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欲星移x梦虬孙]花吐症

"咳咳咳"

伴随这一阵咳嗽之音,欲星移抬手捂住唇,待喉间瘙痒止下,片片淡蓝色花瓣从其指间飘落.

虽见此异样,欲星移面上仍是一片淡然,一声轻叹,掌间如意轻转搭于臂间.再次迈开脚步向着自身住所行去.

自欲星移醒来,见着海境留下的烂摊子,也不由扶额,但他从未借此怪罪过梦虬孙.只因他深知,梦虬孙付出了多少努力,才不至于让海境因此次骚动灭亡.对于离尘水的波动,唯有此种方式才是最好结果,虽也对海境内部造成巨大损伤,想要恢复元气所需该是十几载.

想着这些事情,欲星移每每不由感叹.但一想到他醒来时,梦虬孙一脸惊讶却有着掩不下的欣喜.心下却是不由的愉悦.

那日是一切的结束,三王之争在鳞王醒时便已然落定,海境终是恢复一丝生机.

欲星移从千年冰潭睁眸起身,环顾四周熟悉场景,却只叹一句:"海境,我回来了."移动着微有些僵的身体,步出冰潭时,迎面撞上的便是前来看望他的梦虬孙.

虽能察觉梦虬孙那显而易见的情绪,欲星移却是不发一言.只见梦虬孙一步步走进,像是在证实什么般,抬起颤抖的手搭上欲星移的手臂,一副小心翼翼的神态,仿佛碰着浮沫一般.

"哈"

见着梦虬孙如此态度,欲星移自知是为何,但仍是忍不住轻笑出声.手腕翻转执起梦虬孙的手,以另手相覆轻拍.似是让其安心,现下情况并非幻觉一般.

"梦虬孙,我…"

一句话还未道完,欲星移便觉手上一紧,身前的大男孩也已埋首于他肩上,不断颤抖的身体,脖颈上传递的点点湿意,欲星移抬手轻抚那人背部.只闻一道泣音

"欲星移,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咯!"

"臭墨鱼,你为什么现在才醒过来!为什么!你知不知晓海境差点消亡,而我…我也差点没有守护好这里!"

听着一声声的质问和诉说,欲星移便已明了,他沉睡期间,海境发生的所有事情.而怀中人也似说累了般安静下来.欲星移低眸,所见便是梦虬孙沉静的睡颜带着前所未有的安心.

虽说此时情景在之后再也未见过,而经过这时所生之事,两人之间的关系却也不似先前那般不容,但似乎这一切都是梦虬孙单方面对欲星移的不爽.

随着两人无了戒心的相处,梦虬孙从欲星移那倒是学了许多,与先前俏如来所给予他的磨炼成果相结合,使得梦虬孙进一步突破成长.

二人之间虽仍有小吵小闹,却再无如原先般,一言不合就动手,吓坏海境大臣急死王.

而这种症状从何时开始的呢?欲星移自己也不甚清楚.只知那日如往常一般行至鳞王宫,呈报所批文献及整顿海境现日境况.在殿中见到那因他到来,停下回报,转身看向他时,虽看似无任何情绪却仍是透着一抹别扭的梦虬孙,欲星移嘴角微勾,心情大好的忽略了喉间那抹细微的瘙痒感.

自这日之后,欲星移每每见到梦虬孙,喉间的瘙痒感便越来越强,忍不下的咳嗽,抬手捂住嘴角,却未想会带出片片花瓣.

对这一现象,欲星移原以为只是一时,并未太在意,未想时日一长却是越来越严重.而且一接近梦虬孙,更是无法忍下喉间的异痒,为此他只好逐渐减少于梦虬孙的见面.但每次见到梦虬孙因他的躲避而暗淡的神色,心下一瞬的抽疼伴来的便是一阵阵剧烈咳嗽.

回到浪辰台,咳嗽声再次响起,蓝色花瓣从指间飘落,带着点点血丝.欲星移面上不由透出一丝无奈,咳出的花瓣从起初的三到四片,到如今的数十片,以及咳嗽的频率亦再不断增加.一声轻叹,翻开典籍,试图寻到解救之法.但却是徒劳.

"哈…看来我真正是做人失败…咳咳咳"

梦虬孙进门,所闻便是欲星移这一阵剧烈咳嗽之声.

