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秋。

冷西皮爱好者
主布袋戏九最/鱼龙/岁罗,梦间集玄紫/千冰和全职叶黄.
近期flag炸了,还债还债!但是…懒…

[最九最]大雨将至 五

五.救灾 一场地灾,不知夺去了多少人的生息.房屋皆已无了先前模样.废墟之下亦不知掩下了多少性命.眼见此情景九千胜不出一言,然眉目之间的哀色尽显.抬首望向身旁之人,也能察觉那人此时是何种心情. 正想开口,九千胜突觉有痛感从手掌蔓延,低眸便见着二人紧握的双手.已扇抵额,面露无奈之色,但九千胜却并未将手从最光阴手中抽离,只因他能体会到那人对生命的尊重.九千胜似是安慰最光阴一般以手回握. 待最光阴从悲叹中回神时,才发觉一直被自己捏于掌心已然发红的刀神之手,急忙松开,后又觉着有些失礼,急忙开口询问:“好友,你无事吧?” 手掌脱离那人桎梏,心中微有丝失落之意.九千胜不解此是何因,但此时也并不是多想之际.以...

3

[最九最]大雨将至 四

四. “喂,落叶,麦走那么快,等我啊!” 一路思索着该如何实行计划的落叶归尘,再行至一半之时便听到身后之人的呼唤.停下脚步转身,身后之人便一个不稳猛然撞,跌入落叶的怀中.幸而早有准备才不至于被撞到再地,却也被撞的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一手将怀中之人扶正无奈出声:“霸刀说过多少次,殿内勿要如此莽撞.” 耳旁又是熟悉的训斥话语,霸刀绝尘单指揉了揉耳,不由抱怨:“停停停,哎哟喂.落叶此话你已对吾说了不下几百次了,你不烦吾烦.耳朵都起茧子了.”说着似是要证实自己的话语一般,霸刀绝尘将耳凑到落叶面前,还不忘指了指:“你瞧瞧是不是很多茧?” 落叶轻叹一口气一手抵挡住那人凑过来的面颊,开口询问:“你唤吾所谓...

3

[最九最]大雨将至 三

三.暗涌 本就位于黄昏时分,天色也逐渐转暗.河中之水本就不如白日之时那般有着些微暖意.窒息干加刺骨的寒意,便是最光阴落入水中的第一感觉.口中不断吐出气泡,双手无力的划动却是无用之功,渐渐的意识在水中消散随之双眼一闭便是无边的暗.身体亦逐渐深入水底. 跟着入水的九千胜见状,不由加快速度,潜入水中,一手拉扯住最光阴的手随之向着他靠去,将最光阴半搂与怀中.后向着船只游去.幸而船只并行走多远,不过半刻精致的小船便显现出了二人的身影. 九千胜将最光阴横放于船头中央,站起身点亮悬挂于船头的油灯后,才着手救助已然陷入昏迷的最光阴. “才相识不过半日,便发生如此多的事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再者,吾亦还未问这位异...

1

[最九最]大雨将至 二

二.初识

枯林逐渐退去,眼前所显现之景与在留别荒原之时不同.周边树木翠绿,一道溪流横亘两地之间,细细听闻亦能听到不远处的人声鼎沸,视线所及之处也已有人烟,显然已是步入集市之地.
行出树林来到集市之时,最光阴终是发现有何处不对,但却又说不上是哪不对.眼见手中依旧握着铅刀,摆头睨了眼身旁依旧折扇轻摇一派风轻云淡之人,自是知晓如是再提及挑战许是又要被九千胜给摆一道.回想那人所言似是也并不无道理,罢了,便先如此吧.最光阴思及此将手中铅刀重新化为狗尾,随着九千胜的脚步走入人群之中.
而行了几步的最光阴便又觉着有些不自在,脚步似是被压制了一般,之前因着内心之事尚未察觉,而此时阵阵牡丹花香传入鼻间,稍稍一偏头便能...

2

[最九最]大雨将至 一

一.初遇

一轮夕阳,一片荒芜之景,枯木成林亦无法掩盖黄沙漫天之象,只余一块石碑尚存,上书四个大字便是留别荒原.本为荒芜之地,因无人烟尚存才是,今日却不然.阵阵杀声不绝,黄沙蔽日却掩不下那场战斗.
只见一袭白衣之人手持折扇停步于人群之间,面上波澜不惊,仿佛身临灾劫之人并非自身一般,银发随风扬起一对瑰丽的绮罗异耳显现.那人轻展手中折扇反转于身后,睁开微闭的双眸,周身真气放出,顿掀黄尘数丈.
杀人者皆被此气势一震,不觉间退下数步,持刀的手亦在不觉之间有些发颤.九千胜似是不觉一般,重新迈步向前行去.然其没行一步周身之人便随之向后退却几寸.许是无法在容忍九千胜那仿入无人之境一般的行径,黑衣领头者高呵一声:“杀...

3

[最九最]大雨将至

序章

时间天峭,一座由时间所组成的山之峭.立于时间城深处云海之间,显得异常巍峨.绮罗生随着城主的指引来到此地,抬眸仰望此峭壁.虽不知来到此地会有何种际遇,但心魔未除,此劫永不消除.微微皱眉亦不在多想,正想攀壁而上,却被突入起来的震动所惊.
巨石不断从山顶掉落而下,瞬时之间已将山下之人吞噬.片刻后恢复平静之象,却独独少了位于山下的绮罗生.
四周一片混沌,无一丝光亮.缓缓从昏暗中醒来的绮罗生睁开双眸依旧是无边无际的暗,耳边除了时间行走之声再无其他.暗下内心疑惑,紧握手中白玉折扇,想要寻找出路.未行几步耳边时间声响加剧,脑内也隐约回荡着几人的声音.声音杂乱绮罗生并未听清他们所言,每想细细去倾听之时,头部便...

5
 

© 夜雨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