

一如往常一般,说太岁打完大战寻到告示牌交了任务,便无所事事了.翻阅着公示牌想找些事做,却发现任务基本已然都完成了.关闭系统转身,看着长安内城人来人往,虽热闹万分,但却丝毫未感染到他.
轻叹一口气太岁打开好友列表,在线的也是寥寥无几的.但他也不想就此下线,关闭好友列表,点击神行.短暂的失神,接着眼前景色一变.暗色的色调渲染周边,背景音乐也变得极为舒缓,落英树环绕四周,亦洒落纷纷花瓣,远处一轮月高悬,为唐门问道坡添了丝别样的美感.
曾经此地本是情缘圣地,但如今除了满山奔跑的野马外,在无一人.自从出了万花花海,明教三生树,苍云映雪湖以及如今新出的门派长歌的心形岛,使得原本热闹万分的问道坡成了如今这般萧条之象.也正因如此,说太岁每每无事可以做便会来此挂机.
说太岁和普通的明教成男一样,一套定国加身,阴阳眼,但却总是喜欢戴着帽子遮掩他的面容.他也和别的明教不同,不喜欢劫镖和野外浪人头,却独爱打副本.但周身pvp装却也跟的上主流.最光阴看他如此每次都可惜的说:”只打副本真是可惜了你那把明王镇狱.”但太岁却不以为然,依旧我行我素.太岁极其喜静,因而再一次点错神行来到问道坡时便牢牢记下了.
说太岁一声口哨将自己的爱马唤出,骑上后便轻车熟路的向着时常所呆的地方行去.但似乎今日问道坡却于往日有些许不同.是何处不一样,说太岁自己也未必清楚.只觉得氛围比起往日来的阴沉.然剑网3这个游戏便是如此,每每一更新便会有许多改动和bug.因而太岁也并未将此事记挂于心上.
但当他到达那处地方时却意外的见到了一个唐门.还是未剑三目前并未发出的正太体型,对此太岁有些讶异,也许是别的正太cos的吧.脑中闪过这一想法,便再次看向那只是静静的站立在树下,抱着千机匣,似是在挂机的炮太.
似是想要看看是哪一门派的正太cos,说太岁选中那名唐门,但所看到的结果却分外让他惊讶,心法显示的是唐门天罗诡道,也并非二内,再仔细一观,那名唐门也在看着他.问道坡的氛围越来越诡异,背景乐的声音亦变得分外空灵.就在说太岁迟疑之际,只见炮太头顶显出气泡:”师父,我终于找到你了.”随即身影消失似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但说太岁却知晓刚才所见是真实的,只因常用上那句:[‪00:00:00‬][近聊][天罗子]:师父,我终于找到你了.还留在那里.
回过神后,说太岁有些疑惑,他自从被北狗最光阴拖着来玩这款游戏便从来没有收过徒,也可能是他人上号顺手收的?怀着这样的想法太岁打开师徒列表,空荡的列表彰显着没徒弟的事实.
这是怎样一回事,说太岁微微皱眉思索,忽而一声密聊打断了他的思路.
[密聊][最光阴]悄悄的对你说:太岁来打战场,最后一场了,来了我请你吃鱼!!
[密聊]你悄悄的对[最光阴]说:好,等会就来.别忘了你欠我鱼.
回完话后太岁重新将对话框点回常用,向上移动找到那句近聊,右键对方id但是却始终没有对话框弹出.以为又是bug,于是打开好友列表输入id添加好友,但系统的红字却分外醒目.此玩家不存在.
看着那近聊话语确确实实存在,但为何没有这个玩家?就在太岁疑惑之际,密聊再次传出声音.
[密聊][天罗子]悄悄的对你说:师父,救我!!
然后再无了音讯,无论太岁发过去什么那边皆没了回话.就在说太岁停止打字询问之时,密聊再次响起,却是最光阴的战场邀请.沉下心,组了最光阴,换上pvp装备,点击了神行.就在读条即将结束时,耳边传来了一声少年的急呼:”师父,救我!”眼前一黑,声音归无,眼前也已经成为人满为患的成都.
说太岁本以为这或许只是一场意外,之后会恢复正常,但却未想他已然卷进了这场看不见的争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