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大概除了叶黄…
主布袋戏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论烤鱼好吃还是煮滚滚好吃!又名鱼滚的日常!

"如何?还要再来吗!"
一道宏伟之音回荡林间,黑白郎君手持阴阳扇于身前摇动,眸光望向前方重伤之人询问出声.
"看到鬼!你以为这样就算打败我咯吗!做梦!"
梦虬孙手握洞庭轁光,不顾血液侵染剑身,缓缓站起.中气十足的少年音给予了黑白郎君答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又要以你的失败为快乐了!"
"麦以为你打败过我一次,还能再赢一次!"
再次相交,掌光夹杂剑影,却仍是可以看出黑白郎君占领上风.
数十招过后,梦虬孙体力渐渐不支,黑白郎君虽游刃有余,却也不愿再如此缠斗下去.二人相距数步,凛然真气释放之际,林间树木尽数摧折,黄沙漫天,终是迎来两人最终之招!
"八景江湖"一声低吟,梦虬孙手握洞庭轁光,额前独角蓝光乍现,剑身入鞘,踏步急攻,剑再出已是极招."夕照染杨堤!"
黑白郎君双掌聚气,归纳梦虬孙之剑气,掌间真气骤升,踏地而升,两掌之间阴阳气劲相合为一白亮光球,伴其掌劲将攻势轰回"一气化九百!"
二招相触,引起惊天巨响,周边地面破裂塌陷.二人身影隐于沙尘中,片刻之间,终是见其中一人倒地.
"居然…还是输给你咯."
语毕,梦虬孙便因体力透支,陷入昏迷.
待梦虬孙再睁眼,只见一片暗色,身体微动,疼痛之感再次充斥周身,只引一阵轻哼.抬眸四望,水滴穿石之声颇为响彻,确为一山洞.梦虬孙虽好奇谁人这么好心,把他弄到这.但再听到忽而闯入的声音,顿时转变为震怒.
梦虬孙强忍伤势起身,洞庭轁光横握掌中,周身沛然剑气再次释放而出.只闻一声利喝.
"啊——黑白郎君,你安怎也在这!这一次,我--不会再输给你咯!来——拔剑!"
"对于失败的鱼,黑白郎君牟兴趣与你再战."
来者阴阳扇轻摇,踏步行去一旁,丝毫不理邀战的梦虬孙.自顾自点燃火堆,引一洞光明.将手中打捞上的鱼放至火边烘烤,满洞飘香.
对于黑白郎君的无视,梦虬孙虽然很恼怒.却也抵不过身心疲惫.本就重伤加体力消耗,此时再加上食物诱惑,再怎么精力充沛,也不得不败下阵.但其周身傲气却也不愿去向黑白郎君讨要食物.一声轻哼,继而选择了一处远离黑白郎君的所在坐下.虽然他知晓百宝袋的食物不是很多,远处那香味又勾引着他的馋虫.强行拉回神智,不去注意黑白郎君那边.抬手伸向腹腰之处,却并未摸到一直佩戴周身的百宝袋.微一呆楞,又是执剑指向黑白郎君.
"看到鬼!你这个臭滚滚,是不是你偷偷拿走了我的百宝袋!"
"黑白郎君拿你这条鱼的东西做什么.哈,早知你如此聒噪,还不如直接拿你做烤鱼!"
"你讲谁是烤鱼!小心我把你打成死滚滚,丢你去喂鱼!"
梦虬孙一个起身,不知是起的太急还是其他原因.脑中晕眩顿生,眼中一黑,直直倒地.
当他再次醒来,山洞里没了黑白郎君的身影,却多了一只黑白相间毛绒绒的一团生物.梦虬孙抬指轻戳,那只毛绒团却只是懒懒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挪了挪它那圆滚滚的屁股.梦虬孙见此不尤大笑出声,虽然,生物很可爱,但是…一旦看到他的毛色,梦虬孙脑中显现的只是那黑白郎君欠电的面容!当下不再迟疑,拿出一口锅,灌满热水,把那只黑白生物丢了进去,盖上锅盖.一边使劲扇火一边笑道.
"你也有今日,还想吃烤鱼!哈,我今天就先煮了你这个臭滚滚!哈哈哈."
一阵阵笑声从昏睡的梦虬孙口中溢出,黑白郎君摇扇的手微顿.虽然他不清楚为何梦虬孙会笑的如此欢,却也没去叫醒他.抬眸看向一旁,火光映射处,梦虬孙那稚嫩脸庞上满是得意笑容.黑白郎君一声轻笑,将梦虬孙轻轻挪动至火堆旁,让他能感到暖意.阴阳扇再动却只道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这样也算是烤到鱼了吧.黑白郎君不亏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