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鬼网三布袋戏]轮回之境 7

第七章
九千胜一声悲恸呼唤,血液四溅,染就暗红花纹于大地.风声忽停,血月渐隐云层.一片静默之中,只余一声哀嚎.
远在山脚的太岁听闻此一声响,内心涌上一股不安,脚下步伐不断加快,只为赶快寻到最光阴他们几人.
本以为在这个世界,游戏中的条条框框并不会限制到本身,但是太岁很快发现,即使是在这个相当于真实的世界,轻功和上马依旧是无法使用.与其说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不如说其实是他们进入了这个世界,因而游戏中的机制未改.却不知为何再这样的情况下,角色技能成了一片空白,即使技能可以使用,但却无法对这个世界的小怪造成任何伤势.
脑中思绪紊乱,但太岁脚下速度并未因此而减慢.心中那股不安越来越强烈,只望最光阴他们安然无事.
就在那一声哀嚎彻响整座夜狼山,早已使得周遭更为诡异万分.风止云聚,暗色月光亦被笼罩.一片静谧,无半点声响.沿途只余太岁疾走的脚步声.越是如此越是压抑,太岁手中紧握双刃,将全部注意力集中于周遭,以免危机再次降临.
行至半路,忽而远处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伴脚步声不断靠近太岁所在.
就在太岁停步,严谨以待时,一声女性道救之声传入了太岁耳中.听闻声音却是万分熟悉,微一回想便知晓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果不其然,一道粉色身影闯入太岁眼帘,眼见那名"我辣么萌所以"的秀萝因脚下一个不稳,狠狠摔了个狗吃屎…
摔倒后秀萝也不敢大意,从地面爬起,抬手捂住额,一声声疼从她口中唤出.虽无光亮,然太岁却也发现,秀萝周身皆是伤痕,粉色衣物也不知因摔倒多少次沾染泥土和血染混杂为暗黑色.
而秀萝却并不顾及周身伤势,正想继续跑的时候,这才发现不远处的说太岁.
欣喜之情不言而喻,放松的心情,却在想起身后所追之物时,面色大变.疾步上前,抬手抓住太岁就向着湖边跑去.
"快!快走!不然它就要追上来了!"
还未等太岁开口,秀萝口中急促的话语已然响起.
说太岁不知道秀萝口中的那个"它"是什么,但是他能感受到秀萝在说这话时,惊恐的神色.不再多言,也不去询问,只沉默的跟于秀萝身后.
当二人到达桥下湖畔时,恍若于刚才所处的地方并非一张地图.
此地虽依旧是夜狼山不变的暗色,然圆月洒下银辉,偶有清风拂过,湖水轻荡波光.抬眸而望,上方不远处的铁桥也不在隐于雾间.
抬眸望向前方秀萝背影,太岁眸下以透出一丝杀意,手中弯刀直抵秀萝脖颈.
"你是谁,带我来这用意为何?"
面对太岁这一逼问,秀萝面朝湖水,背对太岁,不言半句,仿佛太岁问的并不是自己一样.太岁眉头紧皱,手中力道加大,秀萝脖颈处已然被割裂,丝丝鲜血随刃尖滴落地面,然秀萝依旧沉默.
太岁刀刃渐深,秀萝脖间伤口不断加大.就在此时,一股巨力逼退太岁刀刃.忽而,湖面不再平静,暗黑色不断替代清澈染就湖水,狂风伴暗笑传入太岁耳中,天边圆月银光不在,被暗红侵蚀,透出一张阴笑的脸.
林间红眸不断接近,湖水之上气泡翻涌.兽鸣夹杂鬼魅声回荡周边.危机已然临身,而这是一场硬战.
秀萝的身影早已消失在湖边,太岁却并未因此而感到一丝轻松,凝神戒备,只因他能感受到此刻敌人不止夜狼山的小怪.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