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鬼网三布袋戏]轮回之境 2

第二章

见着人来人往的成都,说太岁脑中有一丝的空白.那句话语过于真切,让说太岁也不由思索起此事到底是一场意外还是其他.
就在这时,一道系统女音传出:你有飞鸽传书,请到信使处收取.
听闻此声,说太岁从沉思中回神,移动脚步行至信使处,点击对话.但是并无未读书信.说太岁疑惑自己刚才是否听错,抬眸看向小地图左边中部位置,却有一封白色小信封.回眸再转回信使身上,说太岁重新点击对话,但无论怎样,依旧是无未读信件.
就在说太岁疑惑是否又是bug之时,密聊响起,见着是北狗让他上yy的密语.太岁也不再多想.
打开yy输入频道号,一进入便是北狗的声音传入说太岁耳中:“今天也真奇怪,队伍居然组的这么慢…啊!太岁你来咯.”
听闻到前一句说太岁不知为何心下一冷,开了按键回应了一声:“嗯”后,再登一号,入了战场频道.听着耳麦中团长不断的说着:“在yy的刷刷广告!末班车组人这么慢,果然是今天真有毒,不适合开战场啊!!”
听闻指挥所言,太岁重新切回游戏频道.因着来成都所遇到的事情,一直没有关注团队的他,此时调出团队,除了最光阴九千胜他以及团长之外就只见一个秀奶.
见此说太岁也不由开始疑惑,上马奔至战场区门口,便看到一声红盔遮身,头顶红白翎羽,面戴狼头面具的最光阴,以及他身旁站立的白秦风加身,腰背间一柄泰阿重剑闪着亮光的九千胜.头顶闪烁的白色字眼,已经在近聊刷了屏.再一旋转视角,战场门口等待的人也有不少,那为何就会组不进人?
心带疑惑说太岁按下三人所在小频道的语音键,询问:“这个团组人多久了?”
“从‪凌晨十二点十分‬开始组人,到现在将近快半个小时了.人数还没过半,看来今天战场清不了了.”北狗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回答.
说太岁不由感觉更加奇怪.听着yy中指挥不停的抱怨,说刷到50分在没人进团,就散团时.随后便陆陆续续进了将近两组人员.
“卧槽,gww你果然是在逗我玩呢!!劳资刷那么久,没一个人!!说句散团就来了这么多!!!”
听着指挥吐槽,说太岁却只觉得这事越来越诡异,但不知怎样对着最光阴说出,毕竟这种事情,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
就在太岁思考之时,团队已经组齐.而此时时间为‪凌晨十二点五十八分‬,离战场关闭只剩两分钟.
指挥点了战场排队,看着始终没跳出的对话框,认为今天战场进不去了,正想开口解散团队,却未想进入框跳出.指挥立刻喊着快进快进.
说太岁见着周边蓝点基本已经进入,按下心中那丝不安,点了进入战场.短暂的失神后,听着yy指挥倒抽口气的声音,说太岁睁眼.见着眼前情景他也不由胆寒.
三国古战场,本就为暗色调.暗红布天,庄严沉闷,打这战场内心本就极为压抑.而现在,众人眼前所现,布景虽和以往相似.但…血色遍布整个战场区,丝丝红色雨水落下,似是能嗅到其间血腥之气,营地护卫宛如活着一般,一双双眼盯视着被围栏住的猎物,仿佛一出圈,他们手中武器就会向着猎物劈下.
如是只是场景压抑许是并无多大惊愕之感.而是点开对面队伍配置,却是一片空白!然倒数的时间,证实着战场仍在进行.
有些团员被眼前情形吓到,想要强行退出游戏,然而不但无法退出,切成了灰名躺在了复活点,且无论怎样拉都无法复活.
这已不是一场战场,而是一场生死斗争.
yy中最光阴和指挥说了什么说太岁没听清,他只看着眼前场景,脑中只回荡着那句:“师父,救我!”
最后五秒倒数结束,围栏打开…当时时间‪凌晨一点‬过一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