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鬼网三布袋戏]轮回之境 4

第四章

弩箭直击说太岁,但却并没有清空他的血条.分数已满,场景褪去.再次回神,已是热闹非凡的成都.
最光阴与九千胜见说太岁无恙皆松了口气.但却想不通最后为何说太岁未被击杀,他们确实看见弩箭击中了太岁,但…对!!在弩箭击向说太岁之时,太岁周身却被金色佛身笼罩.
舍身…但团中似乎并没有组少林.对此最九二人便有些不解了.
说太岁在yy道一句下线休息,也不管最九二人还要说什么,便关闭了游戏和退了yy.放下耳机,双眸盯着闪烁光亮屏幕回想着刚才那幕.
再追命箭袭向他的那刻,一个金身笼罩了自己,抬眸看向技能扔出的方向,他虽然看不见那人,但心中却有丝熟悉之感.忽而脑中闪过的画面,破碎不堪,但那个回荡于脑中的声音却是那个炮太天罗子的声音无误.
那句“师父,救我”,还有此次诡异的战场,以及那个脑中破碎的记忆,期间到底有何种联系.
就在说太岁陷入沉思之时,他的影子却散发着幽绿的光,但只是一瞬.待他从沉思中转醒,便也错过了这一诡异现象.
想了许久的说太岁自是无法弄清其间缘由.或许只有再见到天罗子,才能明白了.但要怎样才能找到伊,却难住了说太岁.
电脑屏幕的一瞬暗淡,使得说太岁回神,轻叹口气,从椅上起身,关闭了电脑,躺到床上闭上了眼,不再去想今日所发生之事.
因为,这些事假如真和天罗子有关,即使说太岁不去找,他们自然也会找上他,因而,他只需要静待便可.
一夜无梦,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屋内.床头闹钟滴滴声,惊扰了说太岁的沉眠.起身着衣,简单的洗刷一番,整理好颜面.
拿起位于桌上的文包出门.行至一半便见到从宿舍行出的最九二人,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便一同前去公司.
虽说最光阴和九千胜在经历昨晚那诡异的战场,事后回想了下,总觉得说太岁知道些什么.或者说在他最后隐身时,总是看到了些什么.下定决心想要问个明白,但一看到说太岁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一路沉默,九千胜也不知该说些什么缓和气氛.眼见着快要到达公司,最光阴停下脚步,嘴唇开合“太岁”二字刚出口.说太岁便说:“下班后,对面那家咖啡厅,那场战场的原因我会说明.”
随后说太岁也不管身后两人,径直步入公司大楼.他不知道他的决定是否正确,但…这件事即使不说,他们也会想办法查证吧.
时间转眼而逝,咖啡厅内,最光阴和九千胜听闻说太岁所言,脸上都透着震惊.
鬼网3,在剑网三中应该不算陌生,游戏中时不时多出的id,长安一处地域接近就是灰名,成都郊外棺材处可以焦点棺材的花萝,以及大多数都见过的红叶姐姐等等.还有贴吧各种各样关于鬼网三的帖子.
本来一直以来当作故事看的事情,突然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想必普通人都会震惊.
既然知道了原因,最光阴和九千胜自是不愿说太岁自己一人调查,说着他二人也会帮忙.
说太岁回到宿舍时,已是‪晚上十点‬整.换下工作服,洗了个澡,简单的解决了晚饭,便开启电脑登录了剑网3.
喵哥刚读完图,密聊便响了起来.抬眸看向密聊频道,是最光阴的藏宝洞邀请.见着时间较早,打个洞亦花不了多少时间,便点进了组.除了最光阴和九千胜还有一个秀奶.
切换了装备,却无意瞥见了那封系统书信,一愣.居然不是bug…
怀着试试的心态,说太岁再次来到信使处,点击了对话.而这一次,信…能看见了,而信中内容却让说太岁惊恐.虽仅有两句:夜狼出,命由天定;水中幻,暗藏玄机.
夜狼山秘境,便是藏宝洞秘境之一.想到着说太岁猛地团队打字,说这洞有危险.回车还未按.眼前已经是夜狼山秘境读图中…
读图完,地图显现.暗色调的秘境,都透着股寒意.压抑的氛围本就不好受,再加上这地图并不是他们按的确定,而且自动进入.
最光阴见此团队发了一串yy频道号,将几人都叫上yy.而身为洞主的那只叫“我那么萌所以”的奶秀此刻是有些懵逼的.因为她根本没有点进入,而且当时,她记得队里的喵哥都还在成都.而他们的洞却是在唐门.队里成员不在同一张地图,点了洞也应该不会传送才是啊.而现在…明显的已经在秘境之中.
迷迷糊糊的上了yy,听说也许是鬼网3的时候,奶秀非但没有害怕,而是有种兴奋感.看到这情况的说太岁三人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忧.但既然已经进来,自然是无法退出了,那便想办法破解吧.
说太岁在频道简单的叮嘱了几句,几人便从复活点向着boss点行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