虽近日早有察觉,每每询问也是被他一句没事堵回想要出口的话语.而之后因着欲星移的躲避,再也无法说上话,心中虽然愤怒却掩盖不下那一丝伤感.借由着鳞王命令,前来寻欲星移,而那咳嗽声,惊的他一阵心颤.

急步行至欲星移所在之处,一声呼唤带着些许焦急:"欲星移!你安怎咯!咳的这么严重,我去寻太医令来给你救治!"

"不用,我只是近日感染风寒,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不用太担心."

虽不知道梦虬孙为何而来,但在看到他时,欲星移略感意外,但心中的那抹满足感,并未逃过他的思索.如果近日的事因梦虬孙而起,或许我知晓是何原因了.

已知病因,不知解法,欲星移看着眼前满脸担忧的梦虬孙不由一笑,起身,轻拍人肩:"放心,休息一日,就会好了."

"你真正牟事?"

"当然,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唉呀,我差点忘了,这份文献,就麻烦你交给王了,堂弟."

梦虬孙伸手接过递来的文献,还想说些什么,见眼前人的强忍,也只好点头答应后,走出浪辰台.果不其然,在他离开一瞬,剧烈的咳嗽声再次响起.明明都这么严重了还说没事!他不知道欲星移又想要隐瞒什么,心下疼痛感再也压逼不住.

行离浪辰台,梦虬孙将文献转交给王,回转潜龙崁.喉间异痒使得他一阵轻咳,片片花瓣从口中飘出,梦虬孙看着掌中红色花瓣一阵呆楞.难道咳嗽会传染?但是咳出花瓣会不会太奇怪…

而之后,他或许有些明白欲星移为什么要躲着他了.只因为梦虬孙一见到或是一想到欲星移,就压不住喉间的异痒感.要问原因,他或许了解,一想到欲星移会不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梦虬孙就会一阵胸闷.欲星移有喜欢的人了…会是谁?这个问题一直纠缠着他.

缓步行至鳞王宫的路上,梦虬孙虽然已做好万分准备,但在见到欲星移的时候还是差点忍不住咳出声.强忍下异痒,走过去开口唤出"喂,欲星移!"

见人停步转头看向他时,梦虬孙想出口的话被他生生压下,那片茶色眸中,没有任何情绪,只带着一片陌生.

"你是谁,怎会知晓我的名字?"

"你…不认识我了吗?"

一句疑问带着期盼,梦虬孙只希望这是欲星移对他开的玩笑,明明在看到那样的眼神时就已明白,心却不愿去承认,而欲星移轻微的摇首,却是击破了梦虬孙的期愿.

"为何…会如此…"

压制不住的咳嗽,血色的花瓣落了一地,欲星移见此微一皱眉,只吩咐了一声身旁波臣去寻太医令,接着便转身离开.

撕心裂肺的咳嗽,不顾周边波臣的劝说,梦虬孙只是望着前方那抹淡蓝色的身影,直至眼中场景逐渐模糊转为昏暗.

再次醒来,梦虬孙见着熟悉景色,想要从起身,却无任何气力.周边血色花瓣铺散,片片鲜艳,如同吸食了血液.

无力回想自那日昏迷后所发生的事情.因为不相信,一次次的去浪辰台找欲星移,而打击也是一次次更为严重.本以为他只是遗忘,说不定有一日会记起来,做了许多事情,终是徒劳.第一日从头认识,第二日见面时,依旧是陌生.无论如何努力,仿佛他和欲星移的相处就会在第二日化为零.

今天已经是第几日了,梦虬孙也记不清了,或许正如欲星移所说,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知晓.他也想趁现在还活着去见欲星移一面,或者说满足自己的私心.

梦虬孙艰难的从床中爬起,步步趔趄.在他行往浪辰台的途中,碰到了那个人.咳嗽声响起,却是引起了来人的注意,缓步走进,眼前早已模糊为一片,看不见他眼中的陌生,这很好.他抬手搭上那人臂膀,虽感到欲星移的抵触,梦虬孙却并未因此放手,只是一味的咳着,说出心底埋藏许久的话.

