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微鱼龙]梦回

三王之争造就的混乱尚未解决,无根水的异常再掀波澜,太虚海境之中混乱再添.
对于无根水的异常,海境大臣均有感受,却是不敢言.只因新王北冥异作风一改往日鳞王所实行的温和之策.对于不服从自己之人,杀!
自北冥异上位,上任鳞王北冥封宇所推行的墨学也被其一举拔除,不再实行.虽期间反对者众多,却因北冥异铁血政策,大多数皆被斩杀,一些重要大臣则被禁闭大牢.此后,反对之声渐渐减小至消失.
太虚海境本就因三王之争损失巨大,加之墨学的拔除,更是海境一大重击.失了地基的鳞族此时已是奄奄一息.
而改革却未因此停止.
架空鲛人一族所握的实权,废除纯血鲛人可为相的成规.提拔鲲帝一脉,造成鲲帝一脉权利不断加大.
以往,鲲帝一脉原有鲛人一族可加以控制,不使其私生夺权之心.而如今已无任何阻拦,鲲帝一脉野心暗生.预谋架空现任鳞王所持权利.
而当一切均已成熟,鲲帝一脉攻上鳞王宫之时,却未想已然被另一只军队包围.一夕间,血洒鳞王宫.
至此,海境大臣皆是战战兢兢度日,只怕因自己一言惹怒到这位新王,招惹祸端.
而无根水的异常却是未因此而停止.海底火山多次喷发,造就海境多处死伤严重.对此新王却只是下令,加固海境内部防御.
无根水一日日不稳,海境地基抖动的更为严峻.直至那日海底火山大爆发,一片赤红岩浆四处蔓延,吞没海境.
梦虬孙看着手中信纸,读完后却是无丝毫情绪.但细看,他拿纸的手不断颤抖,信纸已被捏皱.
"生角的啊…你…唉"剑无极一声叹息,见梦虬孙这样也不再多言,抬手轻拍了拍梦虬孙的肩.知晓此时,对方或许更为需要清静.剑无极再叹,也不再多留,起身离开房间.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一句低问从梦虬孙口中溢出,手中信纸逐渐被泪水打湿."明明说过要保护好王,保护好海境…可我,什么也做不到.因我的鲁莽,导致王重伤难愈,被人所杀;皇贵妃娘娘,为救我而亡;如今海境也…消散咯."
至今为此,梦虬孙所背负的责任,和所承受的事情,明明一直看在眼内,但…哈.一声苦笑从欲星移喉间叹出.将无法碰触人的手收回,站立一旁,听着身旁之人抑制的低泣.
"梦虬孙,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这句话不知是欲星移第几次重复,明知无法传达,却总是在梦虬孙独自饮泪时,缓缓道出.
地门一战,欲星移原以为意识会一直留于文殊之中.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却能以魂态,观海境之变.
听过多少,见过多少,但却始终无法插手其中.只能作为看客,见证海境的消亡.
一声轻叹,思绪再回.却见梦虬孙已然哭累,半靠椅上沉睡.欲星移满是无奈,微一摇首,刚迈一步,却因被人拉扯衣袖而止步.回首一瞬满是惊异.
"梦虬孙,你怎会…"
话未尽,便被那人打断."欲星移!"
真是一句久违的呼唤.欲星移一声轻笑,抬手轻拍着怀中人的背部."你已经做的很好咯."感受的到那人轻颤的身体.抬手上移,抚了抚人发"别怪自己,这并非你的过错."
"我…"
闻人一句我再无下文,欲星移低眸一视,果不其然,梦虬孙已然睡去.见其逐渐淡去的身形,欲星移俯身于梦虬孙耳旁,只一句低声轻言.
当梦虬孙转醒时,已是日上三竿.昨晚所梦,总觉得过于真实,但又过于虚幻.脑中所回荡的只有三句话…
"你已经做的很好咯."
"别怪自己,这并非是你的过错."
还有一句是…是什么.为何我不记得,明明应该听到了才对.梦虬孙闭眸回想,却始终想不起那句.但总有种预感…那句话很重要.
"你到底,最后一句讲的是什么啊!欲星移!"
至此,无论梦虬孙怎样做,便再未见到欲星移.而那句话,也始终未被想起.

评论

热度(6)

  1. 海东青夜雨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