"欲星移,我知晓你又不记得我咯.我有时在想,你是不是因为知晓我对你有着怎样的感情,所以以此来逃避.也许…有可能是我多想了.不过,我想了很久,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我想不出.哈,或许对你产生这样的情感从一开始就是错误吧.看到鬼!我为什么要喜欢上你这条墨鱼,如果我不喜欢你会不会一切又会不一样.但总觉得,就算重新活一次,说不定还是会如此吧…我注定逃不过去.你讲…是吧…欲星移."

双眸闭上的那刻,眼前人的紧张,是错觉吗?或许吧…

怀中人闭上的眼再也无法睁开,欲星移半跪于原地望着怀中之人.皎白鲛珠落地,却只一叹.

"哈…我果然是做人失败."


"如何,这一次的剧本?"

"总体来说不差,可惜,依旧没有亲密的戏份."

"看到鬼!没有才正合我意!谁要和你在外人面前…"

一句话未道完,手握剧本的梦虬孙却已红了耳根,抬眸看了眼身前面带一抹笑意的欲星移,一声轻哼瞥开了视线,继续研读手中剧本.

"不知晓,这次死的又会是谁.上次是整个海境覆灭,上上次是你,在前几次…嗯,莫非这次又是你?"

"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正是做人失败,然而,这次不同."

"嗯?"

梦虬孙听闻,将剧本翻到最后结局."看到鬼!这次居然是我.而且结局还这么狗血."

"不过我倒是很噶噫这个结局."

"臭墨鱼,你头壳破洞吗!这个结局哪里好咯!"

"哈,因为…"

"啊--啊--龙子,师相,要开拍了,该就位了."

远处右文丞一声呼唤,欲星移轻声应下,从椅上起身,执起一旁梦虬孙的手带他步入拍摄厅.

"走吧,这次可要好好表现啊,堂弟!"

"这还用你说,倒是你…我有点不放心."

"欲星移就如此做人失败,让你这么不信任我吗,唉."

然而,事实上……

"喂,欲星移!"

见人停步转头看向他时,梦虬孙想出口的话被他生生压下,那片茶色眸中,没有任何情绪,只带着一片陌生.看着这样的欲星移,梦虬孙明明知晓是在演戏,却还是忍不住心下一紧.

"你是谁,怎会知晓我的名字?"

"你…不认识我了吗?"

"卡!很好!龙子,师相这一段辛苦你们了"

见终于完成,梦虬孙松下一口气,抬眸看向眼前依旧一副无动于衷的人,不由开口唤道"欲星移,麦发呆了,准备下一节了!"

见着依旧无一丝情绪带着陌生感的欲星移,梦虬孙不由一阵紧张."欲…欲星移你安怎咯,麦吓我啊."

"哈,原来编剧说的没错."

眼前之人突现的一抹狡黠,梦虬孙随手抽出身后洞庭轁光向着人挥去.

"欲星移!你简直欠电!!"

"唉呀,要下一场戏了,该做准备了."

见欲星移逃开,梦虬孙也只好罢休,准备下一场的开拍.然而中途…

"欲星移!!你敢不敢认真些,这段剧情被你NG多少次了!!"

"我明明已经很认真了."

欲星移一脸真诚,但在梦虬孙眼中却是格外欠揍,场外右文丞见状不由出面阻止.

"龙子,师相这是最后一场了,赶紧拍完收工为好啊!"

梦虬孙放下手中武器,算是认同了右文丞的话语.抬眸一记眼刀甩向身前的欲星移,示意他好好演.

"看到鬼!我为什么要喜欢上你这条墨鱼,如果我不喜欢你会不会一切又会不一样.但总觉得,就算重新活一次,说不定还是会如此吧…我注定逃不过去.你讲…是吧…欲星移."

梦虬孙再次重复出这段结尾的台词,欲星移这次倒是万分的配合了.而不是和先前一般,不是脸上忍不住笑意,就是笑出声,或者是搂着怀中的梦虬孙忍不住吻了人的脸…反正就是各种出状况.

还好,在不断的小打小闹中,这部剧还是顺利杀青.

梦虬孙听到结束后,轻吐出一口气,腹部早已饥肠辘辘,正想从欲星移怀中起身,却被人搂的更紧.

"看到鬼,欲星移你…"

话语再对上那人双眸时,戛止.耳旁一声低语,让梦虬孙羞红了双颊.

"梦虬孙…我也喜欢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